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十八回

劇目名稱:海軍を作ろう!  (中文譯名:海軍建立)

 

Ryouma Ep.18 - 龍馬.jpg  

圖上:站在艦船板上的坂本龍馬對於未來充滿興奮、期待。

 

有一個老生常談的做人/辦公室道理,聽起來感到毛骨悚然,但卻非常真實:

 

平時與你沒幾句話的人,如果他/她有一天突然態度變得友善兼主動與你商量重要大事-要小心提防對方的甜言蜜語。因為-難聽一點-這個隨時是一個「糖衣陷阱」。

 

中國人有一句話:「山水有相逢」。儘管對方是如何令人討厭,但切記-總要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若不是當初武士半平太不理後果、將吉田東洋殺害,對方的主管也不會如此有耐性等待時機成熟才來一招引君入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來處置武士半平太

 

昔日武士半平太既然奪去了山內容堂的助手吉田東洋的一條性命,

同樣地,

山內容堂也能夠做出一模一樣的舉動。

 

***

 

以下是《龍馬傳》第十八回的摘要。

 

時值1863年,坂本龍馬與同樣是來自土佐的近藤長次郎終於踏上船,與老師勝麟太郎一同前往海軍學校,準備接受訓練。

 

當兩位門生到達大坂專稱寺 勝塾時,二人不禁對於學校一切的教學活動、體能訓練流露出興奮之情。

 

正當勝塾塾頭佐藤與之助(即現時一舨稱為「教頭」)為其他學員進行訓練時,見到兩個陌生面孔便上前問他們來海軍學校的目的。

 

坂本龍馬和近藤長次郎一臉正經回答對方,他們正是勝麟太郎老師派來的學生。豈知佐藤與之助的即時回應:

 

「你們不是已經承諾老師找學生嗎?」

 

啊,兩位新來的學生猶如一言驚醒夢中人,立即起身出外找志願者。

 

兩個大男人在街頭四處盤算。平時口若懸河的龍馬竟然怕事站在一角,只會不斷地打量四周環境。長次郎於是一鼓作氣,建議龍馬隨便找一些體型高大的男生交差。於是,龍馬與長次郎不關對方是小販、抑或是路人,還是街頭講故事的,只要對方是男士、身型健碩,二話不說便拉著對方衣角,邀請他加入海軍學校。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順利。

 

正在發愁、不知如何是好時,長次郎從遠處見到一位高大健壯的男人向街道上的婦人乞食。

 

眼見大塊兒是大好人選,龍馬和長次郎馬上走上前向他提出請求。

 

當對方回頭一看時,

 

「啊~ 惣以丞?!」坂本龍馬驚訝不已。

 

澤村惣以丞就是昔日與龍馬一同決定脫藩的同志。當初龍馬和澤村在大坂分道揚鑣之後(見第十四回)便一直沒有對方的消息。原來澤村依舊留在大坂城,但早已脫藩的他卻落得沒有容身之處。能夠與澤村重逢,龍馬大喜並安排他吃飯。

 

就在澤村狼吞虎嚥時,龍馬開口問對方有沒有興趣加入海軍學校接受訓練。

 

豈知澤村整個人站起來,提著武士刀,心情激動指摘龍馬違背了國家、不能將日本交在外國人手上。在旁的途人見到高大的澤村提起武士刀,立時四散。

 

看到好朋友反應竟然如此激烈,龍馬的即時反問:

 

「你覺得手上的武士刀能夠抵抗巨大的艦船嗎?」

 

為什麼不能?未見過艦船的澤村不忿。

 

「如果日本只單憑你手上的武士刀來保維家園,始終有一天外國人會以砲彈還擊,我們的國家便不保了。」龍馬語重心長地向澤村解釋。

 

聽在耳裡的澤村似懂非懂,於是便跟隨長次郎回到海軍學校。

 

當澤村見到學校環境後,兼有機會看圖識字、認識數學時,以前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他流露出笑顏,在長次郎的協助下,澤村興致勃勃地投入海軍學校的生活。

