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標開場字幕.jpg

 

是福山雅治的感性觸動了我。

 

二十年,一段好長、好長的時間。二十年前的三月二十一日,是他第一張單曲唱片發行當日,事務所卻沒有為他安排任何宣傳活動。

 

他曾經失望,也曾經在新宿的 Live House 出任電台廣播DJ(但聽眾人數是「零」),以及參與戲份不多的電視劇演出。

 

浮浮沉沉了好幾年,但他依然沒有忘記他的本業;堅持創作,做自己喜愛的音樂。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終於抓住了機會,也越來越多人認識福山雅治這個人。

 

人也越來越紅了。

 

但他很清楚明白-除了本身的努力、認真和實踐以外,他也要先學會享受,才能感染團隊與他一起實現夢想。

 

福山雅治很享受他的工作(啊,這個呢~真令人又羨慕又妒忌)。

能夠支持他二十年來在音樂事業上不斷創新,最重要的是他出發自內心的一股力量能夠牽引著他不斷向前走,而這股力量就是 "passion"

不錯,就是 "passion"-沒有這一團激情,就沒法學會享受。

 

2009年進行的《Fukuyama Masaharu 20th Anniversary We're Bros Tour 2009道標》巡迴演唱,福山雅治要的不單只是一個出道二十週年紀念活動。

 

透過他追求完美的精密籌備和嚴謹的綵排,他更希望藉著這一項大項目,向每一位入場支持者分享他對音樂的激情。

 

因為就是「音樂」這神奇的東西才造就了今日的福山雅治。

 

***

 

Fukuyama Masaharu 20th Anniversary We're Bros Tour 2009道標》巡迴演唱會

紀錄於200975日,琦玉。

 

Phase 0 – 宣召:《群青 ~ ultramarine ~

 

好愛這一節。足足在一晚之內翻看了三次。

 

演唱會正式開始時,樂隊先以愛爾蘭風笛吹奏長達兩分鐘的宣召音樂,目的是透過風笛獨有的高音階去凝造一股令人振奮的激動,從而牽引著觀眾的情緒,隨著風笛的拍子而拍掌起舞。當風笛一步一步地將音階提高,"We are Bros" 的音樂團隊成員也隨之出場。

 

當電子吉他手和小鼓樂手隨著節拍加入愛爾蘭風笛的主幹旋律後,全場的鐳射燈光將焦點集中在舞台樓梯的入口-全場起哄-啊,主角出場了。

 

福山雅治站在舞台中間。愛爾蘭風笛立時前奏停止,換來由小鼓樂手打著士兵進場的步操音樂帶領著全場氣氛,銅管樂隊隨後(brass band)加入,並奏起了《群青 ~ ultramarine ~》的前奏,福山雅治引吭高歌,一字一句感性地唱出這首宣召和平之歌。

 

我以Phase 0來界定《群青 ~ ultramarine ~》,該什麼說呢-看著之後的演唱會整個流程,令我想到福山先生在正式掀起這個演唱會派對前,刻意將這一節獻給遠方的羅馬尼亞朋友們並送上祝福,而在另一方面,隨著《群青 ~ ultramarine ~》歌詞所講述的故事,向支持者宣揚世界大同這個理念。

 

去至歌曲末段時,福山先生加入了向日葵花 (Sunflower) 的影像。好愛這一節的影像效果。為什麼用上了向日葵呢?這向往光明之花,因其花朵常朝著太陽,給人帶來美好的希望。在演唱會場館四周灑遍了一個又一個向日葵花海,隨後配上了羅馬尼亞遺孤和朋友們的生活照片,他們的笑顏就好像萬朵向日葵的笑臉展現在眼前,讓你感受到一陣陣的溫暖原來就是如此貼近。

 

福山雅治沒有忘記這一班身在物資貧乏的羅馬尼亞朋友們。透過歌聲和影像,彷彿想傳遞一個重要的信息: "We are with you, friends of Romania".

