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2010 (March) 003.jpg


圖上:只有日本和台灣的
Mos Burger能夠獲得我的歡心.香港的分店簡直不能相比.攝於台北中山區某分店.

 

再一次來到熟悉的地方.雖然近來大病初愈,兼工私事忙碌的關係引致睡眠不足,精神其實也不是在最好的狀態,但當飛機到達台北桃園機場後,整個人也可以暫時鬆弛下來.

 

這次過來台北也是很突然的-我實在好需要暫時離開香港,抽離自己讓我可以休息的機會.

 

認識我的朋友都好清楚,平日的我工作時間晚九朝九;一個星期工作大概六十個小時.有時候呢,甚至要在星期六或是星期天,待家清理平時在辦公室未能完成的繁瑣細節.

 

啊-剛剛我在旅店房間上網回覆公司的電郵.習慣囉.

 

問心一句:我其實挺喜歡我現在這一份的工作.以前在會計師行工作累積而來的經驗,除了在現時工作環境能夠大派用場之外,更可以接觸香港和中國大陸內地政府為公司擴展市場和加強廣告爆光率.儘管不見天日工作時間無疑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但慶幸上天安排一份令我可以發展所長的工作,一切的個人滿足絕對遠超過金錢能夠衡量的.

 

再者,可以直接從社商界出色的人士身上學習,在於個人的眼光以及思想的層面是書本上學不到的.雖然,那位令我又愛又恨的極端工作狂老闆,常常要求我實踐香港人引以為傲的不用急、慢慢來,但最緊要快的工作效率,但至少這位香港人老闆不會陷害人兼願意栽培對公司忠心耿耿的員工.

 

但,有一件事是最令我感到厭惡-就是:

 

要我面對某些沒有真材實料卻自以為是天之驕子的傢伙.更離譜的是,他們錯將謬變成他/她認為是對的原則.

 

而不幸地,這些無能的家伙是同公司的老外同事-而他們不多不少是帶有色眼鏡來看中國大陸的市場.

 

 

由去年六月開始,因著工作的關係,在沒有選擇餘地下,我被迫與這班同事一起合作.我的青少年時期是在加拿大長大的,所以,不多不少都能夠明白中外兩地文化和言語表達上的差異.

 

但,我可以肯定地說一句:外國的月亮不一定比咱們的月光漂亮.

 

若是強加老外自以為成功的原素在中國市場,甚至乎在亞洲其他地區(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等等),也不一定會得到預期的效果的.

 

我好相信匯豐銀行的一句廣告標語: "Global Brand, Local Knowledge".意思是說,儘管作為一間全球性的品牌,也一定需要當地的融會貫通.

 

我們用筷子也超過一千年了,你什麼可以一下子說:從今以後,你們只能用刀叉吃飯?

 

沒有可能,也不近人情了嘛?!

 

偏偏,在我的公司裡面,那些沒料子的無能傢伙,只因他/她不可一世的氣焰,真的將好些謬論強制於行.唉.

 

過去三個月以來,我聽見香港和國內的員工無數的伸冤投訴.作為主管的我,每一天上班就變成了磨心,整日用去了大半的寶貴時間向澳洲總部相關同事溝通   為同事反映我們的意見.我們一方面願意對話,甚至在某程度上願意妥協-但總部的同事啊,你們至少也給我們一點尊重.硬要頑固地迫用根本不適合當地文化的措施,只會兩敗俱傷.

稍為要求他/她聽我們的解釋,也不願意.Geez, give me a break.


一個外國人根本不想學習你當地的文化,他/她何來明白市場的需要?

 

每個星期都要唇槍舌劍忍氣吞聲地應付內外的辦公室政治,這個根本不是我.我真的好累.

 

雖然,每一天都聽著Masha的曲子差不多每個晚上翻看三浦春馬的閃光為自己打氣,但始終:我是人啊,是有情緒的,也有累誇的一天.

 

近一個月來,母親大人的情緒也不過不失.但同時她是一位不愛接近人群的媽媽作為女兒的我,從小到大都很難體會母女情誼這種東西.母親大人就是:似是那麼近,又彷似那麼遠.所以即使在工作上遇到麻煩的人和事,我也只可以找老朋友商量傾訴心聲. 

