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十四回

劇目名稱:お尋ね者龍馬  (中文譯名:逃犯龍馬)

Ryouma Ep.14 - Ryouma1.jpg  

圖上:擅自脫藩的坂本龍馬離開土佐後,轉輾間來到了江戶。由於龍馬被誤作為暗殺吉田東洋的疑犯,四處都有武士欲求將他輯拿歸案。 

 

經過了第一季《龍馬傳》共十三集的劇情,大家終於來到了第二季的首集播放。第二季的主題為Ryouma – The Adventurer (「龍馬-冒險家」)。

 

在第一季中,我們看過本是愛哭、鼻涕蟲、怕事的坂本龍馬,經過幾年在江戶的劍道學習、親眼目睹「黑船」的威力,以及一連串的切身事件後,由於不甘心留守在家鄉,為要尋找個人的使命,毅然出走土佐,與同志澤村惣以丞正式踏上「脫藩」之路。

 

來到第二季亦可說是坂本龍馬的黃金發展期。在未來的六集,我們將會看到龍馬如何結識到改變他一生的伯樂勝海麟太郎(亦稱為勝海舟)。透過勝海先生的薰陶、指導,以及先生結合了漢洋二學的智慧,坂本龍馬於個人政見和商業思想上立時茅塞頓開,將之前許多想不通的理念,將構想加工、轉化成嶄新的想法。

 

在第二季中,我們更見到坂本龍馬的寬宏胸襟及其外交手腕。儘管身邊出現不少政見不合的人物,但只要對方的料子能夠破舊立新、為當時的社會和經濟帶來正面的變化,坂本龍馬也不介意與對方合作,拋開以前的舊事,共同創造雙嬴的局面。這一點,即使來到現今社會也不容易做到。

 

還有,可能各位之前也注意到,不過就讓我藉此機會來一個正式的介紹。在《龍馬傳》的開場音樂片段,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坂本龍馬上身穿著傳統的武士服,但下身卻不是草鞋,而是外國人慣常穿著的皮鞋呢?在日本,坂本龍馬被視為「永遠走在時代的前面」的偉大人物。透過他前衛的衣著習慣,我們也可以略見一二。

 

一邊在撰寫時,一邊想到日本NHK電視台超過一年的策劃。既有一班出色的演員,又有一班經驗豐富的幕後精英,今年的《龍馬傳》絕對會是一齣非常精彩、悅目的大河劇。

 

***

 

以下是《龍馬傳》第十四回的摘要。

 

第十四回剛開始時,再一次帶觀眾回到1882年的橫濱。當時已經是日本首屈一指的郵便汽船三菱社長岩崎彌太郎,邀請高知縣土陽新聞社的記者坂崎紫瀾同赴集團的晚宴。歡懷暢飲的岩崎彌太郎,為一眾藝伎打著拍子,整個晚上上都充滿著彌太郎的歡呼聲。

 

席間,集團其中一位的主管突然焦急地向社長報告,指公司其中一項營運出現麻煩,懇請彌太郎能夠即時中止晚宴、尋求解決方法。豈料彌太郎面容忿怒,破口大罵對方不懂社交禮儀。再者,身為集團的主管理應先尋求解決的方法,再向社長匯報情形和作出分析。

 

每一項大小繁瑣細節都要社長操心,那你究竟在幹什麼?

 

在場聽在耳裡的人士,無不感到彌太郎的忿怒、沒有人敢開口說話,而該名主管也先行離開。

 

彌太郎沒有理會當時在場人士的反應,吩咐藝伎們繼續表演。坂崎紫瀾看在眼裡,正當他不知如何繼續發出提問時,彌太郎反之親自開口批評在他身邊中,沒有一個人有著特別的過人之處,更沒有一個人擁有坂本龍馬的勇氣和氣量。

 

***

 

1862年,土佐 高知城。

 

自安政大獄事件發生後(1858年),原本出任土佐藩主的山內容堂被迫隱居,更要將家督的位置讓給年幼無知的繼承者山內豐範。

 

與吉田東洋政見不合的柴田備後將對方被殺的消息傳至山內豐範時,作為當時土佐藩主的他立時顯得不知所措、害怕的表情充分顯示在緊張的面容上。與此同時,與柴田備後站在同一陣線的武士半平太,向年幼的藩主顯示忠心,向他作出承諾一定會堅固土佐藩的勢力。

 

山內豐範大喜,卻不知他早已被柴田備後和武士半平太視為扯線傀儡。

 

