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Enemies - Johnny Depp.png 

 

驚嘆。

 

 

螢幕前這個人很面善。

 

 

沒有可能的。為什麼這麼相似?眼前這個人是咖啡色頭髮、白皮膚,說話帶著美國中西部口味的。

 

 

但,螢光幕前這個人的氣質、一舉手一投足,卻驀然令我聯想起了他、勾起了回憶。太神似、太離奇了。

 

 

Johnny Depp,令人捉摸不到的積克船長。那年我還是高中左右吧,第一次看他主演的電影,正就是他與 Leonardo Di Caprio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中合演兩兄弟,互相搶不到對方的光芒。那年John三十歲,Leo則剛好渡過二十歲。

 

 

隨後,看過Johnny Depp不少的電影。最令戲迷津津樂道的是,他與老拍擋Tim Burton合作的一系列電影,包括我很喜愛的《無頭谷》(英語原文:Sleepy Hollow,以及他有份負責配音的卡通電影,《怪屍鬼新娘》(英語原文:Corpse Bride

 

 

當幾個月在電影院中看到即將上影的介紹,得悉John Michael Mann導演(中、台比較慣用譯名為「米高曼」)合作《大犯罪家》(英語原文:Public Enemies,心裡立時不禁莞爾:

 

 

Johnny Depp Michael Mann 合作,那豈不會很『型爆』?」

 

 

『型爆』的,不只是Johnny Depp 的專利。在電影中,還有那位幾年前憑著飾演變態殺人狂魔而成名的 American Psycho。不過,這位演員近年來最廣為人知的是扮演蝙蝠俠的 Christian Bale.

 

Johnny Depp + Michael Mann,再加上 Christian Bale。三個非一般的荷里活演員和導演共同合作,可想而知《大犯罪家》並不是簡簡單單地闡述一個警察捉賊的故事。

 

 

電影剛剛在上星期上畫,相信有許多朋友都已經看過,或者已對它的故事略知一二。簡單一點來說,《大犯罪家》是講述 John Dillinger (Johnny Depp 飾演) 這個美國人民心目中的大賊英雄,在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期間,他與同黨如何跟聯邦調查幹探 Melvin Purvis (Christian Bale 飾演)和班子鬥智、鬥力的真人真事改編。

 

 

拍攝浪漫英雄電影一直都是米高曼的專長。而在他的電影男主角中,差不多每一個都是大賊、殺手或幹探。當年他夥拍羅拔迪尼路和阿爾柏仙路合作《導火線》(英語原文:Heat,在故事中的匪徒(即羅拔迪尼路所飾演的角色人物)除了有專業的犯罪頭腦、有勇有謀之外,對自己,他追求高品味的生活情操和質素。對團隊,他則要求有高質素的紀律服從性,以及擁有 no bull shit 的實務態度。在《導火線》中,這位奸派英雄私底下是孤獨的。雖則如此,在相比之下,他依然比那位做警察的(由阿爾柏仙路主演)卻更明白人情冷暖,對下屬處處保護,為他們著想。

 

 

類似的人物側寫,相隔十多年後,在《大犯罪家》再一次重演。Johnny Depp 所扮演的 John Dillinger 就是那位擁有專業的犯罪頭腦的領袖。對自己,他講求品味(身上的冬天大衣,並不是隨隨便便在街上店舖購買的)、對陌生人則顯示細心(為被劫持的女市民披上大衣)。只是,在是次米高曼電影中所飾演幹探的Christian Bale,亦有著同樣的性情(為 John Dillinger 的女友 Billie 伸出援助、為追捕匪徒而失去性命的下屬作出憐憫)。兩個原本誓不兩立的歷史人物,竟然有著類似的性情,那米高曼背後的主要目的是要突顯出 John Dillinger Melvin Purvis 兩人之間,有著說不出來「識英雄重英雄」的尊重。幸好,米高曼找來同樣帶有亦正亦邪氣質的Christian Bale來飾演神勇幹探的角色,否則,整個故事的人物鋪排便有點遺憾。

 

 

在米高曼的電影中,亦不難發現他樂於使用暴力美學來顯示電影緊湊的情節。但在《大犯罪家》中,他則作出一個在以往作品中不多顯現的手法。在電影情節中,每逄愉快的音樂奏起之時,往往是 John Dillinger 正與他長久合作的同伴進行犯罪行動(除了他迫於無奈地與「孩子臉」合作搶劫的那場戲)。一方面,米高曼在電影中出現了槍淋彈雨的情節;但在另一方面,則以俏皮的音樂來襯托電影中主要人物 John Dillinger 的大膽、慣性的玩命作風。電影中其中一幕是蠻經典的(這亦是我的最愛一場戲)。當 John Dillinger與黑人同伴銳意衝出重圍,逃離那理應保安極之嚴密的印第安納州監獄,他冷靜地駕駛著監獄長的名貴汽車,於十字街頭紅燈前避過四周警察的耳目。透過導演刻意的 extreme close up 拍攝手法,鏡頭中的 John Dillinger 臉上並沒有流露絲毫的緊張,相反,他處之泰然地反過來安慰那位被他挾持的藍領工人。透過節拍急速、不慍不火的鋼線結他弦聲配樂,將John Dillinger的心思細密、大膽作風,隨著音樂緩緩慢慢地提昇。再加以他半開玩笑似的對白,從他宇間看得出John Dillinger不單是老練,同時,他有著不怕死的傲氣。

 

 

是說,在米高曼電影中的男主角都講求嚴謹的紀律。羅拔迪尼路在當年的《導火線》中,曾對他的下屬提及他一條守則:

 

“Don’t let yourself get attached to anything you are not willing to walk out on in 30 seconds flat if you feel the heat around the corner.”