 

就在兩個半星期前,我那位行蹤神秘的表弟,有一天竟然給我一個SMS

 

阿姨(即是小女子的母親大人)說你最近碰上麻煩人.要不要跟我到台北走一圈?

 

啊~ My Goodness - 原來媽媽又一次隔空找別人傳遞信息.就是這樣子,在兩個半星期前才想到要抽身離開香港,暫時忘記工作上的不愉快.
 

另一方面,看到我又病又未能回復平日的開懷傻笑,我那位工作狂的老闆最近常常提醒我-要對自己有信心.雖則你在明,壞人在暗,但要相信邪不能勝正啊!

 

世事就是如此.當我飛來台北前一天,澳洲的大老闆收到風聲,知道當地有人難為一眾在香港的同事.大老闆立刻做事.在一個視象例會中,當所有有關人物出現後(包括所有亞洲區的代表),他對每一位在場的人說:

 

我非常尊重香港北京上海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其他亞洲區的同事,也非常看重當地的分會.我希望身在澳洲的每一位也對當地的同事有同樣的尊重.

 

我不能相信我的耳朵.突然間,我覺得這位新上任只有半年的老闆簡直是坂本龍馬!!!雖然他沒有點名道姓指出是非者,但總算是踏步了第一步.最重要的是,大老闆先是透露香港北京上海這三個地方.換句話說,這正是他信息中最重要的著眼之處.誰是有份攪事的份子,大老闆其實也心知肚明.

 

花了好些時間與大家分享這些事情,只因我想提醒自己:原來,人在做,天在看除了是電台的廣告標語以外,有朝一天會發生的.雖然,我和一眾兄弟姊妹暫時在一連串的辦公室政治中能夠稍稍回氣.不過呢,明天又是如何,大家也不能知道.只想說:既然我們不能控制別人的想法又不能預計將會面對什麼的麻煩人物,最簡單又最保險的做法還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在多倫多讀中文班時,當時的中文老師曾經教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想不到,相隔差不多十五年之後,我才真真正正體會這句話的意思.

 

另一方面,這次來到台北,我沒有主動聯絡幾位相熟的福山派朋友,只因表弟Jonathan  一心一意找我幫他拍攝台北街景.這位表弟的性格與我媽好相像.我和他是坐不同班次的飛機來台北;他住在台北的家,而我則要留宿在旅店.Very typical 表弟.最開心莫過於是我那位小姨,因為表弟常常埋頭苦幹從事他的攝影記者工作,要找到他可真的要隨緣.這一回當他在工作時,我卻再度義務充當助手一職.而報酬是:下午茶餐一份!不過,好好味道.

 

給自己一個短期外遊,逐一小步重拾好味的味道.感覺挺好.


現在是2010年3月27日凌晨四時三十六分.夜已深.突然好想聽 "Good Night".  

 

1 & 2:我的兩件打氣牛油棒棒.在舞台上一舉手一投足會令人難以抵擋的Masha,和既年輕又充滿著閃光的Haruma.哈哈.

Close up on Masha.jpg

 

Haruma - green worm.jpg

 

3:今天在台北享用的下午茶餐.

台北2010 (March) 005.jpg

 

4:在台北信義區誠品旗艦店外的幾米*向左走,向右走的雕塑展覽.

台北2010 (March) 009.jpg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貴貴
  • Dear Pika

    看了這篇文章,才知道辦公室政治的影響真的讓人喘不過氣,對於這個社會還未有較多體驗的我,也許較難了解這個情況。不過,相似的情況應該是每個人多少有體會過的,對於別人、或者某個團體的打壓,這種壓力會讓人筋疲力盡,更何況Pika是公司的主管,所要面臨的情況,會比其他員工更複雜;必須承擔的責任,也比別人多。

    在這樣的環境下,Pika選擇暫時離開,我想這是一個好的選擇。希望這一段時間,Pika能夠暫且拋下那些煩惱,讓自己放鬆一下,自我調適很重要的! :)

    最後兩張照片真能夠讓人提起精神! ^^
    春馬的神情很可愛~(笑),他手上的東西我有玩過呢!