正當武士半平太離開山內藩主的御所時,身邊的人無不竊竊細語-「這個人豈不是有份謀殺吉田東洋的嫌疑犯?」,現在身高要職的武士半平太沒有理會周邊人的指摘,自信地提起步伐,繼續向前行。

 

原來當吉田東洋被暗算的同時,在伏見寺田屋充任站崗的守衛亦統統被殺害。此時,後藤象二郎與岩崎彌太郎收到老師被殺的消息後,立刻趕至現場。作為吉田東洋首席門生的後藤象二郎見到老師的屍體後,不禁哀痛悲絕,誓言要找出真兇,為老師報仇。由於有消息指坂本龍馬曾借宿於行兇者那須信吾的家中,因此後藤象二郎直指龍馬就是殺害老師吉田東洋的主腦,並吩咐岩崎彌太郎馬上出發,務必要找到坂本龍馬歸案。

 

岩崎彌太郎深知自小青梅竹馬的坂本龍馬絕不會是暗殺行動的主謀,可是鑑於當時的情況下,彌太郎也只好與家人道別後便匆匆上路,為求快別人一步找到龍馬,以免他招惹殺身之禍。

 

與此同時,經歷了黑船的來訪以及一連串的外交事件後,當時的德川幕府提出引進改革計劃。正當一眾幕僚議論紛紛之際,席中有一要員高呼要進行軍事改革,更有必要成立海軍來堅固日本沿岸地區的防衛線。

 

提出如此大膽的意見正是曾經到訪美國舊金山學習的勝海麟太郎(也被稱為勝海舟),他亦是坂本龍馬後來的啟蒙老師。

 

***

 

回說土佐當時的情形。由於薩摩藩藩主率兵前往京都,以行動為朝廷立威、反對德川幕府。當這個消息傳到了土佐時,有感於土佐藩的發展停滯不前,部份感到挫折的土佐勤王黨同志紛紛加入「脫藩」行列,前往京都參與薩摩藩當時的義舉。

 

此時,坂本龍馬和同志澤村惣以丞已經踏上「脫藩」之路,二人首先來到了長州。得知原是土佐勤王黨的成員之一的吉村虎太郎等人也陸續「脫藩」,並且出發前往京都參與薩摩藩的義舉後,龍馬卻反而決定與澤村先行分道揚鑣,獨自一人前往薩摩藩觀察形勢。

 

轉眼間,澤村惣以丞獨自一人來到大坂。適逢曾經與龍馬在江戶一起生活的溝渆廣之丞也被派至當地註守。一天,溝渆看到衣衫襤褸的澤村在茶坊喝茶,忍不住問他來自何地、為什麼過著浪人的生活。澤村咯咯大笑,更自豪地向溝渆廣之丞解釋他是反覆思想後得到覺悟,立時離開土佐,加入「脫藩」行列。聽過解釋後,溝渆不禁搖頭輕嘆,想不到竟然有人作出如此荒謬的行動。

 

聽到對方的回應後,澤村向溝渆廣之丞提及,他留在大坂城其實正等待同樣來自土佐的同志。但由於已有多天未有收到他的消息,不知對方究竟現時身在何方。溝渆廣之丞於是開口問澤村:

 

「那你的朋友的名字是?」

 

澤村回答:「啊,是龍馬。坂本龍馬。」

 

「吓?!什麼?龍馬?!坂本龍馬?」溝渆廣之丞震驚地反問。

 

只見澤村惣以丞以微笑回應對方。

 

***

 

因著政局的演變,武士半平太成功地促使土佐藩主山內豐範響率兵前往京都,同樣地向朝廷宣示效忠。在前往江戶的途中,武士半平太和弟子平井収二郎等人也來到了大坂。

 

一日,武士半平太與土佐勤王黨的幹部在書房密談下一個暗殺計劃-對方正是土佐藩主手下的一名要員,井上佐一郎。碰巧岡田以藏經過書房,在門外打聽老師和幹部的對話。豈知被平井収二郎發現,怒氣沖沖地指責以藏的偷聽舉止,並大聲吒罵他地位低微,未能有份參與議事。

 

被同門兄弟如此當眾責罵,以藏深感失望之餘,卻奈何苦無機會去証明自己的實力。

 

***

 

過了幾天,岩崎彌太郎終於來到大坂,焦急地尋找正被後藤象二郎和土佐藩主下令追輯的坂本龍馬。正與同行者搜索消息時,彌太郎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當此人回頭時,

 

「龍馬!龍馬!」彌太郎禁不住大叫。

「喂~彌太郎~」龍馬依舊帶著笑容回應老朋友。

 