 

還有,

 

「群青(英文:ultramarine是這個世界上其中一種最古老的藍色顏料,色澤非常鮮明兼帶有獨一無二的紅光藍色。

 

福山雅治的《群青 ~ ultramarine ~》屬於反戰歌曲,也為當年World Business Satellite這個節目而創作。那個時候的福山有感一班生活在國家時常發生戰亂的朋友,因著愛的緣故保護家人和守護家園,為到他們的堅持和勇氣而發出欽佩。另一方面,福山先生也為到原是美麗的大自然逐漸被人類的戰爭和科學文明摧殘而發出感慨。

 

歌曲中記載了這一句:

 

「伝えられた海の碧さがある」(中文翻譯:「既知道傳說中大海的碧藍」),

 

據說,當初世界創立之時,所指碧藍的大海正就是「群青」這種鮮明的顏色。那究竟「群青」是怎麼樣?現在你翻開《道標》巡迴演唱會DVD的歌詞簿,打開右邊第一頁,一層又一層的鮮明藍海打落在福山雅治的身上,這藍海顏色就是「群青」。

 

將《群青 ~ ultramarine ~》套用在演唱會開場,再加上用上了「群青」放在歌詞首頁,福山先生所宣揚的信息顯而易見吧。

 

***

 

Phase 1: Party begins!

歌曲出場序:《On and on》,Hello&それがすべてさ

 

宣召過後,演唱會派對正式拉起序幕!

 

派對開始時,先以三首節奏明快的快歌帶動全場觀眾,包括:《On and on》,Hello,以及それがすべてさ

 

在小倉博和以及George Kamata的吉他二重奏下,提上了吉他的福山雅治加入並勾出了《On and on》的主音旋律。

 

平時我沒有太留意《On and on》這首曲子的,但因著在這次《道標》演唱會上的吉他編排,我卻對它有另一番的領受。小倉和福山這兩位樂手果真是老拍檔。基本上當他們兩位同台演出時,福山不用與小倉有眼神交流,去至某一個音階時,他們兩位便能夠心神意會地為對方互相補足,這就是樂手與樂手之間的默契,也正正道出為什麼福山雅治一再堅持綵排的重要。

 

加重了電子吉他和大鼓敲擊音效,重新編排立的《On and on》將之前嚴肅的宣召,在剎那間將演唱會氣氛改寫,轉化成派對開場音樂。這一個改變來得真妙。只因《On and on》原本是福山先生一首初道時的作品(首次出場是為19946月)。在這個標示著出道二十週年紀念演唱會中,將一首舊曲子重新編曲更以它來掀起序幕,相信當時入場觀眾也有點意想不到吧。福山先生的細膩心思再一次在此表演無遺。

 

至於放入Helloそれがすべてさ在這一節中,主要是延續《On and on》所帶來的興奮,繼續以廣為人知的歌曲帶動全場觀眾拍掌起舞。看著福山雅治在獻唱それがすべてさ時邊走邊唱的雀躍,我不禁在想:「Masha好喜歡這首曲子吧?!」畢竟舉行演唱會當日為夏天,用上了這首廣告歌-還不要忘記當年的福山在廣告中提著吉他,看著穿著比堅尼女郎彈奏時的樣子-也算得上是適合吧~ ^/^

 

***

 

Phase 2 –抒情曲篇

歌曲出場序:《It's only love&Milk tea

 

經過三首節奏明快的歌曲,為了平復觀眾的高漲情緒,和更重要的是給自己一個「回氣」機會,福山雅治和團隊來到這個環節便安排了兩首抒情歌曲。

 

但我覺得這一節的主角並不是福山雅治,而是音樂團隊的隊長井上鑑老師和他的手風琴。

 

現代手風琴有鍵盤式手風琴(亦稱為鋼琴式手風琴)和鍵鈕式手風琴(另稱為巴揚手風琴)。兩種手風琴各有特色,前者比較容易上手,常作為學習鋼琴的基礎。由於鋼琴式手風琴音域很廣而且音色深重,通常用作演奏各種古典或現代音樂。相反,巴揚手風琴由於鍵鈕小,手移動速度可以好快,因此往往被手風琴選用作為演奏許多高速度高難度樂曲。井上鑑老師在《道標》演唱會上使用的正是鋼琴式手風琴。

