Darkroom solitude masha.jpg 

 

 

  

 

 

 

「在世間尋覓愛侶,尋獲了但求共聚。」

 

 

香港著名的填詞人潘源良先生於八十年代中旬創作了一首令許多聽眾難忘的經典流行曲,由林子祥主唱,歌名為《最愛之誰》(電影《最愛》主題曲)。歌詞首兩句是 :

 

「在世間尋覓愛侶,尋獲了但求共聚。」

 

年幼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覺得是一首很浪漫的歌曲吧! 當人年紀漸長, 人生經歷過酸甜苦辣之後, 才驀然察覺「愛」和「被愛」其實一點都不容易。更莫說要維繫一段感情,這個學問並不是普通的算術便可以算出成功率。即使天才的你推算出一個天衣無逢的數值奈何「人」不是計算機,內裡實在有太多的因數而改變了最後答案。簡單的兩句歌詞, 卻道出了平凡人對「愛」的心聲。相隔林子祥的《最愛》推出了差不多二十年之後,類似的歌詞亦出現於福山雅治的一首電影主題曲,而碰巧,歌名亦取名為《最愛》。

 

石神和花崗

 

當「伽俐略」電影版《容疑者Xの献身》(中文譯名: 《嫌疑犯X的獻身》) 上影時,由於之前的電視劇太過深入民心,以致未觀賞之前我一直以為它是一齣會惹人生笑的作品。看過後,留下的卻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慨。

 

《容疑者Xの献身》相信許多朋友們都看過,所以不會在此重複情節。只是想藉在這個平台來揣摩福山先生創作《最愛》時的意境。

 

以我的估計,電影名字中的「X」代表著物理方程式,再深入地了解便會發覺其實「X」是標示著電影中人物石神哲哉的一條方程式。 石神一直希望能夠將自己代進入這個「X」的代數, 因而去成就他內心中的所謂完美答案。編劇福田靖先生在電影中不斷以「數學方程式」打個比喻,輕描淡寫地反映出石神對女主人翁花崗的愛。他為花崗所奉獻的,就好像他對「數學四色問題」這麼的執著。在石神「完美的方程式」中,他寧願犧牲自己的一切而祈求得到花崗的愛; 而在他的心目中, 這條在他掌握之內的方程式應該是成功的。只可惜,他的方程式卻忽略了「感情」這個飄忽不定的要素。「感情」這會事不是畢氏定理,亦不可以單單以a2 + b2 = c2 便計算出 「正確答案」。 於電影結尾的部份,我們看到花崗竟然選擇前往派出所自首。而藉著花崗與石神之間的最後對話,她傳遞石神一個令他痛不欲生的信息 : 她對石神其實並沒有感情,最多只有由衷的感謝而已而到最後,她拒絕了石神的愛和付出。

 

石神心目中的「完美的方程式」換來的卻是徹徹底底的失敗。

 

《最愛》

電影《容疑者Xの献身》主題曲

作詞:福山雅治 作曲:福山雅治 

 

一直都有為電影作配樂的福山先生很清楚明白,優秀的音樂在一齣電影所扮演的角色和定位,特別是《最愛》這首歌透過感人的旋律編排和歌詞之間的配合,令看過電影版的聽眾很不自覺地便投入了石神的內心世界。

 

於電影版中的版本,福山先生先用上了沉重的鋼琴聲和憂怨的小提琴弘樂作為歌曲的開場。這段獨奏配以他和柴咲幸輕輕哼唱旋律的和聲彷彿是要抒懷石神內心空虛和孤獨。鋼琴聲在這首主題曲的作用是蠻重要的。歌曲的前半部一直都是以緩慢的鋼琴聲為主音,為的是要刻劃出石神內心患得患失的的陣痛和苦戀帶來的無奈。

 

第一部份的歌詞描述了石神為什麼他能夠盲目地為花崗犧牲一切:在他的心目中,一向孤獨的他只希望自己能夠扮演著「守護者」的角色。明明知道他所作做的不會成全自己的幸福 (原文: 愛さなくていいから / :不愛我也沒關係」),但他依然堅持一意孤行,因為他單純地「只想從遠處守護著 () 所愛的」(原文: 遠くで見守(みまも)ってて)即使早已預料是沒有結果的,但始終 「我還喜歡著你」(原文: あなたがまだ好(す)きだから)

