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十九

劇目名稱:攘夷決行  (中文譯名:攘夷決行)

 

Ryouma Ep.19 - 勝海麟太郎、岡田以藏.jpg  

圖上:站在勝麟太郎老師旁邊的岡田以藏難得流露愉快的笑容。這個時候,被老師開導的以藏,心情也顯得踏實、開朗。

 

在正式提筆前,先向各位交代:

 

小女子自年初開始要應付公司越來越繁重的事務(是一個月比一個月更沉重),加上在本星期二下午,因為公司國內的稅務問題,臨時決定與老闆一同前往北京兩天-基本上,這次出差只有三十六小時-所以在這個星期,我只能簡單地以「痴線」來形容我的非人生活。

 

香港式的廣東話來說,就是「忙到七彩」。

 

 再者,我的母親大人在下個星期便要回到加拿大過暑假,因此工私二事更加異常繁忙。《龍馬傳》第十九回的摘要來遲了。すみません!

 

***

 

回說《龍馬傳》。

 

由《龍馬傳》啟播以來,除了第二回之外,我一直對福田靖和他的編輯小隊存著正面評價。雖然在劇目中的「武士半平太」常常以自己利益行先,但來到第十九回的後半段,看著出演這個角色的大森南朋,和出演「坂本龍馬」的福山雅治一節長達九分鐘的對演(註:整段沒有出現NG,是一氣呵成下完成),突然間,覺得這個歷史人物多了一點人性。

 

對於他後來的結局,也只能說句:「時也,命也」。

 

看到武士半平太終於開始承受自己種下來的惡果,這一篇第十九回《龍馬傳》摘記將以個人感想為主。

 

***

 

有一個話,我常常用來形容那些自以為是聰明一等的傻瓜。

 

「聰明反被聰明累」。

 

不要自以為一朝被當權者看中便得意忘形。要知道,當權者的心意經常猜不透。

 

今日作主子的在你面前拍案叫絕,你可否知道那究竟是不是他有心出演的一道榥子?

 

今日他對你連聲稱呼,不要被勝利沖昏頭腦。

 

做主子的永遠在你之上。儘管當初他曾經下口喻,吩咐你將事情做得有聲有色,但切記不要將事情做得過火。詞窮的我想到英語有一句話:Don't cross the line.

 

一日當權者沒有授權給你,就永遠不要自作主張、持著本子聰明而行事。因為,萬一最後的結果出現問題,作為下屬的結局往往正如深宮電視劇中經常出現的一句台辭:

 

你是誰?擅自做出越權行為,好大膽啊。

 

說了好大篇話,無非是套用在「尊攘夷派」公家三条實美,以及他心腹武士半平太身上。

 

***

 

承接上一回,由於日本天皇孝明天皇向當時將軍德川家茂施壓,誓言實行「攘夷」政策,以武力驅逐外國商船。既然朝廷亦支持攘夷,當時身為長州藩主的久坂玄瑞也決定對經過關門海峽的外國商船進行砲擊。由於對方只不過是商船,因此沒有足夠炮火反抗,只好慌忙而逃。

 

(註:在之前的《龍馬傳》也有提及久坂玄瑞與武士半平太是盟友,而當初亦是他向坂本龍馬提出「脫藩」見解。)

 

背後支持久坂玄瑞作出如此妄大決定的,正是沾沾自喜的三条實美。受到炮擊,外國商隊斷不會就此罷休,因而衍生後來一連串向日本的報復。這亦正是另一個主要原因去解釋日本孝明天皇在後期放棄「尊攘夷派」,決心進行清肅行動。

 

在此預告:因著個人的急進,在之後的歷史發展中,我們將看到三条實美被當時天皇下令驅趕出京都,被迫退至長州。

 

不過,三条實美已經是幸運的一個。

 

沒有他那舨幸運的,還有一班當初歃血為盟加入「土佐勤王黨」的主要成員。

 

由《龍馬傳》播放起,在福田靖的劇本中,在武士半平太身邊經常出現兩位門生:平井収二郎(也即坂本龍馬初戀情人平井加尾的哥哥),以及岡田以藏。

 

兩位年青人在年幼時便已經跟隨武士半平太學習劍道,其中平井収二郎更加與坂本龍馬一起渡過童年。但隨著《龍馬傳》的發展,看得出武士半平太對他們兩個人也有顯著不同。

 

武士半平太是偏愛平井収二郎的。

 

自從他在土佐鼓吹攘夷運動,武士半平太便不斷薰陶平井収二郎其政治見解,而作為門生的也能感受到老師的栽培。在第十回時,為了協助老師獲得柴田備作的信任,平井収二郎更自動請纓,以「切腹」來要脅親妹妹,務求成全老師的計劃。再去至第十二回,當日成立「土佐勤王黨」,坐在旗幟旁邊的不是別人,正是平井収二郎。師生二人之間的感情就如親父子舨深厚。

 

反之在武士半平太眼中,思想幼嫩的岡田以藏只不過是一件殺人工具。由「土佐勤王黨」逐漸壯大,開始備受三条實美注視起,武士半平太只將岡田以藏作為局外人,連他要落手暗殺的理由也從來沒有人向他解釋。即使岡田以藏曾經主動向老師表明見解時,半平太的回應卻永遠冷淡,對以藏沒有存有關懷。

 

