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album (June 2009).jpg

 

 

中篇:福山雅治2009年大碟《殘響》分享 

 

(上集分享可參見http://pikamaymae.pixnet.net/blog/post/25996091

 

柴九哥說得好[1]-「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而時值2009年,回顧二十年前發生的一切,我會加上另一句:「更何況是二十年?

 

 

二十年。

 

 

二十年前的你是怎麼樣? 二十年前的我從來沒有想像二十年之後會做什麼、愛什麼、恨什麼。人生就是那麼神奇。當年,你彷彿很認識自己,對任何事都充滿希奇、讚嘆。憑著單純的心,不顧後果便往前衝鋒陷陣。但,跌跌碰碰過後,你開始更多了解自己、更看清楚原來世界上充斥著不同的人,有些是你的伯樂,但同樣地,在你身邊原來亦有不少捉弄你的人。

 

 

一點一滴、開心和不開心、歡喜和憂愁,一切一切都會在你生命中出現。接受與否,當你走至人生的中途時,回頭一看,你可曾否不禁輕嘆:「原來就是罷了!」

 

 

對不起,或許你會質疑我為什麼在開場白發牢騷。其實,在這兩天聽罷福山先生的最新專輯《殘響》之後,腦海中出現了一個畫面。在這個畫面中,我重遇到過去十多年以來,於我生命中出現的景象。故勿論開心不開心與否,這些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和與我擦身而過的人物,透過不同的經歷,亦做成了今日的我。

 

 

現在回頭再看以前一些不愉快的經驗,已經年過三十的我,其實活得很開心。

 

 

《殘響》的意思,就是將你過去人生經歷的點點滴滴存留在一個空間之中(以我個人術語來說,即是指 “personal drawer”;「個人的抽屜」)。當你走到人生某一個階段時,有一天心血來潮,你突然會將「抽屜」中所儲存的記憶(或心聲)重新打開,將不同時期的「你」再一次貫注、再一次認識自己。

 

 

《殘響》

(註:有關《殘響》內的新曲中文翻譯歌詞,可參見Midori的福山本音網誌。連結在此

 

 

之前略略提及到福山先生將「個人故事」以上、下集形式來自說。第一部分的歌曲出場次序為:

 

 

1.  ながれ星

2.  幸福論

3.  18 eighteen

 

 

ながれ星(中文翻譯:「流星」)

 

 

福山先生在訪問中曾提及到,創作這首歌時是以女性的角度而作的。嗯,我懷疑那是否因為追捧他的粉絲中有不少是「中女」(包括我在內。即是指年過三十,依然單身未嫁娶的女士),因而令他洐生了這個想法。

 

 

想要說的是,這首歌的開場音樂樂器。第一次聽至這首歌的時候,直覺立時告訴我,那似是而非的笛聲不是平時所認知的笛子。好奇心推使我,那雖則是短短三秒鐘的音樂,但已令我不斷重複地細聽ながれ星的開場聲,務要尋找出福山雅治究竟用了什麼「工具」來輔奏出歌曲中所要表達的一種「晚間把酒言歡的」意境。後來,從歌詞內頁得知原來那是日本一種傳統的樂器「尺八」[2](日文假名:しゃくはち)。

 

 

尺八產生出來的聲音可高可低。由於本身只有五個孔,令到部分的音階必須配合沉浮才可吹出。所以「沉浮」是尺八的最大魅力之一,亦因此令到尺八的音色帶著蒼涼,卻又能表現出空靈、恬靜的意境。

 

 

福山先生刻意地在「ながれ星」最初的31秒,用上了尺八奏出主音(輔以琴鍵聲)作為開場音樂,彷彿若隱若現地以一個大pan shot,慢慢地推前,漸漸地在我們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景象:看到兩個中年人(正確來說,應該是一男一女)在深夜中言歡暢飲,互訴生活中的趣味細事。

 

 

透過中文翻譯,知悉「ながれ星」的開首四句為

 

 

 

涙なんて かくしてしまって
ひとりで生きるつもりだから
優しい言葉をかけたりしないで
本気で好きになってしまうから

把眼淚之類的隱藏起來
因為打算一個人活下去
請不要對我說溫柔的話
因為會讓我真的愛上你

 

回說,福山先生創作ながれ星時是以三十、四十歲女性為對象。作為其中的一份子,有的是另一層感受。二十一世紀中,社會其中一個現象就是越來越多女性身兼重要職位。相比之下,女性和男性在職場的地位距離越來越拉近了。以我前公司為例,女性出任合夥人的數字比十年前增長了差不多兩陪。正因如此,連我自己在內,身邊部份的朋友都已經錯過了適婚的年齡。嗯,坦白說,每天在職場拚命的我,沒有什麼強烈渴望被愛的感覺。為什麼?知音難求吧。即使突然間,有一天,一個明白道理、深同感受的男士出現在我眼前,我亦未必能做到將自己女性柔弱的一面表示出來。已經跑到了人生的上半場,除非,他(她)是尋遍天涯海角後出現的真命天子,到了我年過三十年紀關口的成年人,亦不會刻意強求緣份這東西吧。正如福山先生在歌曲提到,只因早已習慣了一個人生活。習慣了。

 

 

話說,福山先生一直指出ながれ星這首歌的對象是年過三十的單身女性,但是呢,踏入四十歲依然單身的他,可不是亦透過這首歌有感而發,將緣份只「可遇而不可求」的感覺簡接地呈現出來嗎?