    願Pika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保有愉快的心情!
  • Dear 貴貴,

    謝謝你窩心的關心.今天晚上我在台北與Keri見面後,只不過單單是把酒言歡,彼此分享Masha(還有野田妹和三浦春馬)的一點一滴、開懷大笑,心情也輕鬆了不少.所以說,Masha可真的是福山派姊妹們的振作良方.哈哈.

    人就是這麼複雜的動物.有些人因為妒忌、因為眼光短淺,做了許多不必要傷害別人的事.我常常對老闆說: "In an ideal world, things go well',當中隱喻著人心的醜惡.所以呢,凡事不要看得過重.閒來抽身離開,或是抽時間聽聽音樂,或是看一看一齣"低能"的電影也可以幫助自己去減壓.

    我還想(哈哈)-幸好,我喜歡的是「Amuse三寶」.最近Harmua在小休中,但依然有Masha的《龍馬傳》和野田妹的《交響情人夢》電影幫我減壓.之前野田妹沒有太多工作,我旁身的有Haruma的《武士高校》和福山董事的單曲唱片.雖然追星很忙,但在必要的時候,這「Amuse三寶」為我發揮適當的功用,令我可以抽離現實生活中的煩躁.That's so nice. ^.^

    哈哈,「Amuse三寶」.

    繼續為自己打氣的,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3/28 00:58 回覆

  • Shinako
  • Dear Pika,

    看著Pika的字字句句,感受到人事之間的為難與不平,讓我也趁此機會思考,同時感到那種心情,真的很想暫時離開那裡,到其他的地方去好好呼吸一番……

    邊聽著Goog Night,邊閱讀Pika的文句,讓我的心也平靜了下來。「邪不勝正」,這四個字真是給了我信心,提醒了我要積極去相信並且堅定自己的腳步才行……簡單的話語總是擁有最真切的力量,謝謝Pika:)即便我們各自於生活面對不同的課題,但是我相信彼此的祝福與真心會帶來美好*

    看到Pika拍攝的誠品信義店前幾米塑像,讓我迫不及待想今日下午前去拍攝!還有鬆餅也好可口(笑)!誠心祝福Pika這趟臺北之旅能放鬆愉快,Masha&三浦小孩都陪伴著您*
  • Dear Shinako,

    謝謝你的留言喔。雖然這一次過來台北沒有跟你見面,但是下一次過來時應該是五月份,我還要帶着「月光寶盒」來跟你"拜年"囉!^/^

    香港的生活壓力實在很重。別人看我是鐵人,但有時候也需要歇息。不過,幸好身邊有家人和老朋友,才不至於心靈枯燥。當然,「Amuse三寶」也有幫助我這個傻瓜。^/^ 啊,容許我發夢:我看大里社長可以考慮安排「Amuse三寶」拍攝MV,一定會充滿驚喜。(唔唔)

    Anyway, 那天我到誠品看到幾米的雕塑也想起你。雕塑也做得挺好,有時間要去看看啊。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3/28 18:23 回覆

  • 河馬
  • can福山雅治dance?

    知道pika最近離家出走,O(∩_∩)O哈!,特別送上一套非常好笑、題為"can福山雅治dance"的video,希望親愛的pika笑爆嘴,然後開開心心返公司再fight過!如有時間和興致,也請發表意見,你認為masha能跳舞嗎?pls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http://video.aol.com/video-detail/can-dance/474992008
  • Dear 河馬,

    雖然也未跟你見面,但看到素未謀面的你為我打氣,我要向你說「謝謝」。

    我未看過這一段跳舞的片段,覺得董事先生好傻、好嚇人。哈哈。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拿著吉他、簡簡單單唱歌的福山雅治吧。^/^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3/28 18:24 回覆

  • SeeTee
  • 我都想走!

    Hi Pika

    羨慕啊...可以take a break...不過, 我早一陣子也break 咗一break. 但沒想到break時儲起的能量, 上新工不夠一個月便used up! 十分理解及認同你在blog中寫的office politics, 所有工作的最大難度皆在人際關係. People skills 本是我強項, 只是...攰...為何一定要花時間精力在無謂的猜忌上呢?