 

不過,一直視課本和正規教學不感興趣的龍馬卻感到不是味兒;反而開始對學校要求的紀律生活厭倦,暗地裡盤算如何逃課,離開課室。

 

***

 

不滿當時德川家茂將軍開國政策的日皇孝明天皇,由於政見思想與他背道而馳,因此在1863年三月向家茂施壓,強加實行「攘夷」方針,並主張以武力驅逐外國商船。坐在孝明天皇旁邊的攘夷派公家三条實美不禁沾沾自喜,而一向主張攘夷的武士半平太也因此受到天皇留意而顯得神采飛揚,內心充滿激動。

 

就在此時,武士半平太受命前往拜訪山本容堂,目的希望他能夠放下「公武合體運動」。

 

山內容堂提出聯合天皇朝廷(公家派)和德川幕府(武家派),共同改造幕府權力。山內第一步便是與當時的大藩主聯盟,集結力量助長德川幕府的權威,繼而架空日本天皇的實權,再進一步壓制當時的尊皇攘夷運動。在當時而言,山本的政論深獲德川幕府和部分大藩主的支持。

 

早年前,被武士半平太存心積累暗殺的吉田東洋正是山內容堂的得力助手。在上一回,山內亦向勝麟太郎哭訴他依然懷念舊人,對於吉田的離世深表痛心。

 

一向與山內容堂政見不合的武士半平太,身穿上等衣服向本是土佐藩上的山內見面。

 

事過境遷,眼前的武士半平太現在是三条公家身邊的大紅人,儘管山內容堂的心結仍未解開,但外表依然強裝沒事,對這位貴賓表現客氣。

 

談起政策立場的不同,武士半平太銳意向身為土佐藩主的山內容堂要求拋下「公武合體論」。但聰明的山內並沒有進一步與半平太深入探討,反之輕描淡寫借用坂本龍馬轉而話題,並刻意道明對方已獲得他的原諒,並不再追究擅自「脫藩」一事。

 

眼見武士半平太錯愕,山內容堂續說他本人也不記舊過,表示會考慮攘夷派的建議。

 

不能相信的武士半平太大喜,興奮地向門生平井収二郎和岡田以藏等人分享消息,並深信攘夷運動逐漸邁向成功。

 

***

 

知悉進海軍學校的大部分學生一心只想出戰才加入,與勝老師所提倡的原意背道而馳,坂本龍馬當時和友人近藤長次郎留宿在大和屋,不斷思想這件事宜。

 

說時快、那時慢,突然有客人來訪要求見龍馬。原來是來自土佐的友人望月龜彌太、高松太郎(他亦是龍馬長姊的兒子)以及千屋寅之助。原來他們三人前來大坂的目的是要加入海軍學校。

 

***

 

回到藩邸,武士半平太與平井収二郎談論下一步反外國人計劃。自從上次見面勝麟太郎不給老師留情面後,站在旁邊的岡田以藏一直希望能夠為老師報復,以表忠心。心情大喜的武士半平太只略略吩咐以藏隨心所欲。

 

心情複雜的以藏提著刀,一步一步前往勝麟太郎借宿的地方。當店小二引領以藏去至書房門前,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

 

抬頭一看-啊,竟然是坂本龍馬也在書房內。慌亂的岡田以藏只能一直垂下頭,而右手握著武士刀。

 

好奇的龍馬見眼前人很面善,於是懦慢地伏在地上爬行走至以藏旁邊。當他打量對方時,

 

「啊!!!以藏你想幹什麼?!坂本龍馬驚惶失叫!

 

(哈哈,福山雅治的表情好攪笑喔!)

