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二十二回

劇目名稱:龍という女  (中文譯名:那位名叫「龍」的女子)

 

Ryouma Ep.22 - 楢崎龍.jpg  

圖上:坂本龍馬在京都停留時,遇到楢崎龍(另稱「阿龍」/日文原文:おりょう。真木よう子飾)。性格剛烈的阿龍日後成為坂本龍馬的妻子。

 

是說,在日本歷史學家的眼中,坂本龍馬最令人津津樂道之處在於他本人沒有偏見,可以與各方人士來往。不管對方地位是高(勝麟太郎老師)或是低(岡田以藏),是大富之家(松平春嶽)抑或是出身微寒(岩崎彌太郎),甚至乎與其政見大不同的政客(武士半平太),坂本龍馬都毫不在乎。為了大同,他深信要先將個人的得失心拋開,再求與人廣泛合作,才可事半功倍。

 

就是因為他這一份性情,不難明白為什麼他是如此緊張岡田以藏,這位自小與他一同在土佐成長的好友。

 

***

 

以下是《龍馬傳》第二十二回的摘要。

 

第二十二回剛開始時,鏡頭前的武士半平太被下押監牢,而昔日受命於武士兄充任殺手的岡田以藏亦四處流浪,艱辛地逃避銳意維護京都治安的「新選組」追捕。

 

一日幾位受命於土佐藩主山內容堂的手下來到大坂勝塾,高聲要求塾頭交出「土佐勤王黨」的黨羽並押回土佐。其中包括坂本龍馬友人望月龜彌太,以及千屋寅之助。勝塾的塾頭佐藤與之助和其他學員上前理論,聲稱學塾沒有收留任何支持「攘夷」的勤王黨黨員。眼見形勢不對,一眾山內容堂手下只好離開勝塾。當他們離去後,坂本龍馬 代表望月龜彌太等人,連聲向塾頭和學員們致謝。

 

由於不滿山內容堂,坂本龍馬再一次「脫藩」以表心跡。身在土佐的姐姐坂本乙女也寫信予當時身在大坂的龍馬,告知武士半平太被收監後的土佐,四處變得人心惶惶,除了附上五両銀給龍馬旁身以外,更提醒他本人要加倍小心,畢竟他自小便與武士半平太結識。與武士半平太不合的山內容堂一定會再一次釘上龍馬。

 

***

 

京都。

 

過了不久,為了逃避新選組的追捕,受了傷的岡田以藏幾經辛苦下,終於返回曾與他相好的「夏」(日文:なつ,臼田麻美飾)身邊。原來以藏之前被新選組成員追捕,在對打之下被對方斬傷了左手,咬緊牙關下負傷逃離追殺。接受夏的包紮同時,以藏對她說:「現在你是我唯一可信賴的人了。」

 

可惜,夏卻沒有接受這份恩情。曾經被反對武士半平太官員查威脅的夏,低下頭,戰戰兢兢對岡田以藏說,她感到害怕,更加不想與他附帶任何關係了。換言之,以藏再也不可留下,以免帶來麻煩。

 

岡田以藏不能相信昔日與他同處一室的愛人,在他最灰心失意時,竟然向他說出這一番不近人情的說話。以藏明白了,猶如當日武士半平太所說,他只不過是一條沒有地方落腳的流浪狗而已。他身體上的傷也只是皮外傷,總也敵不過他再次被人拋棄的痛。心如刀割的岡田以藏,忍著眼淚,頭也不回離開夏的住處,從此與舊情人一刀兩斷。

 

***

 

大坂 大和屋。

 

自從上次被山內容堂手下要求「土佐勤王黨」黨羽返回土佐後,望月龜彌太等人一直非常擔心身在土佐的武士半平太安危,以及他們未來的出路。同樣來自土佐的近藤長次郎,由於是勝海老師直接授予其武士身份,所以他可以受到豁免。對長次郎有著好感的「德」(亦即是大和屋老闆娘),也為到這班節氣之士而感到憂慮。

 

說時快那時慢,門外有人猛烈地敲門。長次郎和德深怕敲門者是山內容堂手下,於是反問對方何者來人。

 

對方回應竟是岡田以藏的舊情人「夏」,並要求與坂本龍馬見面。

 

(待って!有疑問:請問京都和大坂距離有多遠喔?!)