 

 

幸福論

 

 

套用福山先生所說,如果ながれ星」是以女性角度而創作,那幸福論」則以「男人四十」為出發點吧。第一次聽到這首歌輕快又俏皮的結他聲之時,給予我一種「返老還童」的感覺啊!本知道福山先生是一個愛玩、愛歷奇的四十歲男士(更重要的是,他依然是單身!!!),用上了這種俏皮、愉快的結他聲,不期然令我聯想到年少時的福山著他心愛的結他,無矩無束地在這個世界搜索何謂「幸福」。

 

 

「幸福」一詞因人而異。正如雅治兄在「幸福論」所說,世界上六十億人,每個人均有著不同的成長背景,不同的性格、經歷,因而闡述「幸福」這個定義亦有所不同。跑到了人生的上半場,回看當年還是年輕的Masha而言,「幸福」的定義就是在人世間尋覓到一個明白他的愛侶。

 

 

且看在「幸福論」這首歌中,他怎樣說:

 

 

 

君がそばにいる
それが大切さ
君がよろこぶなら
それが 僕の生きる意味

有妳在我身旁
是非常重要
妳開心的話
那是我生存的意義

 

君の言葉は僕の
明日への処方箋
君のぬくもりは僕の
毎日のビタミンさ
走っていく 希望の

winding road

你說的話
是我前往明天的藥方
妳的溫暖
是我每天的維他命呢
努力朝著  希望的

winding road

 

嘩!我的天,真是要命的情歌!一個愛玩、愛自由的大男人,跑到世界不同的角落,嘗試過世間上的酸、甜、苦、辣之後,來到四十歲這個分水嶺之時,不禁要大聲呼叫「被愛」的幸福。來到「幸福論」這首歌,福山先生將聽眾從之前ながれ星」中所表達的滄浪意境,一下子以倒序方式,將聽眾帶回他年輕時的心態、喚醒各人少年十五、二十時碰上了第一次戀愛時的興奮。回想當年只有1617歲的你碰上puppy love的情人,可不是正如「幸福論」所刻畫一樣,向初戀情人說這些俏皮兼肉麻的字句嗎?

 

 

在音樂層次而言,整首幸福論充滿著Kawaii 式、無拘無束般的輕快節奏,目的是要鋪排下首主打歌曲的出場。

 

 

18 eighteen

 

 

到訪過福山雅治出道二十週年的紀念演唱會朋友們,不若而同地提及過18 – eighteen -是一首令粉絲們難忘的歌曲。是說,在五月份武道館舉行的紀念演唱會上,福山先生播放了當年(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事)他在木工廠打工的照片,還加插了Amuse訪問木工廠老闆一家,以及那位曾經追求音樂理想而被迫放棄的前輩(另可參見之前發表的文章)。若不是那位前輩的自身體驗,咱們的「湯川教授」亦不會重拾他的音樂熱誠。

 

 

承接著上一首歌曲「幸福論」的俏皮調子,18 – eighteen -中對所表達的卻是一個中年男人回憶在家鄉生活時的片段,而其中特別對puppy love情人的懷念,更加表演無遺。整首歌的旋律和歌詞配合都是愉快的,目的是要帶領聽眾回到福山先生無憂無慮的年輕時期。

 

 

福山雅治來自長崎,一個被東京人視為鄉下地方,而它一直以來都不是日本人視為事業起飛的首選基地。對於福山先生來說,他的Home Town帶來的卻是一段又一段的甜蜜回憶。他曾上學的校舍、學校的操場、那段年少時每天上學時經過的途徑、靠近岸邊的燈塔、初戀、向家鄉說再見 雖則長崎是一個普通不過的鄉村地方,但一切一切卻與福山先生有著緊密的關係,因為這些人和事都是他成長的一部份,是不變的事實,亦做成今日的福山雅治。

 

 

有關福山先生的puppy lover, 得悉他在五月的演唱會中曾公開表白,自覺對當時的情人有所虧欠。那年,只有十八歲的福山雅治有感於長崎的發展有限,單純地為了實踐音樂理想,驀然離開他所認識的家人和初戀情人,一鼓作氣地獨自一人乘搭火車前往東京。來到東京之後,才發覺現實理想其實是兩回事,甚至乎,在到達東京的最初時期,連照顧自己都有困難,只好無奈地與當時身在長崎的初戀情人無聲無息地分手。面對這種矛盾、千絲萬縷的複雜情緒,你可曾在18 – eighteen -嗅到嗎?