 

以藏此時被龍馬的尖叫弄得不知所措,想離開現場也走不開。

 

傻氣的坂本龍馬一邊背向牆角,一邊喃喃不停自語:「以藏啊,以藏,你究竟想幹什麼?!」

 

豈知,勝麟太郎再一次面無懼色走近以藏旁邊,並且取出地球儀準備向這位年青人解釋何謂「航海」。深怕以藏會對老師不利的龍馬輕輕扯著老師的衣角,本能地說:「老師啊~ 老師啊~」

 

當勝老師向以藏指出世界之大以及日本國所在何地時,從來沒接受正規教育的以藏充滿驚訝。看著地球儀不停轉動的以藏,猶如小朋友不斷連聲叫好。

 

隨後勝老師邀請以藏與龍馬一同用膳。

 

席間,老師問起龍馬對海軍學校的生活時,原本嬉皮笑臉的龍馬收起笑容,扁著嘴巴,(假)正經地向老師說:

 

「我發現大部份學生加入海軍的目的是與外國人開戰,與老師所提倡的原意剛好相反。」

 

勝海老師喝著小口啖酒,不慍不火地向龍馬說:

 

(意譯如下)

 

「海軍學校裡有幾項它獨有優點:

第一,學校內再沒有『藩』和『藩』的區分。

第二,我們也沒有上下之分;

第三,要抵禦外國入侵先要學習西方的科技。

龍馬,當這一班有朝一天明白到西方國家的優點,以及這所學校所要提倡的原意,他們終會理解原來出戰並不是當然的。到了那一天,這班學生便會明白他們不再只是身為一藩之士,而是『我們是日本人』了。

年青人的頭腦都是靈活的。我之所以將這個任務交給你,是因為我知道你一定可以作為協調角色,令這班學生可以實踐建校的宗旨。

 

龍馬聽過老師的一番話後深受激勵,馬上動身向老師請別,回到海軍學校。臨走前輕拍以藏肩膀,對他說:

 

「你代我好好照顧老師啊~」

 

以藏不禁流露出驚訝的表情。但勝麟太郎老師依然泰然自若,從來不怕以藏會對他不利。

 

***

 

一天,武士半平太的門生平井収二郎(他亦即是土佐勤王黨的第二號人物)朝見三条公家,並接過「尊王攘夷」的意旨。隨後幾十位土佐勤王黨成員集結,宣誓成立「天殊組」,名正言順打著「攘夷」旗幟,為日本天皇作為先鋒部隊,誓將外國人趕出日本。

 

由於武士半平太與門生等人並沒有脫藩,基本上他們理應要順從當時土佐藩主(即山內容堂)的命令,才能進行任何與政治有關的活動。當武士半平太回到邸府卻不見一眾門生,突然間,他終於明白山內容堂的本意。深怕門生操之過急進行過激行動,因而被山內容堂有機可乘將一眾人等陷於不義,武士半平太邊走邊叫著収二郎、以藏的名字。

 

最後鏡頭一轉,

 

受到龍馬的委託,岡田以藏擔任起勝海麟太郎的護身保鑣;

坂本龍馬回到學堂,認真、愉快地投入學堂生活;

平井収二郎與一眾同志銳意擴張攘夷活動;

武士半平太卻在空洞洞的書室中,獨自一人望著掛上了「土佐勤王黨」旗幟,顯得一臉茫然。

 

***


後記:

 

當我看完《龍馬傳》第十八回時,不禁對福田靖所撰寫的劇本連聲叫好。

 

在真實歷史中,究竟武士半平太有否真的與山內容堂見面談及和解,我真的不知道。但福田靖聰明地以現代人常見的人事鬥爭場面,來描寫山內和武士半平太兩者之間的爭拗,讓觀眾更容易明白「政治遊戲」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在輕鬆的地方,福田靖亦透過福山雅治和武田鉄矢前輩真情流露的演出,以可笑的對白來媛和緊張的氣氛。當岡田以藏(佐藤健飾)一心一意打算暗殺勝海麟太郎時,坂本龍馬發覺來者竟然是好友而顯得驚惶失措(福山還帶點當年周星馳瘋狂喜劇的小動作,哈哈)。理應這一節充滿著不安的情緒,卻被福山雅治和武田鉄矢以四兩撥千金的喜劇演出方法而重新改寫。看完這一小節後,才發現原來我是以傻笑看完~ 我在想:當初福田靖撰寫劇本時,有沒有預計到這兩位演員所產生的火花竟然充滿著一個又一個喜劇的效果呢?!

