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人是感情動物,以五官感覺支配我們的情緒。

 

 

好像不久之前於部落套用過以上的一段說話,就在這個星期便已經被情緒打誇。我猜,是因為身體太累了。

 

 

回想當初「拉麵頭」因吃不消成名後引致的一連串沉重工作壓力,驀然突然停止他一切的音樂工作,用上了兩年「充電期」,跟隨著名攝影師植田正治拜師學藝。唉。真羨慕。咱們既不是「拉麵頭」,那當然沒有他的勇氣(以及足夠的經濟環境)去拋棄心愛事業來換取休息機會。

 

 

還有,正如我的老友胡生坦蕩蕩地指出:「沒有工作,莫非你想『訓街』?」(廣東話「訓街」即是指「露宿街頭」。)

 

 

啊,香港人的工作生活都是工時過長,可是,工作滿意程度卻往往不是正比的。回說為什麼我這個星期這麼exhausted呢?就正因是透不過氣的工作壓力所致。

 

 

在剛剛過去的一個星期中,工作摘要如下:

 

 

星期一(六月十五日): 下午先與design house的代表開會。當天最可幸的是設計工作上的拍擋Mr Barry Flora難得創意依然無限,給我無顧之憂的信心。不過,晚上公司舉行雞尾酒會,直至九時三十分才可以回家。回家後,還要繼續打開公司電腦回覆電郵,直至凌晨十分。唉。

 

 

星期二(六月十六日): 公司晚上有活動,雖則已經身心疲憊,仍要撐持至晚上九時才回家吃晚飯。

 

 

星期三(六月十七日): 開會、應見面試者、又開會。加上澳洲老闆同日到訪香港當日好像參與了三個不同會議。另一方面,刊登了招聘廣告足足有一個月之多,依然未能找到合適人選接替「高竇妹」,令人心煩。

 

 

星期四(六月十八日): 早上08:00公司已經有活動。忙、忙、忙。一直至晚上七時半才拖著身軀離開公司。心煩。晚上十時才與朋友們吃日本關西牛肉火煱、喝了不知多少杯日本熱米酒(sake),借酒減壓。可惡的是,吃得太飽,直至凌晨三時才可安然入睡。

 

 

星期五(六月十九日): 只睡了四個半小時便回公司工作。九時半,收到壞消息,原本有一位合適人選接替「高竇妹」的加拿大CBC來電,她不願接受公司提出的條件。晴天霹靂。心傷。自我安慰對自己說,幸好對方提早通知我,否則我將面臨更大的麻煩。 沒辦法,只好收拾心情再找合適人選。老闆當日黃昏時段跟我說,假若再沒有合格人選接手「高竇妹」的工作,那只好由我暫時接任一切英文copywriting的工作。天啊,再來一個晴天霹靂。我可不想重操舊業,特別我的老闆是絕級多要求。但,同一時間,最可笑的是,比我中文更爛十陪以上的老闆竟然懂得以「臥薪嘗膽」來提醒我。(我初時還以為她指的是「臥虎藏龍」。哈哈。)內部發生什麼事,可不會在此多談,但感激她提點我暫時要以「忍」字來記之。主啊,救我。

 

 

星期六、日盡量不去想公司內部一連串的煩躁事件簿。是說,我依然是介懷加拿大CBC不接收公司所開出的條件。說真的,我不知還要接見多少個人選才可以找到合心意的「專業撰稿槍手」。

 

 

情緒困人時可真的很可怕。剛才還未下筆寫下感受時,絕對可以以心緒不寧形容自己那一刻的思潮。寫出了煩瑣心情後,呼,心情雖則不至於完全輕省,但總算是呼出了悶氣。

 

 

如果我沒有一鼓作氣地寫下感想,那怕我現在只會以自怨自艾的心情,等待明天的來臨。

 

 

突然想起了的一首很舊、很舊的西班牙文歌曲,"Quizas Quizas Quizas" (英文譯:"Perhaps Perhaps Perhaps") 第一次認識這首歌時,我想是十五歲左右吧,當時還身在加拿大讀高中。後來,若干年後,再一次在王家衛的《花樣年華》中聽到了這段音樂。2007,這首歌亦曾被《東京鐵塔》選用上,還記得雅也的媽媽和爸爸編編起舞的一段嗎?背景音樂正是 Quizas Quizas Quizas.

為什麼想起了這首歌?我猜是心情有點無奈吧,亦即是“Quizas Quizas Quizas”想要說明的感受。不過,”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不快的一切如始終會過去。

 

 

在文章最後送上的是《花樣年華》的一段小插曲。他們是周慕雲和蘇麗珍。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細路
  • 我也看到你的廣告,真可悲..想不到現在的經濟情況下,也那麼難找到合適的人選..原來人選工的情況依然不斷的發生

    我想找海外生不難,但要找一個在這方面有經驗的朋友,就的確有點麻煩,但願這些麻煩會很快的離你而去呢

    晚安
  • 唉,細佬你好嗎?

    坦白說,直至今日我依然未能接受現實。還有四個星期時間,高竇妹便要離開公司,如果在她離開前未能找到合適人選,我便要一人飾演兩角,直至出現有心人。天啊,很累啊。平時多主意的我,突然之間都失去了creativity去撰寫簡單的書信。今日下午,看著要處理的一份書信時,驀然很心煩,不想打開亦不想花心神去修改文章內容。在這間公司,再沒有人可以揣摩老闆的要求是什麼(因為她經常轉變意見)。特別是某些與會計有關的詞彙,亦相信只有我一個人可以理解固中的意思。

    無錯啊,現在唯有多留意海外回留生的履歷表。最可笑的是,老闆今早和下午都對我說,要"降低"我的要求。天啊,她是否有病抑或她根本胡思亂想?如是說,那倒不如她自己先降低要求吧。

    今日看中了一名女拔的畢業生,於是打電話與她以英文交談,發覺她還是差了一點點的英語生字詞彙。我怕,老闆還是有怨言呢。星期三這位女拔生來見工,那就聽天由命吧。

    Pikamaymae 於 2009/06/22 2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