 

幾年前看過蕭邦鋼琴比賽得獎者李雲迪的自傳書。最初在家鄉四川生治時,李爸爸便是安排兒子學習手風琴,用來鍛鍊李雲迪的手感。

 

雖然這一節並不是我特別所愛,但卻好喜歡井上鑑老師無論在手風琴抑或在琴鍵盤上的表演,實在是無瑕可撃。

 

正如之前所提及,鋼琴式手風琴的音域廣且音色深重,因而它顯示出來的音樂可以一時輕鬆明朗,一時卻很沉重、憂鬱。套用鋼琴式手風琴在《It's only love》和Milk tea這兩首以「單戀」為主題的歌曲,為要進一步表達歌曲主角對愛情存著誠惶誠恐的忐忑。再者,在於音樂技巧上,當《It's only love》接近完結時,安排井上鑑老師來一個獨奏,手風琴音色飄揚在場館半空,為要製造留有餘韻的果效。

 

啊~還有一件事。

 

撰寫這份分享時,這一刻我正在音樂小組練習室內。在我身旁有一個鋼琴和一個混音琴鍵盤 (Synthesizer)盯睛看那黑白色的鍵盤,起了井上鑑老師可以一手按著手風琴,另一隻手按著琴鍵盤彈奏主音-「不是嗎?!好厲害啊~」容許我再次藉以機會向他發出由衷的敬佩!

 

***

 

Phase 3-《殘響》

歌曲出場序:《Survivor》,Phantom,《幸福論》,《ながれ星》,《旅人》&《最愛》

 

舉行是次琦玉演唱時為200975日,也即是福山雅治推出最新《殘響》大碟後的一個星期內舉行[i]。在演唱會初段向支持者演唱以上一系列的大碟歌曲也不無道理。

 

這一節是由《Survivor》拉起序幕。坦白說,在整個環節中,福山的音樂團體於《Survivor》的演出只屬正常發揮,不過不失。不過,大鼓手鶴谷智生 (Tsuruya Tomo'o) 以及敲擊鼓手三沢またろう(Mataro,原名:三沢成樹) 卻能夠吸引我的注意。

 

在整個《道標》演唱會,由宣召一幕開始,便能夠感受到敲擊樂和大鼓的張力。我在推斷:會不會是因為琦玉場館面積廣大的關係[ii],因應現場環境因素,總舵主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藉以加強敲擊樂器的運用和聲效,進一步提高演唱會的氣氛,令現場觀眾投入其中呢?

 

去至Phantom,是我挺喜歡的一首歌曲。

 

當初細聽《殘響》這張大碟時,已經不其然地被福山雅治一段深情的吉他獨奏鍥住了。Phantom講述主角為著生存、為著找緊機會,學會了大城市的遊戲規則,戴上假面具待人而保護自己。襯托著這個意境,不管是在演唱會中抑或在原裝大碟中,福山先生於特意用上了淒美的吉他聲(再配合井上鑑老師的琴鍵聲),勾織了一個灰暗、彷似沒有出路的荒涼,向殘酷的現實訴諸不滿。

 

在這個環節中,福山先生的幕後團隊先將場館燈光調低,製造一個求助無門的深淵。但去至曲子的中場,團隊恰到好處地配合鼓手鶴谷智生的四拍四敲擊拍子,將鐳射燈光照耀全場,繼而將Phantom中所發出的「釋放」訴求配以現場環境混成一體。最後,燈光回到之前狀況,生活依常照舊,主角唯有將不能言語的複雜情緒投放在吉他弦線之中。啊,好漂亮的完結。

 

可能是由於演唱會的緣故,為了突破Phantom的沉重,取而代之是《殘響》中既輕快又俏皮的《幸福論》。

 