 

我又想:究竟當他們兩位在正式錄影時,有沒有提出點子修改對白啊?雖然在日本這種方法不大可行,但且看他們的交流,我不禁懷疑這個可行性有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該怎樣說呢?《龍馬傳》第十八回是充滿著有趣兼富有人生處事道理的一集。

 

1: 坂專稱寺 勝塾的海軍學校。

Ryouma Ep.18 - 海軍學校.jpg  

 

2: 原本打算暗殺勝麟太郎的岡田以藏,經過與老師相處後卻變成他的保鑣。

Ryouma Ep.18 - 勝海麟太郎、岡田以藏.jpg  

 

3: 當時的航海坐標定航儀。

Ryouma Ep.18 - Navigation.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河馬
  • 謝謝你的精彩摘錄啊。還未看到第十八回的字幕版,但看你的介紹已經心急死了。我把第十六回中勝海老師與龍馬初會的那一段看了足足5次,因為太精彩了。我也覺得武田鐵矢與福山雅治的對手戲很精彩過癮。
  • 哈哈,看了五次?!嘩,好厲害!

    我非常喜歡福山和武田前輩的對手戲喔~可說是繼兒玉清後另一位特別與福山投緣的前輩。且看他們兩位頭腦轉數快、唸對白的流暢,相信他們私下也經常聯誼、增進默契。

    這一回最令我會心微笑的一段是福山假正經對老師申訴學校的苦悶生活。Masha扁著嘴巴啊~ so cute! ^/^

    Pikamaymae 於 2010/05/07 00:18 回覆

  • Kurumi
  • Dear Pika,
    好久沒來此留言了(我還是有默默的觀看著Pika的龍馬傳系列文章啦 笑)
    其實日本應該也是可以由演員去做即興發揮的。我是從以往看一些日劇小道消息有看到過類似的情況。
    我也好喜歡武田老師跟福山龍馬的對手戲啊~ 每一次都如此精彩!
  • Dear Kurumi,

    你好啊!有沒有收到我給你的email喔?!^/^ 超期待啊~

    就是喔,Pika也好喜歡福山和武田前輩的對手戲-超棒!每一次都有出人意料之外的喜劇效果,這一回福山好像做回自己充滿孩子氣,好爽啊。

    在之後幾回,你也要留意大泉洋的演出啊。在真實歷史中,長次郎是龍馬身邊另一位得力助手呢。^/^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5/07 00:23 回覆

  • Kurumi
  • Dear Pika,
    我有順利收到信喔!我也是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___^
    感謝Pika的熱情邀約~

    接下來一定會認真追看龍馬跟長次郎的! :D
  • Dear Kurumi,

    回信晚了,真的不好意思~因為我要埋頭苦幹,努力地完成福山最新發行的演唱會精華。但花了足足兩個晚上,還是只能完成第一部曲。
    Anyway, 那在五月二十二號晚上約定你啦。剛剛以電郵通知你見面時間和地點。^/^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5/09 22:57 回覆

  • 嗨~~哩賀
  • 今天緯來才剛播完第十八回

    因為之前就有看過 你十八回這篇的文章

    所以很期待看到 龍馬看到以藏時 你文章所寫的那般反應

    疑 可是 好似 你所寫的文章內容 有部份跟電視播的不太一樣耶
    並沒有看到如你寫的 龍馬拉著勝老師的衣角 怕以藏殺他.
    也沒看到 龍馬在牆角喃喃自語啊

    你是否還有加上龍馬傳書本上的內容啊!
  • Hello 哩賀,

    我沒有將第十八回錄下,但印象中龍馬有縮在一角喃喃自語,又害怕老師所說的措詞會引來以藏不滿。
    據說,龍馬傳的小說內描述比較細膩,但我沒有買下參閱。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0 0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