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uan Earthquake.jpg 

 

 

 

 

 

 

2008512, 下午2:28

 

我還很清楚記得去年512日,下午2:28的那一刻。由於當日是公眾假期,我乘坐著朋友的七人座汽車由香港沙田某渡假村回程九龍的家,駕駛至高速公路的一段,汽車突然被地下一股力量推高約一秒鐘。

 

「哎,發生什麼事?剛才好像坐過山車喔。」我問。

「可能汽車被公路上的樹枝纏住吧!」友人的太太回答。

 

晚上看到晚間新聞才知道,當我們還安安穩穩乘坐汽車之內,原來遠方的四川汶川於2008512日下午2:28發生了世紀黎克特制八級大地震據稱,震波至遠至上海,南至香港、澳門、台灣、泰國、越南,西至巴基斯坦均有震感。

 

當天整晚,差不多所有的中、港、台中文電視台都有直擊報導四川大地震的一手消息。身在香港的我,一邊看著新聞,一邊唯有不斷祈禱,希望在四川和附近受地震影響的同胞們可以逃出生天;盼望小孩子可以平平安安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

 

那一個晚上,沒有人-甚至中央政府-可以在電視台訪問中得知遇難者人數和地震後實際的景況。

 

第二天,香港所有的新聞報紙都大字標題報導了四川經歷了世紀大地震。

 

那個星期,身在香港的我,和大部份人一樣,都出現一股龐大力量作出積極回應:捐款呀,捐物資,義賣呀,全體祈禱等等。

 

同一個星期,由於當時公司的北京代表處剛剛搬了新辦公室,公司於是派遣我在四川地震發生後的週六早上前往北京打點。

 

五月十八日晚上,正在酒店觀賞羽毛球湯馬士盃決賽期間,中央電視台報導了由五月十九日起舉行全國三天哀悼日,並於下午2:28分全國人民為四川受難者默哀三分鐘。

 

五月十九日整個早上,身處於公司北京新辦事處的我不斷更改中、英文的新聞稿,務求可以於下午二時前交給北京的公關市場公司。

 

早上約十一時許,收到了公關公司代表面對面的回覆:「今日是全國哀悼日。黃小姐,如果一定要今天發新聞稿,那效果一定不理想,倒不如推遲一個星期才發表吧!」

 

「唔係呀?(即普通話:「不是嗎」)一心一意飛往北京四日,竟然出師未?」我心忖,臉上亦有點失望。

 

公關公司代表續說:「四川發生了如此大地震,是全國以及是全世界前所未有的事件。你知道昨天晚上國家頒布了全國由今日起舉行三天哀悼日嗎?」

 

「我知道,Gerry。你們以前也有這種哀悼日嗎?」我問。

 

「以前讀書的日子亦試過,但全國性呢黃小姐,我已經是四十二歲了,整個國家舉行哀悼日三天還是平生第一次。你們香港人的哀悼日也是在今天,是嗎?」

 

「嗯,不錯。都是這三天你先給我一點時間跟老闆講解,看看她是否願意將新聞稿推遲一個星期。」

 

其實,在那個時候,我心中有數老闆的答案是:OK. 推遲發表。

 

當我轉身告知Gerry時,他雙手合起,微聲對我說:「謝謝你們的體諒。」

 

「無關係。完全明白。」我輕輕的回答。

 

 

2008512日,下午約一時。我其中一位北京同事再一次提醒我,全國默哀將於2:28舉行。

 

我這個番鬼妹不太懂國內的禮節,而且我確實希望能知道要注意什麼的細節,於是我問那位北京同事。「嗯,我應該要做些什麼?」

 

「就是低頭不發聲吧!」她以濃濃的標準普通話回答。

 

下午1:45左右,由於新辦事處的油漆味道令到其中一個老外老闆不太舒服,於是我和北京辦事處的經理將面對長安大街的窗戶打開。

 

公司北京新辦事處位於東方新天地廣場內的辦公室大樓,正正對著是北京著名的長安大街。由王府井慢慢步行至天安門廣場需要約三十分鐘,但每次當我看著長安大街兩側的歷史建築物以及被那濃濃的文化氣息包圍,心裡就有一股很強烈的感受從內心湧出來:中國人很了不起。This is what history meant to be.