眼光銳利的朋友應該也有留意到,在演奏《幸福論》的同時,團長井上鑑老師和吉他手小倉博和用上了小玩具樂器。在此向各位介紹這兩個小東西是什麼的一回事。

 

井上鑑老師所演奏的玩具鋼琴牌子為 "Schoenhut",是美藉德國移民Albert Schoenhut於十九世紀末發明。雖然Albert Schoenhut發明Schoenhut小鋼琴時,一心一意純粹為小朋友玩意,但由於小琴鍵原料為玻璃,因此聲音亦異常嘹亮。去至八十年代,越來越多音樂人加入Schoenhut玩具鋼琴在演唱會中。另一個特別例子可見於「花生」漫畫 (The Peanuts)。其中一位熱愛音樂的卡通人物Schroeder便常常以Schoenhut這小玩意來演奏貝多芬的鋼琴樂章。

 

至於小型玩具吉他一舨長約40公分。話說這小玩意以小朋友玩具的規格製造,但近年來,由於電子吉他電動遊戲(例如:Guitar Hero風行一時,歐美不少流行樂隊越來越喜歡引用玩具吉他於演唱會表演中。儘管玩具吉他原意電動遊戲的裝置,但現時的製作品一點也不馬虎,包括四條旋線的鬆緊旋鈕、專用響板全部都做的非常逼真,而且聲音效果響亮。

 

既然《幸福論》加以玩具鋼琴和玩具吉他作為點綴,在這一次《道標》演唱會中,當福山雅治獻唱這曲子時,觀眾同時也看到舞台前的螢光幕播放著富有少男少女戀愛味道的溫馨影片。相信福山先生的用意是透過小玩兒樂器,配以影片效果,來增強《幸福論》中所記載的無牽無掛puppy love感覺。

 

接下來的是《ながれ星》。

 

在這個演唱會中,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並沒有引用大碟原版中的尺八作為開場音樂。取而代之是由山本拓夫的薩克風吹奏《ながれ星》中的恬靜意境。

 

另一個令我欣賞的地方是舞台螢光幕所播放著的街道畫面。

 

整首曲子由開場的薩克風音樂起,落至現場的柔柔燈光,再配合入夜後東京街頭的寧靜景象,無非就是讓聽眾感受一個老生常談:雖然社會和我們的生活不斷向前演進,但天空上的繁星依舊在閃爍。在深夜時再細聽這首曲子,聽著薩克風吹起主音,就越能感受到《ながれ星》所記載的恬靜。

 

突然,演唱會回到朝氣勃勃的氣氛。

 

一直都好喜歡《旅人》的故事和音樂玩味。《旅人》本是上野樹里主演的電影 "Virgin Killer Road" 主題曲。配以發生在電影主人翁意想不到的瘋狂、忘命追逐,福山先生再次特意用上了敲撃樂,以誇張表達方式來演繹曲子的變化。

 

螢光幕播放著以電腦編繪的不規則、類似絲帶的線條,驟眼看來沒有什麼特別,但當我今天第三次翻看《道標》演唱會時,才留意設計師刻意地以絲帶線條勾畫出一個又一個的高山、城市、鐵路和高樓大廈,每個圖像所呈現的不就是《旅人》歌詞中的故事嗎?

 

再次佩服福山先生和幕後團隊細膩的心思。開這個富有紀念價值的演唱會,以他為首的台前幕後團隊,不單是舞台前的musicians, 連燈光師、影像師和音響師都緊密地配合每一首歌的內容。試想想:在現在講求商業效益的社會,能夠堅持高質素的要求,實在難能可貴啊。

 

在這一節最後獻唱的歌曲為《最愛》,也即是福山雅治有份主演的電影《容疑者Xの献身》主題曲。收錄於大碟中的《最愛》純粹只有井上鑑老師的鋼琴聲和福山雅治本身的歌聲,但來至這一場演唱會,兩位音樂人刻意重新編排這首曲子的音樂效果。

 