 

 

畢竟,今年福山雅治已經是四十歲了。同樣以回顧為題材,來到18 – eighteen -,這首歌給我的第一感覺是充滿著中年人的豁然開朗,完全一改他在2007年發表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3]時所表達的滄桑。在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中,福山先生不慍不火地唱出,他如何在殘酷的現實社會中忍氣吞聲繼續向前行。在18 – eighteen -,福山先生闡明長崎是他成長的地方,可是它卻不能帶給當時只有十八歲的福山出路和希望。對此,作者對它的感覺是又愛又恨。愛長崎的人和物,卻恨長崎未能給予他機會。但在整首歌曲中,你沒有找到福山先生強烈的不是,相反,在18 – eighteen -中,他接受了當時的環境因數 - 既然沒有出路,那只好離開家鄉,往遠處(即東京)尋找機會吧。

 

 

故勿論結果如何,長崎始終是福山先生成長的地方,是他的根。假若當初沒有離開長崎,我們便不能看到今時今日的Masha;假若沒有放棄當年的初戀,他亦不能將愛情若即若離的感受,呈現於在之後的作品當中。一切彷彿是早注定,但換了另一個層面來看,那不就是老生常談,昨天與你擦身而過的人和事,創造了今日的你」?

 

 

ながれ星,接著幸福論,以及之後的18 eighteen ,我會簡單聯結為一個小段落。相對在之後的段落(即「phantom」、「survivor」,以及「今夜、君を抱いて」,在這個分段中,福山先生音樂節奏的編排是以簡單、輕巧、俏皮為主幹,目的要編織一個豁達的意境,來闡述人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追求「愛」的感受和變化。

 

 

 

來到人生中段,所謂的幸福,就是你尋找到你所愛的人。她/他有可能是你的父母親、有可能是你的孩子、亦更有可能是你的心上人。要單純地相信愛,因為,只有「愛」才可以令人感到生存的真正意義。雖然你有可能到最後選擇孤身一人走下去(如ながれ星的曲中故事),但只要你仍然嗅到有「愛」,即使環境是如何惡劣、是喜是悲(如18 eighteen 中的自述),你都會繼續向前行、繼續堅持自己好好地走每段路,繼續讓你的人生畫上色彩。

 

 

待績 - 下集:福山雅治2009年大碟《殘響》分享(終結篇)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1] 「柴九」(黎耀祥飾演)是香港無線電視劇《巾幗梟雄》中的第一男主角。與鄭萃雯飾演的「四奶奶」康寶琦亦敵亦友。

 

 

[2] 尺八」是由中國唐朝時傳入日本的一種傳統木管樂器,後來於明治時代開始廣泛普及。

 

 

 

[3] 福山先生在20052007年期間,曾經發表了他自身的「東京三部曲」。在三部曲當中,最能令到大家可以體會到他當年辛酸和感慨,莫過於是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亦即是電影東京鐵塔:我的母親父親主題曲)。是次《殘響》大碟中,福山先生亦再一次將東京にもあったんだ收錄其中。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hinako
  • 寫得實在太好了……我難以再寫下什麼感想了(笑)
    在聽「18」時,可以深深感覺到Masha的過去,那種面臨理想與現實的選擇……那旋律真的是聽過一次就會在腦海中盤旋呢!
  • Shinako, 謝謝你的讚賞。坦白說,其實自己本人覺得寫不出真正的感受,好像內在思維停留在樽頸位,沒法將心思意念一一以文字存留。不過,看過了你的留言之後,很高興,因為有你的認同,給予支持喔。

    今天下午慢慢地再一次細聽"殘響",希望可以在未來兩天之內完成第三篇(亦是最重要)的文章分享。屆時,期望可以再與你在空氣中交流呢。

    Pikamaymae 於 2009/07/05 21:13 回覆

  • Shinako
  • 聽Masha的歌曲、歌聲,常常內心的感想,都不知道要怎麼好好用文字拼湊呢:)看到你寫的心得,都傳遞出內心的想法,真的很好*

    到時候一定會來細讀第三篇的心得,謝謝你~
  • 謝謝你的鼓勵呢。能夠將心得化作文字與大家分享是始料不及的驚喜。不過我會繼續努力,為一眾福山迷效力。

    剛剛完成了第一頁!Yes!

    Pikamaymae 於 2009/07/05 22:08 回覆

  • iloveariel
  • 我也覺得妳寫的很棒喔

    要用精準的文字寫聲音的東西很難
    要用最到位的言辭描繪抽象的感受更是不簡單呢

    我覺得妳這兩點都做的很好哇!

    看到妳分享「ながれ星」
    的那四句歌詞,以及Masha為開場音樂的用心安排 讓我好想聽聽這首歌啊!!!

    不知道台灣買不買的到了 我要衝去買!!!
  • Ariel, 謝謝你的支持啊!現在仍在撰寫大結局篇的第三頁,希望可以盡快完成吧!

    據說台灣版在預計7月10日發行。

    Pikamaymae 於 2009/07/06 22: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