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二十一回

劇目名稱:故郷の友よ  (中文譯名:故鄉的朋友)

 

Ryouma Ep.21 - 武士富,坂本家.jpg  

圖上:當最疼愛的弟子以切腹結束生命後,武士半平太變得鬱鬱不得志,其妻子武士富也為到他的身體狀況而顯出憂慮。

 

 愛一個人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我想起了當一對基督徒男女結婚時,在公眾面前所起的誓言: 

(新娘的名字),請你 (新郎的名字) 做我的丈夫,我生命中的伴侶和我唯一的愛人。 

我將珍惜我們的友誼,愛你,不論是現在、將來,還是永遠。 

我會信任你,尊敬你, 

我將和你一起歡笑,一起哭泣。 

我會忠誠的愛著你, 

無論未來是好的還是壞的,是艱難的還是安樂的,我都會陪你一起度過。 

無論準備迎接什麼樣的生活,我都會一直守護在這裡。 

 

首先,我不是在說教。當我看完《龍馬傳》的第二十一回之後,雖則武士半平太是一個如此自私、陰險的政客,但看著武士富對她深愛的丈夫作出無言的支持,我想起了以上的婚姻誓言,能夠感受到 

 

他們的愛情好美麗。

 

***

 

以下是《龍馬傳》第二十一回的摘要。

 

剛開始時,坂本龍馬依然對於童年摯友平井収二郎被土佐藩主下命令切腹一事耿耿於懷。

 

耿耿於懷的豈只有龍馬一人。

 

在土佐,看著最愛的弟子平井収二郎無奈地犧牲個人性命,武士半平太整個人魂不附體,時常獨自一人留在書室內不發一言,精神受到極大創傷。

 

見證著深愛的人陷入低潮,在絕境之中無能為力重拾昔日的光采;看著他受難就猶如自己被刀割似的。武士富沒有辦法為深愛的人釋懷,作為妻子的就只能將內在的憂傷向坂本家的女士們坦白。

 

痛在心裡是一種折磨。

 

別人總是說:「無事的。」

 

但在她內心深處,她知道事情並不是如此簡單。

 

她苦笑,帶著無奈的微笑向對方答謝。感激坂本家給她一個遏息的機會。

 

***

 

盲目地進行急進攘夷運動,招致外國艦隊向日本發出猛烈報復的三条實美終於被孝明天皇趕出京都。歷史稱這件充滿戲劇性事件為「八一八政變」。當晚綿綿大雨,「尊攘夷派」公家共七位公家落難至長州。正如古人所說:「政治遊戲如麥穗隨風飄」,原本與孝明天皇立場對立的德川幕府,在另一方面,因著,「八一八政變」將所有支持「尊攘夷派」的政客驅逐,兩者的關係卻變得友好,德川家茂將軍甚至受到朝廷款待。

 

深受疼愛的弟子剛剛離世,自己留守在土佐也即將面臨藩主審問,再加上一直支持「土佐勤王黨」的三条實美失去了權位。武士半平太的政治生涯,現只落得雪上加霜的景況。

 

***

 

當武士富回家後,見到丈夫一如以往在書室內畫畫。原來這一天武士半平太在畫麻雀。為了打開共同話題,妻子問他:

 

「今天你畫什麼題材?」

 

「是麻雀假如以藏看到,他一定會很高興這個孩子,現在究竟如何是好

 

當鏡頭推近畫布,定鏡一看。啊,原來小麻雀並不是安靜地站在枝幹上。

 

它其實在折枝。

 

憑畫寄意。在武士半平太的內心處,四周事情發展原是美好的,所有的人和事都依附著他的計劃。可是,主子一聲命令下,轉瞬間,所有支持「尊攘夷派」的政客一下子被處罰、放遂,甚至有藩主被朝廷下令切腹。為什麼原是美好的人生,突然由天堂跌落地獄?

 

武士半平太未能接受。依然堅持他只不過為土佐效命,堅持他所相信的可以為人民帶來幸福。武士富沒有其他表示,默默地點頭附意。她知道自己有所認識的不多,儘管別人看這個男人是瘋子,是冷血無情的狂徒,但這個人依然是她的丈夫,是她願意和他一起生活、長廂廝守的男人。她選擇無言的支持,只因這個男人是她所愛的人。

 

雖則孝明天皇已下命令要討伐攘夷人士,但武士半平太繼續暗中進行攘夷行動。

 

他選擇相信山內容堂藩主有朝一天會明白。

 

***

 

終於成功作出平生第一場生意的岩崎彌太郎,意氣風發的他在土佐街頭遇上了愁眉苦面的武士半平太。

 

一直與武士半平太關係不太友好的彌太郎,忍不住上前提問他所因何事時常黑著臉孔。

 

武士半平太不屑身為吉田東洋弟子的岩崎彌太郎對他質問,沒有多予回應。

 

彌太郎不忿,終於開口道出-是不是因為藩主山內容堂下令平井収二郎以切腹結束生命而憂愁重重?