而這個效果呢,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直到今天晚上翻看時,我找到了這個感覺-來到「福山*道標」版本,前部分沿用在《殘響》大碟的鋪排,但當曲子在中段起(日文原文:「いつか生命  の旅  /終 わるその時も/祈るでしょう」)加入了敲擊樂手掃撥和小提琴弦樂、電子吉他的伴奏-啊,跟KOH+在電影版MV的編排好貼切啊。看著演唱會版本時,漆黑的燈光中傳來了小提琴師金原千惠子小姐所拉奏的哀傷主音,不其然將我帶回電影《容疑者Xの献身》中,感受到男主人翁的苦戀、無奈和他的悲哀。

 

但我好愛演唱會版本中的螢光幕效果。

 

一粒藍光在舞台正中的螢光幕從上而下慢慢墜落,當落至底部時,緊接著鼓手鶴谷智生的敲擊,綻放出顏色鮮艷的花朵,再轉化成藍色天空-啊,好漂亮。

 

這個效果,

 

就猶如 夢一般的出現,亦如夢一般除除消失

(原文歌詞:「夢のような 人だから 夢のように 消えるのです」)。

 

好漂亮的意境,但不一樣的結局。

 

***

 

分享小記:

 

Pika一直希望可以一氣呵成地撰寫整個《道標》演唱會分享,奈何要說的實在太多。

 

在上個星期六凌晨深夜時分一邊看DVD,一邊撰寫筆記時(還要一邊練習音樂小組綵排用的曲子),當時也只不過只有三頁手稿而已。但直到昨天晚上,當我正正式式坐在電腦前,一字一句將分享打進電腦鍵盤時,越發覺自己好想再進一步明白福山雅治先生當時的心路歷程和思緒-「為什麼去至這一段時,他沒有用上電子吉他?」,「為什麼燈光師要在副歌增強效果?」,「為什麼換上了手風琴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  一連串的「為什麼」不斷出現在腦海之中,才發現自己原來在第一次觀賞時遺漏了一些細節。

 

在觀賞時也會遺漏細節,何況到真正演出時就更容易地犯錯,未有一定把握去實踐應有的效果-是嗎?

 

但福山雅治和他的團隊不容許出現錯誤。因為,他知道,買票進場的支持者一心一意是要看「福山雅治的 good show。為了令觀眾帶著愉快、難忘的心情離開會場,福山先生在全程演唱會中送上一個又一個的美麗驚喜。

 

在《道標》演唱會特典中,看到福山雅治追求完美的認真態度,促使我好想到現場親自體會他在綵排時每一小步驟的精闢計算。

 

他的認真和專業態度令我想起了另一位舞台上的皇者。

 

看著 "This Is It" 的演唱會綵排花絮,當電子吉他手捉不著他那飄渺的感覺時,這位皇者說了一句令我印象難忘的說話:

 

"That's why we need rehearsal."

 

一句出自真心、簡單的對話,卻包含了作為專業音樂人應有的態度-正是這個原因,才能令他們成功;更因此,才能促使他們在這麼多年來依然受到支持者的愛戴和行內人士的尊祟。

 

撰至此,容許我再花幾天時間翻看《道標》演唱會DVD其他片段。希望下半部的分享能夠在本星期內送上。

 

今天晚上Pika音樂盒播放的是《群青 ~ ultramarine ~》。

 

待續,下一回再見。Part 2 分享點撃在此。

 

  


1 & 2: 福山雅治出場時的了不起氣派。

道標-福山雅治出場.jpg

道標-福山雅治出場直立.jpg

 

On Pika's TV Box 1:

福山雅治  - 《群青 ~ ultramarine ~onFukuyama Masaharu 20th Anniversary We're Bros Tour 2009道標》巡迴演唱會at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

 

  

 

(補貼)On Pika’s TV Box 2:

福山雅治  - 《最愛》 on Fukuyama Masaharu 20th Anniversary We're Bros Tour 2009道標》巡迴演唱會at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i] 福山雅治個人第十張大碟《殘響》發表於2009630日。

 