彌太郎口若懸河地向龍馬發出一連串的提問,更告知吉田東洋被暗殺的消息。可是此時的龍馬卻彷彿聽不進耳,反而專心地享用冷麵和燒酒(還要大聲說:「好吃!」)。

 

看見摯友龍馬竟然沒有將他的一句話放在心裡,彌太郎忍不住向他發脾氣,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啊?」 

 

被彌太郎騷擾他正在享用冷麵龍馬終於作出回應:

 

(意譯如下)

 

「我當然知道啊,但我絕對沒有參與暗殺計畫 我不可以容許自己繼續留守在土佐了。土佐一日沒法突破現況,當地的政務一日都依然混亂、對我和所有人都沒有好處。只有『脫藩』,闖出去才可以找到突破的機會。」 

 

彌太郎雙眼凝視龍馬,不禁被他的一番話而感動。原來他一直認識的坂本龍馬,他的思想早已再誇前一步。龍馬所看的事物不只停留於「現時階段」,而是「迎向未來」啊。

 

說時快、那時慢,先前與彌太郎同行的友人發坂本龍馬正在眼前,於是三人一同上前,拔出武士刀向龍馬宣戰。在旁的彌太郎囑咐龍馬趕緊離開現場,只聽見龍馬回應他本人做事光明磊落,也沒有做出一件沒見光的事。

 

三人冷嘲熱諷現時的龍馬只不過是一名浪人制服他 是一件輕易而舉的事。

 

三人還來不及拔刀,只見龍馬快捷地以兩下劍法,已經將對方三人的褲帶除掉。在旁的人士無不為龍馬拍手歡呼,只見三人尷尬地落荒而逃。

 

整件事看在眼裡的彌太郎,愧疚自己之前竟然如此單看龍馬的表面,並沒有察覺好友內在的勇氣和遠見。彌太郎再一次被龍馬個人的魅力吸引,明白到他自己於思想和個人氣量上與龍馬仍有一段距離。

 

*** 

 

與彌太郎見面後,坂本龍馬收到情報,武士半平太和勤王黨的幹部也來到大坂,於是,龍馬起身前往當時位於大坂城的土佐藩住吉陣屋拜訪半平太。

 

鏡頭一轉,身高要職的武士半平太穿著整潔的武士服再一次與龍馬見面。見到衣著寒酸的龍馬,半平太語重心長慰問龍馬的脫藩生活。儘管當時的生活不見得富裕,但天生樂觀的龍馬卻自覺稱心愉快,難得有思想相近的同志與他一起踏上脫藩之路,確實難能可貴。

 

聽到龍馬的回應,武士半平太只能一笑置之。龍馬開口提問對方升上官階後,有什麼計劃。

 

愛權的半平太不加思索地直接回應龍馬,若吉田東洋依然在世,他便沒辦法坐在現在的位置。換言之,將政敵吉田東洋剷除只不過是他的政治棋盤上的第一步,為了「勤王黨」、為了自己,他已經籌算著下一個的計劃。 

 

龍馬聽後不語,彷彿從半平太的語氣中已經捉摸到對方的想法。 

 

當龍馬離開後,深夜時分,武士半平太見到弟子岡田以藏一個人在走廊喝酒、喃喃自語。半平太於是提步上前,站在以藏眼前。見到老師,原本對自己忿忿不平的以藏,立時放下酒杯,向老師謝罪。 

 

武士半平太眼見時機成熟,於是開口對以藏說: 

 

(意譯如下) 

 

「以藏,老師聽到你的心底話了… 但是,以藏你還年輕,老師不忍委派差事給你,是因為害怕你會有危險。」半平太為了打量岡田以藏而拋下借口。 

 

以藏聽到老師如此說,立即作出回應,為自己辯護: 

 

「老師,若不是你和夫人早年收我入室,以藏依然過著野狗的生活。我已經作好準備了!請老師給我機會,向你報恩!以藏一定忠心行事!」 

 

背著岡田以藏,武士半平太望著園外景色,說: 

 

「你真的不怕危險,願意為我做事嗎?」 

 

「以藏願意!」岡田以藏鏗鏘地回答。 

 

武士半平太依舊不動,背向以藏,續問對方: 

 

那你願意為我去殺人嗎? 