 

看著長安大街,跟平時沒有多大分別。汽車、公共汽車、人潮人來人往,很繁盛,彷彿這個世界並沒有因為四川大地震停下來。

 

當時,我一位來自上海的同事問我:「你們香港今天也舉行哀悼日,是嗎?」

「當然有啊。也是安排在2:28分。」

 

「原本今天在上海舉行的奧運聖火接力都要取消。你知道嗎,原訂接力儀式就是在我們(上海)辦事處的中信廣場樓下。」上海同事續說。

 

「那應該得取消吧。」我淡淡然回答她。

 

過了不久,再一次站在北京辦公室內對著長安大街的窗台。漸漸我留意,人潮開始慢慢有意識地停下來。看著手錶,下午2:20

 

北京一位同事先將公司內的電視機開啟。中央電視台再一次提醒各位下午2:28全國人民為四川地震死難者默哀三分鐘。

 

我轉身對著同事們說,包括那幾位老外,請大家準備了。要打電話的,三分鐘內一定要完成。

 

下午2:27分,我與我老闆站近在窗台前面。對著長安大街,所有汽車和行人都停下來。

 

下午2:28分。

 

「嗚……………………

 

長安大街傳來了汽車鳴笛聲。

 

我看著,有司機從汽車走出來,安靜不動,也有人雙手合起,祈求蒼天。我亦看見,有人低頭不語,輕擦眼淚;有人則揮動國旗,向死難者示意。那哀號的嗚笛聲沒有間斷,我漸漸地想起電視機畫面傳來的一幕一幕景象:我想起那些困於石屎中再沒法見到爸爸媽媽的小朋友們;我想起了那位媽媽呼天搶地的痛哭;我想起姥姥爺爺們失去家人時心力交瘁的情景;我想起那少女呼求醫生不要將她的右腳切掉;我亦想起一位媽媽抱著她孩子屍體靜默無語的一幕。

 

「嗚……………………

 

被朋友稱為番鬼妹的我那一刻看著長安大街,聽著汽車鳴笛聲,我的心開始隱隱作痛。真的很痛。平生以來,第一次能感受到什麼是切膚之痛。那三分鐘全國靜止不語,立時感到時間很漫長。看著長安大街我為死難者祈禱,漸漸地,眼淚逐漸掉下來。

 

是說從那天起,我祈求上天能更明白中國國內同胞的需要。國家雖然在國際上漸漸抬頭,但民生生活依然有待改善。當然,城市和省政府仍舊存有很多隱藏的貪污,以致人民到現在依然得不到真正的保障。

從那天起,站在窗台前,望著長安大街,我祈求蒼天有一天讓我能給予我機會去服侍四川地震的受難者,給予當地就學的同學們精神支持和鼓勵

 

不要忘記5.12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phne
  • 看著你細緻的描述,記錄, 無意識地它帶我回到去那個時候的記憶。原來我差不多忘記了那正是發生在這個時候, 也是不想記起。我記得去上海的時候都是歡歡喜喜的, 去見我很期待的好朋友, 不過就在當中發生了一些事, 令我很傷心。無論每日與同事說笑, 晚上跟朋友玩, 吃飯逛街, 散去的時候還是感覺極度孤獨, 每晚都哭著入睡。一場地震把我帶回現實, 令我看到自己的事情其實可以, 或者說應該很輕微看待, 告訴我要看為大的應該是人, 不是一些事。反而這場地震叫我不再哭。
  • Daphne, 你最後的一句說得真好。看過地震發生後的大大小小故事,再反思自己在工作上的遭遇,真的要學曉感恩。很奇怪,需要那幾天在北京沒有工作上實際的收穫,但我整個人的心態都改變了。我想這個是天父的安排吧!

    Pikamaymae 於 2009/05/16 0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