[ii] DVD影片中舉行演唱會地點為「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英文:Saitama Super Arena),位於崎玉市。演唱會場館於2000年開放,可容納高達37,000名人次。由於場館設置摩登,因而大受日本本土和外國歌手歡迎。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eri
  • 道標不知看了第幾遍,除了masha
    真的很佩服井上鑑老師
    他讓masha從一個對自己的演奏沒啥自信的歌手
    變成一個完全跟樂隊融合在一起的樂手+主唱

    現在的MASHA太棒,我都不太敢看十年前稻佐山那一張
    雖然那時的MASHA皮膚實在是白白嫩嫩~~哈哈哈

    不知pika有沒有留意《明天的☆SHOW》的歌詞?
    裡面有一句說:「憧れ描いた夢は ちょっと違うけれど」
    我很為他高興,現在的演唱會形式,已經比較接近他的理想了吧?
    他已經可以很高興地彈著吉他,雖然不是像他以前說的只是為他人伴奏(註:少女團體)
    可是他歌唱得越來越有自己的味道,不唱歌太可惜了

    我也感覺他和小倉默契特別好。小倉確實也是BAND裡面我最喜歡的樂手
    MASHA要重奏的話,都是與小倉
    (題外話:他是樂手中少數有去參加MASHA40歲生日PARTY的)

    我覺得MASHA的演唱會可怕的地方,是幾乎很難找到明顯的瑕疵
    演出只有是平標準或水準以上,沒有低於標準的


  • Dear Keri,

    其實呢,我有一個好害怕的理由去說明為什麼今年我更喜歡福山爸爸-
    正是他追求完美的精神啊~ 

    (是不是好恐怖?!)

    我記得,在小學三年級上書法班時,我曾經對老師發怨言:為什麼常常都找到要改善的地方?
    老師當時的回答是:沒有人是完美的。但既然上天給你天賦,你好應該盡心盡力發揮天賦,將目標訂高一些。
    就是她這一句話,我也開始逐一小步將個人目標提昇。說實,這也是一個推動力。

    好明白為什麼Masha努力不倦地追求更高、更好、更完美的境界。辛苦?這個理所當然。但當看到end product是如此無瑕可撃兼能夠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相信這就是Masha所希望見到啊。

    我知道小倉也有出席Masha的四十歲生日Party耶,哈哈,而且當他見到春馬勁歌熱舞表演《追憶の雨の中》時,他和Masha驚訝得只能張開嘴巴嘛。好白痴的前輩~~

    Anyway, 我在想:那位Drama Queen是不是常常都這麼high?!她有沒有嗑藥的習慣呢?!(好奇一問)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5/11 23:46 回覆

  • 逍逍
  • 謝謝PIKA!謝謝你說了那麼多共同的感動。難忘那兩晚所看到的MASHA, 所聽到的音樂,所感受到的現場氣氛。謝謝MASHA和他的音樂團隊,! 今年,他若有演唱會,請大家一定捧場哦!!不過,PIKA,是不用說也會去的吧。哈哈
  • Dear逍逍,

    如果-只是如果-Masha真的會在今年內找到地方開演唱會,我一定為福山社群衝出香港,組隊出撃日本來一個「放血」之旅!

    最近工作越來越忙,突然又要飛往北京兩天,令到私下生活也被打擾,真累人。希望可以在本星期內完成下部分,否則只能在飛機途中撰寫分享文章喔~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5/12 00:04 回覆

  • Shinako
  • 非常喜歡群青這首歌曲,而且群青色真的非常美麗,不論是顏色或是歌曲,都给予我悠遠祝福的深切感受……非常喜歡*

    閱讀Pika的文章也是一種享受(笑)*每次看著Masha,總是可以感覺到他在音樂之中是多麼享受!Passion是核心,一切重要的核心,因為他的時時自省與用心實踐,能夠如此感動的我們真的很幸福呢!