 

岡田以藏不能想像,一向被他視為恩人的老師竟然要求他去殺人。以藏立時不懂回應,雙眼驚慌地環視四周。 

 

武士半平太見岡田以藏憻驚得不懂回答,於是捉緊弟子的雙肩,說: 

 

「以藏,你不是一直在尋求機會去証明自己嗎?你為什麼害怕?我差派你去作我的刺客,就表示出我對你的劍術充滿信心。你一定能夠勝任,將差事完成啊!」 

 

聽到老師激動的回應,以藏為了証明自己的實力、為了証明對老師的忠心,雙目注視老師,憻驚地接下差事。 

 

*** 

 

深夜。心情緊張的岡田以藏匿藏於市集一角,等候要暗殺的目標出現。據日本歷史文獻記載,暗算目標正是武士半平太的政敵,井上佐一郎。 

 

目標終於從居酒屋正門出現。完全不為自己下判斷,岡田以藏提著武士刀,走上前衝向對方。只見井上佐一郎意識到有埋伏,慌亂地將身旁的竹籬拋向以藏,務求逃離現場。不甘被同門師兄看低、但求証明自己,以藏趕緊地追上暗殺目標,拿出一條麻繩,慌張地從後捉住井上佐一郎,以麻繩緊緊地束著對方的頸項。不消一回,井上佐一郎已經沒有氣色對抗,岡田以藏才意識到他殺了人,膽戰心驚地從井上身上取出腰帶,証明他成功地完成武士半平太的差事。 

 

回到公館,平井収二郎等人意氣風發地慶祝。只見武士半平太深沉地向跪在門外的岡田以藏露出微笑的答謝。 

 

到了翌日,因又有一名官員被人暗殺,大坂城市集議論紛紛。途經現場的坂本龍馬看到屍體後,心知幕後主使人是誰,回頭無奈地離開。 

 

*** 

 

後記:

 

之前在第十回中,看到平井加尾無奈地接下武士半平太的差事,已經為加尾這個人物產生憐憫。來到了這一回,見到武士半平太再一次利用心腹去承受他的政治計劃時,我更加為到岡田以藏這個歷史人物而感到悲哀。作為以藏朋友之一的坂本龍馬相信也有同一樣的感受。

 

去至《龍馬傳》的末段,岡田以藏將會與武士半平太兩敗俱傷,更會是悲劇收場。大家要準備面紙巾啦。 

 

是說《龍馬傳》找來了佐藤健出演岡田以藏這個角色,我個人覺得蠻適合的。小健本人不拘小節的性格除了能夠為角色加分之外,無論在年紀和外型上都很配合當時同輩的岡田以藏。大家不妨留意。 

 

此外,心水清的朋友也許注意到小女子在本篇文章用上了大坂」,而不是現今普遍的「大阪」^/^ 為什麼呢?之前看到日本電視劇《武士高校》,摘自其中一幕,來自1615年的武士「望月小太郎」不屑現代的後人竟然在書簿上用了「大阪」,於是提筆改用了古字大坂」(原題為「大阪夏之陣」)。

 

不知何解,看到這一幕後,一直巡迴在我的腦海之中、久久未能消失。

 

個半月前的農曆新年假期,趁著有空檔時間,於是上網搜查為何武士「望月小太郎」作出如此舉動。原來前因後果簡接地與坂本龍馬有關。 

 

時值坂本龍馬死後的明治維新初期。當時,日本朝廷的倒幕派與德川派的鬥爭漸趨白熱化。在1868年,明治天皇頒宣布廢除幕府,並強迫當時的德川慶喜將軍下台,將政權交還、組織新政府。德川慶喜為了抵抗命令,決定由大坂聯同薩摩藩和長州藩成員,在京都對抗新政府並展開激烈戰鬥。在新式軍隊與精良的武器協助下,新政府只經過三天的交戰,取得重大勝利並乘勝追擊,派遣軍隊攻打德川幕府的中心據點(即江戶)。之後,當時新政府覺得「坂」字可拆為「士反」,即合有「武士造反」之意。於是在1870年,決定將大坂」更名為「大阪」。

 

各位朋友在觀賞《龍馬傳》之餘,不妨留意劇集中出現「大坂」的題字,是用上了「坂」字啊。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冷知識的分享。

 

謝謝大家的繼續支持,下星期再回。 

 

1: 得悉老師吉田東洋被暗殺後,入室得子後藤象二郎顯得哀慟,定意要找出真兇,為老師報仇。

Ryouma Ep.14 - 後藤象二郎.jpg  

2: 坂本龍馬一同「脫藩」的澤村惣以丞,由男演員要潤出演。

Ryouma Ep.14 - 脫藩.jpg  

3: 曾與龍馬一同前往江戶學習的溝渆廣之丞,從澤村惣以丞的口中得悉龍馬加入了「脫藩」行列,不禁驚訝對方作出如此大膽的決定。

Ryouma Ep.14 - 澤村和溝渆廣之丞.jpg  

4: 單純的岡田以藏為了証明自己的實力,願意接受老師武士半平太所差派的任務。豈料對方卻安排他出任暗殺計劃,以藏大愕。

Ryouma Ep.14 - 岡田以藏.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rin
  • Dear Pika