 

當夏向龍馬說出她與以藏的對話後,面對著眼前這位弱質纖纖的女流之輩,忿怒的龍馬吞下怒氣(註:福山雅治此時的臉部表情控制至恰到好處),挺著身,提起武士刀,誓言要獨自一人遠赴京都,尋找好友岡田以藏。望月龜彌太等人回應,此行實在太危險了,龍馬亦因此引來殺身之禍。

 

坂本龍馬不管了。他與岡田以藏是自小一同成長的好友,有著親兄弟的濃厚感情。眼見自幼陪伴成長的好友一個又一個被山內容堂收押,甚至被奪去性命,龍馬實在不忍心自己苟且偷安。以藏現在只剩下我這個朋友了!」,龍馬不理其他人的勸阻,獨自一人由大坂上路前往京都。

 

***

 

在土佐,被收監後的武士半平太雖然臉容憔悴,但依然挺著身段面對後藤象二郎的質問。有關坂本龍馬的提問,他都一概無可奉告。當後藤象二郎審問吉田東洋的暗殺計畫時,武士兄更加沒有回應。

 

面對著武士半平太的倔強,後藤象二郎安排他獨自收下監牢,但同時,卻刻意在他的監牢附近嚴刑拷打「土佐勤王黨」的成員。門下弟子所發出的悲慘哀叫聲、痛至入骨的怨嗚,除了令武士半平太感到毛骨悚然之外,更加是後藤象二郎用來懲罰他的精神虐待技倆。

 

聽著耳裡的武士半平太開始信心動搖了。

 

自從丈夫被山內容堂押下監牢後,武士富只能每天盼望丈夫平安而回。一天,乙女前往武士家探訪,外表堅強的富答應乙女將會好好生活。但當好友離開後,只見富的雙手不斷戰抖,心怕丈夫永遠離她而去。

 

乙女途徑路邊一個寺廟,想起了親弟弟龍馬和武士半平太,不禁為他們二人祈福。

 

此時,從事木材買賣的岩崎彌太郎經過此地。與乙女交談時,彌太郎並沒有因為他現時從商的身分而感到羞恥。相反,對他而言,唯有賺錢令全家溫飽才是他眼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既然他和其他人的出身背景不同,所以他不會批論武士兄所做的一切。

 

***

 

回說身在京都的岡田以藏。

 

自從由夏的住處離開後,以藏一直過著過街老鼠的生活。身上的傷依舊未轉好,加上吃不飽,以藏的身體亦逐漸變得虛弱,只能躲在寺院的門檻下。一日,一位寺院僧人碰見負傷的以藏,並打算上前向他慰問時,他猶如驚弓之鳥,二話不說揮著刀,並指向僧人不要走近他的身邊。

 

以藏再一次失去安身之地,繼續逃亡的生活。

 

***


一夜,坂本龍馬獨自一人留宿於京都某旅館,準備翌日開始追查以藏行蹤。

 

突然房間外傳來吵鬧聲音,龍馬忍不住查看發生何事。

 

抬頭一看,只見旅館店主和夫人正在與一名女子爭持不下,龍馬大聲向店主提問所因何事。原來該名女子的妹妹被無賴強行帶走,女子正打算以一己之身去營救。

 

龍馬好奇這名女子的膽識,於是向她提問名字:

 

「楢崎龍!」女子氣粗粗地回答。

 

這回真有趣了,龍馬語帶微笑對女子說:

 

「喂~我的名字也有一個『龍』字啊~我的名字是『坂本龍~~~馬』。」(日文假名:さかもと りょう~~)。龍馬刻意地將「龍」字的發音拖長。

 

楢崎龍不屑回應,依然強行從店主和夫人二人之間抖纏,大聲要求店主不要管她,誓要闖出店外與無賴講道理。突然間,她溜入廚房提起一把菜刀!

 

眼見這位悍然女將不怕危險,但卻有勇無謀,龍馬不禁按著她的雙肩,

 

(意譯如下)

 

「以你單人匹馬的力量,只會令你自己身陷危險

 

楢崎龍不忿,繼續企圖闖出門外。

 

「冷靜吧!你這樣做只會令自己受傷害。既救不了妹妹,你也有可能被帶走啊!」

 

龍馬轉身,從他簡單的行裝中拿出姊姊乙女所給予的五両銀,並交給楢崎龍說:

 

「這個交給你以作不時之需吧!」

 

楢崎龍愕異,未能相信眼前的男人只不過是剛剛認識,卻竟然不問任何理由,爽快地將五両銀交給她。

 

龍馬回頭,懦慢地步入房間內。他在想:假如能夠如此輕易地化解一個人的安危,實在是義不容辭之舉。

 