    "That's why we need rehearsal."這句話說得好~相信大家都會反覆欣賞好多次Masha用心呈現的一切,而且每次都會發現新的感動:)
  • Dear Shinako,

    好快你也可以收到這一套月光寶盒啦~ ^/^

    起初我對《群青》這首歌沒有什麼特別印象,但演唱會的效果卻是另一回事,特別是那一段長達兩分鐘的愛爾蘭風笛overture 深深地打入我心坎中,好好聽的一節。最近兩天上班、下班也是不斷重複聽著這一首歌,好感人的曲子。

    當年說 “That’s why we need rehearsal”這個人也影響了全世界愛好音樂的人。雖然好些人對他私人生活作出不少批評,但說實在,他在音樂上的正面貢獻絕對是讚多於毀。綵排是必要的。每一次音樂小組要出台前(雖然現在的我也不用常常「拋頭露面」,但也有份參與流程創作),我們不是專業人士也況且花好些時間與隊員培養默契,何況是福山團隊呢?而且,我對Masha說越來越享受綵排的過程也深同感受,這個呢,証明他好愛這一班團隊的成員啊。

    Pika又要出差了,相信龍馬傳第十九回簡介要推遲了。而且,我要努力爭取時間繼續撰寫《道標》演唱會下半部分的分享。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5/12 00:26 回覆

  • 河馬
  • Pika,
    一直有看你、Midori、天嵐、Maria和朱媽媽的blog,只是沒有留言。實在佩服你們,在這麼繁忙的工作日程下還可以天天update自己的網誌,我連留言的時間和心情都沒有呢。真的很忙。今天收到了坂本龍馬寫真集,興奮死了。很多大頭鏡頭下的Masha,連毛孔和眼角的每條細紋都看得清清楚楚,但好喜歡,好真實,覺得他好Man,忍不住用手指輕輕撫摸那照片,想像撫摸那細紋會是怎樣的感覺,花癡的我。七一假期終於看完了道標和稻佐山演唱會,論演唱水準、音響和舞臺效果,道標真是太精彩了,但我還是喜歡稻佐山。愛那自然的光和背景,從陽光普照,到夕陽西下,到星光夜幕,把Masha襯托得很美;愛看觀眾們的笑臉和汗水,全體觀眾站起來、搖動身體、歡呼呐喊,那種只有戶外演唱會才有的嘉年華會般的氣氛;愛看Masha在故鄉氛圍下的瀟灑和悠然自得;愛看自然風把Masha的頭髮輕輕吹起;愛看Masha在稻佐山演唱時獨有的甜笑。
  • Dear 河馬,

    最近工作依舊忙碌,是嗎?

    我不清楚其他人需要多少睡眠時間,但Pika一般只需要五至六個小時便可以了。^/^ 所以陪我去旅行,先要抵住我每天凌晨兩時過後才上床就寢的習慣喔。我想,這是天生Hyper基因作祟吧。

    你比我快一步寫下龍馬傳寫真集的感想啊。剛才一邊看荷蘭vs.巴西,一邊快速地寫下對這本寫真集的感想。我也看到那兩張近距離照片,有點嚇人-是嗎?不過,我倒沒有要用手指頭撫摸照片。哎呀,你還是不要想得太入神啦。這樣子被福山雅治知道,相信他會傻笑回應啊。小心,小心。^.^

    我所認識的福山姊妹中,大部分人都是比較喜歡稻佐山演唱會的。我相信自己是屬於少數份子吧,因為,可能是本科關係吧,Pika比較追求音樂和影像效果的製作。再過一個月,Pika那位永遠只有"Perfect pitch"的音樂家姐姐和女兒會回香港渡假三個星期,我想屆時會推薦姐姐"福山雅治"的音樂作品。

    且看姐姐會怎麼說Fukuyama-san.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7/03 01:47 回覆

  • hamano
  • 我又來看免錢的Live了~^^~
    這兩個道標的片段,雖然黑,好像有黑白照片的美麗藝術感呢~
    不知是否是舞台效果的關係…
  • Dear hamano,

    你說得對!我好喜歡群青的出場氣派,感覺一流!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1/03 21: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