 

 

(意思是指,若果你的直覺告訴你街角上將面臨威脅,那你要馬上停上一切的行動,並要在三十秒鐘之內離開現場。)

 

 

無獨有偶在《大犯罪家》中,當John Dillinger再次被捕時,美國政府有意地安排大批記者採訪,其中一位記者對他作出提問:

 

Man: John, how long does it take you to go through a bank?”

John: About 1 minute 40 seconds - flat.

 

 

(解說:記者提問John,打劫銀行需要時間多久?他半正經地回答:「一分四十秒-正。」)

 

 

一句富有宣示個人主義的signatory對白。兩齣不同的電影,兩個不同的電影人物,導演米高曼同樣地以 “Flat” 這個美式英語,來暗示兩位主角對紀律的執著和重視。

 

 

John確實對自己堅守紀律。眼見深愛的女友Billie被警察被抓,他的心是痛的,但那一刻,他亦明白絕對不可以感情用事。他格守紀律、原則,忍著淚俏俏地駕車離開現場。

 

 

孤獨地一個人繼續在生命中徘徊,導演輕巧地帶領著觀眾來到電影中最後一場,這亦是出自於真人真事的細節。包括 Melvin Purvis 以點煙為行動暗號、芝加哥的而且確在三十年代有一所定名 Biograph Theatre 的電影院,以及 John Dillinger 被捕的那個晚上,在 Biograph Theatre 電影院確實播放著由奇勒基寶和威廉鮑華合演的 "Manhattan Melodrama"  (MGM Production)。以上的細節,均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歷史檔案有所提及。

 

 

John Dillinger 明知警察在芝加哥佈滿線眼,依然不理會危險,與女伴往電影院觀看電影。他看著螢光幕前的奇勒基寶和威廉鮑華,對戲中戲的主角人物有著同樣的窮途末路光境,他想起了自己,亦不禁對自己的際遇感到莞爾。再看,戲中戲內的女主角的氣息、談吐,使到他聯想起他深愛的女友。看著身邊的合作夥伴一一離去,加上黑白兩道並不歡迎他,John 內心處深知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了。男主角離開電影院的一幕,亦是走向人生的盡頭的最後一幕。來到這幕,米高曼並沒有刻意拖長故事,低調地以慢鏡頭和特寫來描述,來自德州的老差骨 Charles Winstead 如何臨危不亂將John擊斃。

 

 

有一點要說的,當現今不論中外電影圈均以大場面、大製作來標榜,但米高曼在《大犯罪家》中,卻沒有花上龐大費用來搭建三十年代芝加哥的情況。反而,米高曼將製作費用卻用在多個 extreme close up 上,繼而將焦點放在拍攝演員的臉部表情,拉近了觀眾對角色的認同和距離。這是什麼意思呢?就以電影末段其中的一個特點鏡頭來闡明吧。當 John 被擊斃倒地後,鏡頭一下子轉至老差骨走近男主角,伏在地上細心聽著他最後的遺言。在旁邊心急如焚的 Melvin 和作為旁觀者的觀眾,都期望可以聽到 John 最後的一席話。但另一箱,這個大特寫鏡頭卻是充滿諷刺意味的。觀眾們似是那麼近地站在 John 的旁邊,卻又彷似那麼遠地只可以眼巴巴看著他的離世。

 

 

今天晚上在回想《大犯罪家》這齣電影中,越來越覺得電影中的人物 John Dillinger 有點像周潤發在吳宇森的港產片《喋血英雄》的角色:他重兄弟之間的情誼、充滿俠義的性情;但與此同時,他並沒有理會前輩的勸告,看重那一段短暫但刻骨銘心的愛情。來到電影最後的一幕,老差骨跟Billie在狹窄的監倉見面,原來他是帶著使命的。老差骨帶著 John Dillinger 臨去世前的口信,對她說:

 

 

Tell Billie for me: Bye bye, Blackbird.

 

 

Billie 流著淚,一段短暫的愛情雖然在悲劇中結束,但對她和 John 來說,已經是最美的回憶。

 

米高曼透過精彩的剪接和音樂配樂,從電影一開始直到結終,都沒有拖泥帶水的感覺。雖然短短兩個小時的故事,最後是悲劇收場,但觀眾看到的不只是 Johnny Depp 貫徹的「型爆」的角色,反之更感受到 John Dillinger 本身是一個著重兄弟情、對愛人卻變得柔情似水的有血有靈魂的歷史人物。

 

 

*****

 

回說在文章的起首,那個晚上看著電影,看著 Johnny Depp 在離開電影院的一幕,內心不禁抽搐:為什麼他的神情是那麼的熟悉。在Johnny Depp 中身上的 John Dillinger ,對於自己走頭無路的無奈和舉止,我嗅出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氣味。當年,在王家衛的阿飛正傳》中扮演一個「無腳的雀仔。正當他準備離開菲律賓大搖大擺地步入那個簡陋的火車站大堂,沒想到背後被前來尋仇的人追殺。」,在阿飛正傳中,同樣地在眉目之間流露著「不怕死」的傲氣。

 

 

不怕死。這一句貼切得來,卻又令愛他的人感到有點神傷。

 

(圖下:Christian Bale所飾演的Melvin Purvis在電影中的造型。「型爆」。)

Public Enemies - Christian Bale.jpg 

 

圖下:在Christian Bale身後的,正正就是1934年發行的 Manhattan Melodrama的電影海報。)

 

 

Public Enemies - Inside Cinema.jpg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