當夜龍馬轉輾反側,良久未能入睡。想起了昔日與好友岡田以藏在土佐的生活片段,以及二人日後所決擇的人生方向時,龍馬不其然感到痛心。

 

到了翌日,拿著畫有岡田以藏的手畫像,龍馬在京都街頭四處查問途人有關好友的蹤跡。

 

「這個人好像剛剛在附近出現啊~」售賣傘子的小販指著小巷,說。

 

龍馬立時提步,並向著小巷方向高呼以藏的名字。

 

隱匿在小巷的以藏清楚地聽到龍馬的呼叫,大聲回應:

 

「龍馬!龍馬!」

 

他聽到了-那一把熟悉的聲音一定是以藏。龍馬趕緊腳步-

 

「啊!以藏!」

 

「龍馬!」

 

二人相見,流離失所、沒有窩居的以藏不禁痛哭。內心所忍受的傷痛,今日終於可以與好友龍馬分擔了。

 

摟抱著受了傷的以藏,龍馬向他說:

 

「沒事了,以藏。現在沒事了。

 

內外受傷的以藏見到龍馬後,只能失聲痛哭,淚水一湧而出。

 

豈料,他倆的對話被正追捕以藏的「新選組」兩位成員聽見,並追至小巷務求將以藏緝拿。

 

龍馬眼見形勢不對,便吩咐以藏要忍受身體上的痛傷,趕緊逃離現場。 以藏猶豫,而且害怕,但龍馬再一次提點他要抓緊時間離開。

 

沒辦法了,以藏唯有相信龍馬。他獨自一人逃跑,餘下龍馬對付「新選組」其中一人。 正當以藏急忙地離開,「新選組」另一成員卻帶領著其他人迫近以藏。眾人先刺傷以藏,並以群眾力量以麻繩綑綁。

 

以藏不忿,高聲喊叫著「龍馬!救我!」

 

當龍馬發現時已經太遲了。

 

***

 

此事過後,當夜楢崎龍在旅館為龍馬送上晚飯,並感謝他前一晚的提點。可是,眼見這位先生跟昨夜有所不同,於是阿龍隨意開口問候對方。

 

坂本龍馬想起了昨夜與楢崎龍的對話,以及今早的事情變卦,一時未能接受自己眼巴巴看著好友岡田以藏被「新選組」收押。龍馬痛恨自己的無能。自始一別,以藏有可能性命不保啊。最令龍馬感到難過的,正是他親口對以藏說「沒事了」,並命令他負傷逃跑,是多麼不負責任和不智啊。

 

龍馬淚流滿面,想到自己只能說卻不能實踐,不斷反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

 

楢崎龍安靜地看著他。她的眼角不其然也流下眼淚來。

 

***

 

後記:

 

由真木よう子飾演的「楢崎龍」終於出場了!

 

我對這位女演員認識不深,但看到她恰到好處地演活外柔內剛的「楢崎龍」,我想大家也沒有失望吧。

 

有關楢崎龍這個歷史人物有以下記載:

 

楢崎龍(簡稱:「阿龍」)本是京都著名醫師楢崎將作的長女。父親因支持德川幕府前要員井伊直弼而被捕,並死於監獄中。「阿龍」的母親自始便帶著五名兒女過著貧苦生活,因此令到「阿龍」的個性變得剛毅、好強。為了養家,作為楢崎家長女,「阿龍」在餐廳工作(即《龍馬傳》第二十二回所提及),但由於受到當時天誅組的追討而被迫流浪各地。正在她人生低潮時遇上了坂本龍馬,被對方的性格和思想吸引,因而成為他的愛人,最後更成為他的合法妻子。

 

是說,當坂本龍馬被暗殺後,作為妻子的「阿龍」晚年生活卻經常酗酒,並且常常高聲對人說:「我就是坂本龍馬的妻子」。唔,有點可悲。

 

至於武士半平太和岡田以藏,他們的下場將會是被山內容堂下令處死,但死後的品評卻有所不同。

 

我在想:由《龍馬傳》啟播至今,我們見到的岡田以藏都是被動、沒有個人思想的。那福田靖所帶領的編劇小組會不會因此透過《龍馬傳》,將「岡田以藏」塑造成一個令人陪生憐愛的人物,為這個可憐的歷史人物代為出頭呢?

 

1被土佐藩主山內容堂下命收押監牢後的武士半平太。


Ryouma Ep.22 - 武士半平太.jpg

 

2:幾經辛苦,坂本龍馬終於在京都尋找到童年好友岡田以藏。可惜,此時卻被新選組成員追上。


Ryouma Ep.22 - 龍馬,岡田以藏.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