    說些開心的 – 我昨晚超開心 – 可以同玉木握手呀!!!!!! 他在唱完兩個鐘後換咗件 T-shirt 便好似去飲咁企咗係出口同每一個fans 握手say thank you! Imagine how tire he was and to be honest I don't think it is necessary but 他很懂customer mania 囉, 我們只有乖乖的奉上$$$ XDDD

    當我在盤算應以廣東話, 英文還是有限公司的日文來同他say hi 時, 神來之筆想起他拍Nodame時學過法文, 便同他講句Bonjour, 他有D surprise 但很快便回應一句Bonjour, 我再懶friend咁講多句ça va? 佢又答句 ça va! 我好開心呀! 顛咗! 玉木好白淨, 好nice, 好靚仔, 佢同我 Bonjour時矇起雙眼笑, 加埋個酒渦, 我完全被佢電暈晒啦!!!!! 雖然只得兩秒…

    Out of my expectation Tamaki San sang quite well on live, although I didn't realize he has sang an English song!!! XD But I guess his fans are 幸福的, 可以咁close 的接觸他, heard that there is a ‘date’ with his fans at Haiwaii this summer, 4 days, wow! Masha, perhaps its difficult …

    Cheers
    Seetee
  • Dear Sis!!!

    C'est la étonnement! incroyable! haha.

    Wow, you must be very thrilled to shake hand with Prince Chibi! haha. 有無電親啊?!have you been shocked by his electric wave? Let me know when we get to meet! I have no idea Tamaki can sing - and even an English song! Wow, seems like he's also from another planet?! ^.^

    I am feeling okay la. Life is been so busy at work, and with my family. I just came back after assisting my 堂妹妹(two of them) who has just opened a French cake shop in Tsim Sha Tsui, just two blocks away from our old home. As you already aware, the shop rental is so ridiculously expensive in Hong Kong, and I do not have the same courage as they do, so my brother (who is an industrial designer) provides his assistance on Branding and logo design, and I provide my assistance on the numbers and gimmick.

    Btw, can you imagine - after working in the office 11 hours, I helped them clean a pile of coffee cups and plates for two hours earlier tonight?! And I was wearing dark business suit and on high heels!!! ^/^ haha.

    Anyway, kind of late now. Gotta go to bed very soon.

    Adieu,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3/30 01:22 回覆

  • Shirley
  • Dear Pika,
    啊~~你來台北玩竟然沒找我?!我們可以一起去喝下午茶嘛!順便也讓我放鬆一下...因為我六月要transfer到杭州去,現在手上的工作超多,累死我了!!

    你說的情況讓我很有感觸!!我從大學畢業就在外資企業工作,目前已經待過三家!這三家跨國大企業 including HSBC都有這種帶著有色眼鏡的外籍高階主管,只不過他們瞧不起的對象不是大陸,都是台灣!!我曾有一任蘇格蘭籍貴族老闆(他家有古堡哦~)對台灣的企業文化非常無法認同,最後只好黯然離開台北,目前在多倫多如魚得水!

    我每次在壓力超大的時候,都會利用週末take a break~離開都市,去郊區走走,看看山,看看海,心情會比較開朗哦~也才能儲備上班時所需的戰力啊!

    Take Good Care~~
  • 親愛的,不要生氣唷~ 五月份我會再來台北,因為要做速遞員、為可愛的妹妹呈上福山幫主的月光寶盒。^/^ by the way, 你買到沒有?

    我呢,過去三個月可真的被人壓榨、當作扯線木偶。是說,為什麼香港和台灣的做事效率高、快而準,是因為我們做事認真、明白時間的重要性。如果對方因為沒有料子,而胡吹一番他/她的偉論,那真的不要浪費我寶貴的時間,特別是我忙於追劇的日子。你所指那一位的蘇格蘭前主管,確實與我那兩位澳洲同事有十分相似。慶幸他現在身在天寒地冷的多倫多(天啊~my town),而你們一定也樂於見到他的離開-是嗎?為你開心喔。我爸曾對我說:天下之大,要相信"山水有相逢"。做事無愧於心,他日再見時也可以留一線餘地。真的不錯。

    Anyway, 親愛的~你要到杭州工作啊?!:(  你的家人支持啊?我們下次見面時,一定要好好交流。

    You take good care too, my dear!!! xoxoxo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3/31 0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