 

武士半平太沒有回應,但竟然謙遜地對彌太郎作出讚賞,默認從商是對方最佳的出路。

 

自幼便被半平太看低的彌太郎,不能相信這番讚賞說話來自對方口中。

 

「既然我也找到了屬於我的出路,武士兄也要好好活著,為自己、為所愛的人而活!」

 

半平太沒有直接回應彌太郎,獨自一人踱步而行。

 

一天早上,武士半平太如常地與富吃早飯。突然有感而法,想起了自幼相識的坂本龍馬。他開始回想當初成立「土佐勤王黨」時的主張,想起了當日滿懷大志,銳意為朝廷效忠時的一幕。

 

「如果龍馬現在也在這裡,他會想出了什麼方法?我好羨慕龍馬和彌太郎可以找到了真正屬於他們的生活。而我再也不能為原藩主而活,只能為自己而活了。」

 

(註:當時身為武士,效忠所屬的原藩主,也只能聽命於對方。)

 

富忍著淚水,輕輕地說:

 

「老公,你不屬於其他人。你現在是為自己而活,不就是很好嗎?」

 

武士半平太看著所愛的太太-是啊,他依然有妻子身旁。來到這裡,他想起了富在過去日子一直對他作出無聲支持,自覺對她有所虧欠,現在只能對她說句:「對不起」。

 

在別人看來,武士半平太充滿政治意圖心,但私底下他深愛著他的妻子。且看他身在京都時,為妻子繪畫、在紙扇上畫下她的圖像,他倆仍能感受到二人之間的愛情。作為丈夫的,有義務給妻子溫暖,讓她感受到丈夫對她的愛和分享。雖然兩人未有下一代,但武士半平太竭盡所能,讓所愛的妻子感到溫暖啊。

 

「從今以後我們兩個人好好生活吧!到夏天,咱們去橫濱,欣賞藍天白雲和大海的美麗;」

 

突然有士兵大聲呼叫著武士半平太的名字,

 

「武士半平太在不在?承山內容堂藩主之命,武士半平太,你現在已經被緝捕!」

 

兩夫婦聽到了。非常清楚聽到了。二人雙眼流下淚,但他堅持繼續對妻子說:

 

「到了秋天,我們去欣賞紅葉,又或者去泡溫泉。你說好不好?」

 

她流著淚,輕聲地回應:「好的。」

 

「到了冬天呢我們

 

「什麼地方都不去。我們兩個人一起在家就好了。」雙眼通紅的富流下淚水,說。

 

二人對望,帶著微笑。盡在不言中。

 

山內容堂的手下當下進入武士家客廳中,站在武士半平太的旁邊,命令他脫下武士刀,束手就擒。

 

武士半平太挺直身軀,背向著妻子說:

 

「我好快便會回來。」

 

妻子急急地為他整理衣服,跪在門前向丈夫道別:

 

「請慢走!」

 

聽到這句話,正跟著山內容堂手下身後的武士半平太稍作停頓。他沒有回頭,似是知道這一次的暫別將會是永遠的分離。

 

接著,山內容堂逐一為「土佐勤王黨」成員進行清肅。更四處派人緝拿岡田以藏,務求將武士半平太身邊所有的弟子一網打盡。

 

***

 

後記:

 

看過第二十一回的朋友也知道,我沒有將坂本龍馬和勝麟太郎老師對話一節收錄。為什麼呢?這一回的主角是武士半平太和他的妻子,而他倆的愛情故事在日本歷史書上也有記載。

 

看到他們二人對話一節,見證著武士半平太深愛著他的妻子。當他察覺自己失去了許多寶貴的時間而懊悔時,我的心也被他的真情而感動。在旁人看來他是自私的瘋子,但對於他的妻子,他卻是真心真意的。

 

再者,儘管二人政見不合,但畢竟是自幼認識的好朋友,坂本龍馬要求勝老師可以讓他回土佐走一躺,希望能夠透過他些微的力量去營救武士半平太。在此可見武士半平太這個人依然受到武士們的尊重。到最後,勝老師沒有答應龍馬的要求,因為他也有可能因此被送命。

 

正如勝老師所說:「武士兄已經準備視死如歸了。」

 

多淒美,但充滿無可奈何的回應。

 

以現代入的角度來看,我好難想像當時人究竟怎可能如此對付自己的性命?當時的武士說,「性命是屬於主子的」。那就等同性命可以隨便以切腹來結束嗎?離開後,留下的家人怎麼辦?

 

我為到真實歷史中出現的武士富而感到悲哀、無奈。

 

襯托著這份文章分享的音樂是來自《龍馬傳》原聲大碟 Vol. 2內的《静かなる風》。希望大家喜歡。

 

Ryouma Ep.21 - 武士半平太,岩崎彌太郎.jpg  

1:岩崎彌太郎須武士半平太直接對話,祝願他要振作,好好生活。 

 

Ryouma Ep.21 - 武士富.jpg  

2:武士富忍著淚水,對心愛的丈夫說:「什麼地方都不去。我們兩個人一起在家就好了。」

 

Ryouma Ep.21 - 岡田以藏.jpg  

3:被山內容堂通緝的岡田以藏四處過著流浪狗的生活,終於被山內藩主的手下釘上了。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