    本集的龍馬雖然頭髮與穿著邋遢,但是講話的眼神認真,發出的光芒真是閃~~~,反而覺得這樣看起來比較帥....,真是越來越精彩了,真是期待後續發展……..
  • Dear erin,

    哈哈,你和其他香港女粉絲一樣,覺得男人邋遢的好。^/^ 看過網上某些留言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一個月前在大陸發掘的"犀利哥"如此得人歡心啊。

    不過,在此向erin提示:當龍馬再一次回到江戶後,他便回覆以前的樣子囉。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4/05 21:32 回覆

  • 左手釘書機
  • 這一集終於演到"脫藩"了,基本上脫藩的行為等同於判國,這在江戶時期若是被藩主所派出的人馬所擎獲的話,下場通常是悽慘的。不過在那個時空背景之下,卻也有愈來愈多為了理想而脫藩的人,不過龍馬還算是比較早的,因此那個勇氣實在是非凡。
    由於我還會去找其他文獻來佐證龍馬傳這部影集的故事,像第14集中所演的,龍馬的家人是主動地把家傳寶刀–"陸奧守吉行"交給龍馬護身。但也有另一種普遍的說法,是龍馬的二姐偷偷地把它交給龍馬,不過她最後為了謝罪,也因而自殺。究竟哪邊是對的,倒還不影響整個劇情的走向,只不過在這裡提出來讓大家參考一下。
    但不管如何,龍馬走在時代的尖端是不可否認的,因此也有人用這句話來形容龍馬:「當別人還在玩日本刀的時候,他手裡拿的是手槍;當別人手裡拿槍的時候,他從懷裡掏出了萬國公法」,這就是~阪本龍馬。
  • 謝謝你的留言, 希望以後能夠看到你的來訪和留言,大家一起努力; 彼此分享龍馬傳的心得啊!

    Pikamaymae 於 2010/04/05 23:29 回覆

  • 左手釘書機
  • 他認為槍只能殺人,對治國並沒有太大的用處,所以唯有運用"法"的力量,才能達到他心目中的理想國度。
  • Dear 左手釘書機,

    看來,你對歷史也有研究啊!^/^ 

    你所提及的事跡在大多的日本歷史文獻也有記載。我個人覺得最難得的是福田靖先生和他的小組所撰寫的劇本,加上出色的剪接,能夠將當時複雜的社會演變,可以深入淺出地表示。

    相信你在留言中提到的"日本刀-手槍-萬國公法"也會出現在後期的龍馬傳,不妨拭目以待。^/^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4/05 23:29 回覆

  • erin
  • Dear Pika

    我想您是誤會啦...我並不是覺得邋遢好...,只是福山在龍馬傳裡頭,總感覺前十三集中是扮演著嘻嘻哈哈的龍馬,在第十四集中,他那認真回答彌太郎的表情跟眼神,剎那間讓我看得太入迷了(還會一邊傻笑),原來邋遢的福山也這麼的帥 ^O^
  • Okay, 明白啦!

    我未有留意你所指的一幕,不過,我也同意比較喜歡"長大"後的龍馬,比較有肉食男應有的氣慨。^/^

    erin啊,小心過度進補啊~ :p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4/07 23:44 回覆

  • taka
  • 對於逃犯是不會加上尊敬語"お"的..

    我也是福山的粉絲,很感謝您的詳細解說,看的真是過癮,就像看小說一般,還加上註解,真是有心啊!!如題有關本集的中文譯名"逃犯龍馬",由於”お”在日文中漢字是寫作【御】,是敬語冠詞,因此中文譯名可能還需要推敲一下. 謝謝.
  • Dear taka,

    謝謝你的提點啊。^/^ 當初參看其他翻譯時,我和一位懂得日文書寫的朋友也猜想為什麼福田靖會用上了"お"這個字。根據字面表面直接翻譯,確實可以是解為「逃犯龍馬」。但我想,用上了敬語詞,會不會是對坂本龍馬這個真實的歷史人物作出一個尊重吧?!我們也不知道耶。*.*

    如果taka有什麼好提議,不妨提供,彼此學習。先向你說聲:多多指教喔 ^.^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4/28 0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