配以適如其分的歌詞,第二部份福山先生同時亦加入了電子鋼琴聲和電子結他聲,目的是要突顯故事主人翁石神認識了花崗之後的心情變化。花崗的出現,令到原本打算要了結生命的石神彷如重拾人性的希望 (原文: ()だまりみたいな その笑顔(えがお)  ()きる道(みち)を照()らしてくれました / :你那如同陽光一般的笑容 照亮了我的生存之道」), 亦只有花崗如陽光舨的笑容才可以為石神撥去心中的烏雲 (原文:心の雨(あめ) に傘(かさ) をくれたのは  あなたひとりだった / : 為我心中的雨撐起傘的 只有你一個人」)。在此, 福山先生透過第二部份表示男主人翁內心的由衷: 其實石神是多麼渴望對花崗訴說他願意為她一起承擔痛苦 (原文: おなじ月(つき)の下(した) おなじ涙流(なみだなが)した / : 在同樣的月光下 流著同樣的眼淚」), 向她說一聲「不想和你分開」(原文: (はな)れたくないって), 僅僅這一句話都沒法開口」 (原文: ただひとこと ただ言()えなくて)

在後段部份,福山先生刻意地改變了音樂的節奏,只因他將要道出電影主人翁的最後一席話:  即使當生命走到盡頭時,身在遠處的「他」
還是會為所愛而祈禱祈求她能夠得到幸福。 (原文: いつか生命(せいめい)の旅(たび)   ()わるその時(とき)  (いの)るでしょう   あなたが憧(あこが)れた  「あなた」であることを  その笑顔(えがお)を 幸(しあわ)せを)  [: 電影中石神寫給花崗的最後來信叮囑她的前僱主是可以帶給她和女兒幸福的人。]

 

石神於電影中所做的一切是合如其「守護者」的本分,正如在《最愛》首兩句早已說明: 這個守護者「只會在夢中出現; 亦如夢一般地消失(原文: 夢のような 人だから 夢のように 消えるのです)。而作為「守護者」,他為女主角所做的一切都 「只是想見你一面」而已。 (原文: あなたに ただ逢()いたくて )

 

只是,很可惜,最後的結局卻是事與願違。

 

電影《容疑者Xの献身》結束時,導演刻意地以一個大 wideshot 作完結。還記得那個 wideshot ? 一艘日本海上刑警的偵察船由影幕左下角出現緊急地前往一首發現屍體的漁船。當刑警到達時導演馬上拉近了焦點,一個包裹出現在觀眾眼前,令我們意會到在包裹裡的就是花崗前夫的屍首。 襯托著這個 wideshot 的背景音樂正正就是電影主題曲《最愛》。安排這首主題曲於電影結尾 wideshot 時才出場,目的就是要回應故事中一段沒法結果的苦戀和無奈。

 

很傷感的一首歌。能夠如此深入描寫男主角的內心世界,創作人絕對先要有濃厚sensitive touch 才能代入當時人的意境。我開始懷疑福山雅治先生是否亦曾經歷過沉重的戀愛創傷,否則怎麼可能將一段痛心的感情描繪得如斯扣人心弘?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

題外話一則: 只可惜電影OST內的版本將開場的鋼琴和小提琴聲剪掉 ! 現在於音樂盒播放的《最愛》與本頁的列出MTV是有不同的。

 

 

後話 (Update on Sun, May 10, 2009 at 00:30) :-

今日收到了兩位朋友的電郵均覺得電影原聲歌碟的鋼琴純音樂版更能帶讀者回到石神在電影中的意境當我再細讀昨晚的文章亦覺得純音樂確實令更我能感受石神之痛,於是改變了音樂盒播放中的音樂現在播放的正是《最愛》的鋼琴純音樂版。如想重溫柴咲幸主唱的版本可參看以下的Youtube 片段

 

 

 

 預告:  Masha 福山雅治 Part 2 -音樂篇之三: 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 電影東京鐵塔:我的母親父親主題曲

http://pikamaymae.pixnet.net/blog/archives/20090513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