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wer shot up on Toyko Tower.jpg

 

 

Masha 福山雅治 Part 2-音樂篇之三: 《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譯名:原來東京也有吧)

電影東京鐵塔:我的母親父親主題曲

 

  

   

承接第一集 http://pikamaymae.pixnet.net/blog/post/24428327

第二集[1] 

 「活該!死氣喉壊了!」

 

起先,讓年少的福山雅治可以向著目標繼續前進的是一個名為Amuse 的電影試鏡。他先請身邊一位愛發明星夢的友人幫手拍了數張試鏡用的照片,然後交了報名表等待消息,很有石沉大海的感覺。據福山的自傳部落記載,由於當時沒有多餘錢,所以他住的地方並沒有安裝電話。那流行電話呢?當年仍亦未盛行呢。經理人公司唯一可以聯絡福山的方法,就只是將通知郵件先寄到房東那邊,然後再轉交給他。終於過了幾天之後,福山君收到了Amuse試鏡通知。

 

試鏡可不是一次過形式,有點像現時大學畢業生見工面試一舨,需要過千山、過千關。由於是電影試鏡,那當然要有諗台詞呀、演戲等等比演出。在天才表演項目時,唯獨年少的湯川教授選擇以木結他自彈自唱。這個亦符邏輯,那個時期的福山完全沒有演戲經驗,就只好硬著頭皮對著主考官自彈自唱。

 

完全在意料之外。福山雅治回憶當時比他更富有演藝經驗的人選大有人在,那可能就只有他一個人鬱鬱不歡地彈結他以致令主考官(包括現時的經理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接二連三的不斷重複面試令到福山感到氣餒,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把握到機會,一下子彷彿看不見未來。好不容易捱到最後面試,主考官告知各位要多等三、四天便知道哪個幸運兒可以參加週日的最後選拔賽。

 

從星期一等到星期六。沒有通知。

 

到了最後選拔賽當日早上,依然沒有消息。心情欠佳、憤怒的年少福山為了趕走悶氣,於是便騎上了殘破的寶貝車兜風。豈料,他那寶貝車的排氣管(廣東話:死氣喉)豈料在公路中間掉下來!(我的天啊,他竟然沒有遇上了交通意外呢!

 

一心一意想兜風趕走悶氣的他就只好硬著頭皮回家維修寶貝車。可想言至,那一刻心情糟糕的福山有多怒恨自己當時的際遇。

 

說時快,那時慢。回家不久,就在所住的地方門前停車的地方,他收到了「Amuse最後選拔賽」的電報(oh, my God... 電報是什麼一回事喔)。原來,Amuse的職員弄錯了這位幸運兒的通知。福山入選了,可是早上的選拔賽已經差不多要完結。二話不說,福山馬上撥電話跟Amuse聯絡,雖然早已過了時間,幸好對方還是讓這個年青人前往選拔賽。揹上結他,飛奔到達現場時已經是下午三時。當然,選拔賽亦早已結束。看到身邊的其他參賽者已經完成了演出,立時有一股怒氣湧上心頭,很失望地對自己說:「我又被東京捉弄了。」後來,Amuse的職員勉為其難帶福山君來到主考官們面前,由於預備不足,心想:「既然被人當作傻瓜,快刀斬亂麻來一個結束吧!」

 

主考官見他揹著結他,便隨意地要求他來一個自彈自唱。幸好,當時的福山抑壓著自己的憤怒,從容不迫地再度獻唱他第一次面試時的歌曲。

 

唱完之後,主考官對他說:「不要離開,馬上會有消息。」

 

福山雅治入選了。

 

磨練期

 

是說雖然於電影演員面試中及格了,但當時Amuse (福山先生的經紀公司)的合約規定,未成名前的福山先生只能靠著年薪只有三萬円(約港幣二千五日塊)於東京過活在沒有辦法之下,先後在東京三鷹與友人同住。但由於當時經常受到一位同樣是來自長崎的黑社會同鄉莫名其妙的拜訪,福山率之與朋友話別,獨自一人搬到涉谷的Amuse職員宿舍與其他前輩同住。靠著年薪只有三萬円過活雖然艱苦,但總算行出了第一步。

 

同時,他亦開始了新的兼職工作過活。一邊幹兼職,一邊參加Amuse安排的演戲課程。據說,年少的「湯川教授」幾乎沒有來上課,只會在每晚下課後才出現課室(哈哈,之前可不是已經交代他不愛讀書嗎?)。沒有零錢吃飯時便最愛依靠前輩的接濟,例如:偷偷地飲用前輩的啤酒,或是自把自為地跟隨前輩吃免費晚餐。 (笑)

 

1988首次以電影ほんの5g亮相。第一次走進戲棚前,福山君滿懷期望,心想「終於可以拍戲喔!」,但所拍的鏡頭竟然是床上戲。一度令他懷疑自己未來的出路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哈哈!)那時,由於有演出機會,年薪提昇至八萬円。

 

同年815日於新宿的Live House,首次擔任電台廣播DJ,但聽眾是。那年他十九歲。

 

 

機會近在咫尺,卻失去了。

 

過了兩年的觀察期,Amuse事務所安排當時還是高傲自大、好色的福山雅治(沒有弄錯喔,他的確以好色來形容自己)出個人唱片。

 

終於有機會可以出個人唱片,可是,仍是年少無知的福山對自己想要得到什麼都不甚清楚,甚至不了解自己究竟想行什麼音樂路線。正因如此,自大、幼稚的福山同時亦帶了不少困擾給Amuse事務所的同事。後來,一名前輩要求他自創新曲來測試他的能力。 

OK, 歌曲旋律不錯。嗯,那就賞試編曲吧!」

 

(稍微有點音樂知識的我,絕對可以中肯地說一句:編曲才是試真章耶。有能力者,能夠將一首歌的音樂旋律配合其他樂器而「聽者不膩」才算得上成功。有漂亮的旋律,卻配上不倫不類的樂器的,就是糟塌了一個「五音符的生命」。)

 

為了表現自己、為了讓前輩留下印象,福山便硬生生地編撰了與自己音域不合的音階。前輩反問他真的可以以另一個音域演唱嗎?

 

「絕對可以!」

 

由於太過努力、由於不想掉面、由於要討好表演,一邊唱著那些與自己不符的歌曲,就在這個關鍵時候,福山的聲帶出現了息肉,而且要進醫院施手術。

 

施手術一個星期後,福山只能以紙筆來傳話。難得有機會可以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現在只可以躺在宿舍慨嘆自己的不智。由於心存陰影,害怕聲帶再次出現問題,足足花了三個月才有勇氣開口試唱。另外,他亦花了整整一年時間才可以將陰影消除,正常地獻唱。

 

那段無事可做的日子,他後悔當初的驕傲自大。明明有機會出唱片,卻就在身邊失去,沒有好好把握。康復後,還有一段時間鬧情緒,令到Amuse的同作人員對他不滿。

 

沒辦法。那高傲、自大、好色的年少福山君只好自我檢討,再等下一次的機會來臨。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待續)

Masha 福山雅治 Part 2-音樂篇之三: 《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第三集

http://pikamaymae.pixnet.net/blog/post/24497203



[1] 主要資訊可參見福山本音網誌維基百科中文網的「福山雅治」條目以及 福山雅治團隊官方網站

 

《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