再說,在福田靖的劇本中,武士半平太唯一一次主動向人提及岡田以藏在「土佐勤王黨」的角色亦只有平井収二郎一人。

 

隨著之後的故事發展,武士半平太如何對待這兩位門生也決定了他的結局。

 

***

 

本是土佐下士的武士半平太與一班「土佐勤王黨」門生,在當時的「上士和下士」社會制度下(見第一回),理應要順從土佐藩主山內容堂的命令,才能做出任何與政治有關的活動。再者,主張「公武合體」的山內容堂與鼓吹「攘夷」的武士半平太,在政見上絕對稱得上格格不入。就此一例便足以令山內容堂有足夠理由將一眾「攘夷派」人士緝捕,更甚者可被處死。

 

當武士半平太自以為已經獲得土佐藩主山本容堂在政見上的妥協時,殊不知他與一眾弟子早已誤墮對方的圈套。

 

你是誰?你以為自己可以擅自做出越權行為嗎?

 

山內容堂為得力助手吉田東洋報復的一天終於來了。

 

那天,平井収二郎在居酒屋見到岡田以藏與「叛徒」坂本龍馬一起進餐時,正準備向以藏發難,突然一班稱為受命於藩主,務要將謀殺吉田東洋的疑犯平井収二郎和岡田以藏緝拿歸案。二人慌忙之際,坂本龍馬機智地協助兩位好友逃脫追捕。

 

得知兩位弟子被山內容堂追捕的武士半平太卻顯得不知所措。同日下午,龍馬悄悄地將二人帶到半平太書室,反問對方有什麼打算。

 

豈知,武士半平太認為事情既然發展至這個地步,是他們二人衝動所招來的惡果。坂本龍馬等三人不能相信老師,竟然在這個時候沒有為平井収二郎和岡田以藏的性命著想。

 

聽進耳裡的収二郎和以藏不禁流下男兒淚,畢竟他們當初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老師,為了實踐他所主張的「攘夷」思想。

 

坂本龍馬堅持収二郎和以藏要好好匿藏。在他眼中,保存性命比起其他一切五倫道理更為重要。

 

最疼愛的門生収二郎被藩主追緝,武士半平太決心回到土佐,銳意與對方展開談話。

 

與武士半平太認識多年的坂本龍馬深知對方一定會作出如此決定,於是向對方表明這根本就是山內容堂的詭計。考慮到二人之間的恩怨情仇並不單以一言一語就能解決,龍馬流下眼淚,開口勸阻武士半平太不要返鄉:(大概意思如下)

 

「只要你親自上門向山內藩主作出請求,你也完了。

 

武士半平太臉容鎮定,眼光流露出感謝龍馬的情誼,卻以武士道中所提倡的君臣義理而拒絕龍馬的好意。在他心中,勇敢地貫徹武士道精神大於一切。

 

這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弱點。

 

武士半平太向龍馬道謝,頭也不回,揮手而去。

 

坂本龍馬哭了,因他內心好清楚知道:與好友在此一別,以後也未能相見了。

 

隨著真實的歷史發展,平井収二郎最後被緝捕,而岡田以藏亦開始他的逃亡生涯。

 

***

 

後記:

 

以上的分享中,有看過《龍馬傳》第十九回的朋友也有留意到,我刻意沒有記錄勝麟太郎老師與一橋慶喜之間的鬥爭。

 

在此一提,一橋慶喜另稱「德川慶喜」,與德川家茂本是堂兄弟。一橋慶喜本姓是「德川」。十一歲因著政治緣故而被過繼至水戶派,改稱為「一橋慶喜」(直至接任德川家茂為將軍止)。

 

當時受到德川家茂委以重任的勝海麟太郎老師,卻處處被主張與外國人進行商貿的「開國派」一橋慶喜針對。你也許會問:有當時將軍作為後台的勝老師為什麼不作出正面反駁呢?

 

因為勝老師知道,身體本是虛弱的德川家茂有朝一天離世後,當時委命為次將軍的一橋慶喜便是將軍繼承人了。而事實上,一橋慶喜正是江戶時代最後一位將軍。

 

勝麟太郎老師有口難言,因他好清楚明白政治這個遊戲的規則。今日忍氣吞聲,亦只不過為自己多存一天的生存機會。

 

將勝麟太郎老師與武士半平太相比,畢竟是「姜,還是老的辣」

 

再一次感激各位的耐心支持。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1:當周邊一切仍是美好時,坂本龍馬前問老師要不要他本人留在身邊,保護老師?心情大好的勝海老師卻半開玩笑地打發龍馬回到海軍學院,有以藏在旁,足以抵禦任何一個刺客。

 

Ryouma Ep.19 - 勝海麟太郎,龍馬,岡田以藏.jpg

 

2:山內容堂為得力助手吉田東洋的報仇計劃終於能夠如願以償,心情大佳的他以酒碟來撲捉櫻花瓣。

 

Ryouma Ep.19 - 山本容堂.jpg  


3坂本龍馬苦口婆心勸阻武士半平太不要回土佐,因為屆時便自身難保,未能拯救門生平井収二郎了。可是,到最後,由著要徹底實踐五倫關係的師生恩情,他拒絕了龍馬的獻計,決心回土佐面對山內容堂。


Ryouma Ep.19 - 龍馬,武士半平太.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