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三十五回 

劇目名稱:薩長同盟ぜよ  (中文譯名:薩長同盟之始)

Ryouma Ep.35 - 薩長同盟2.jpg   

圖上:究竟是敵,還是友?西鄉吉之助與桂小五郎(本集起改稱為木戶孝允)去至這一刻仍然說不清。

 

古人不曾說:

 

「敵不動,我不動;

敵一動,我先動。」

 

星期天晚上看著《龍馬傳》的故事發展,尤其見到西鄉吉之助和桂小五郎二人心中各自有鬼,想到單單以「敵不動,我不動」這六個字便能綜合這一集四十五鐘的劇情。

 

到最後,還是那位最無財無勢,來自土佐的鄉巴佬深明大義,背後一推便將整個日本歷史的齒輪向前翻了一個大圈。

 

以下是《龍馬傳》第三十五回摘要。

 

自近藤長次郎因試圖偷渡至英國事敗,為了不想連累龜山社中內的眾師兄弟而以切腹了結生命,當下,坂本龍馬帶著長次郎的遺書,以及他在上彥寫真館拍攝的個人照片來到大坂大和屋探望阿德和兒子。陪同坂本先生的,還有高杉晉作所派遣的守衛三吉慎藏。

 

跟阿德見面時,作為龜山社中社長的坂本龍馬向阿德交代近藤長次郎在長崎與他一同打拚天下,表現忠心耿耿,全心全意只為龜山社中。聽到丈夫的生前事跡,忍著眼淚代先夫感激坂本先生一直視長次郎為兄弟,亦代表近藤家向龍馬送上祝福,希望先生能早日達成使命。

 

內心仍難掩哀傷的龍馬,見到阿德獨自一人承受葬夫的哀傷,未能及時回應,只能牽強地以微笑答謝。

 

***

 

透過龜山社中充任為中間人,在經濟獲得結盟的薩摩藩和長州藩,終於答應在京都的薩摩藩邸見面。此時,長州藩第一號領軍人物桂小五郎已改名為木戶考允

 

初見面時,由於受到早年前禁門之變的衝突,以及西鄉反口覆舌的前科,當薩摩藩家老小松帶刀出現在二人中間後,木戶考允主動在席間提出定要坂本龍馬在席,為兩藩充任為中間人才會展開對話。

 

就在此時,仍未知悉薩摩藩和長州藩背後已經取得經濟上聯盟的將軍德川家茂和一橋慶喜,正身在大坂討論揮兵遠征長州藩的形勢。

 

***

 

此時,正值新選組」雄心壯志的日子。承命於幕府的支持,四處在京都一帶搜查反德川幕府的份子,其中他們的頭號敵人正是坂本龍馬。

 

受命於後藤象二郎的岩崎彌太郎揹著一個又一個的竹籃行裝同一時間來到京都。聽著他的土佐口音,以及身上繁瑣的行裝,新選組」組員二話不說便將彌太郎捉住,務求在他身上獲悉反幕府份子最近的行蹤。儘管彌太郎已經不斷呼叫冤枉,但仍被「新選組」組員束縛並展開多日的嚴刑拷打。

 

***

 

為了達成兩藩的同盟,明知佐幕的新選組也四處打探他的下落,坂本龍馬跟三吉慎藏依然冒險前往當地。

 

終於回到伏見寺田屋了。

 

再次見面時,阿龍焦急地拉著龍馬,對他說「新選組」一直在寺田屋附近靜觀其變,等待坂本先生回到京都的一天。

 

只見坂本龍馬依舊嬉皮笑臉,阿龍著急了,更直斥對方的名字,嚴懲他要正視現時的危險。龍馬看著阿龍的反應,明白了-於是他和三吉跟著阿龍來到寺田屋樓上一間房間,方便他們二人看到外面的情況。

 

聽過阿龍的對話,三吉也忍不住問坂本先生這次任務的危險性。可能深怕會影響三吉作戰時的狀況,只見龍馬從容地將雙手放在腰間,隨隨便便回應有著高杉先生的愛將同在,他已經有所保險了。

 

為坂本龍馬加保的,豈只有三吉慎藏。

 

夜深人靜,深知這一次的任務充滿危險,龍馬獨自一人拿出高杉晉作早前贈于的手槍,雙眼不斷打量著這小火槍顯得忐忑不安。

 

當晚,知悉坂本先生這次回京都目的是為了改革日本的體制,寺田屋老闆娘登勢也顯得不安。視龍馬為親兒子的老闆娘,語重心長跟他談到計劃的危險,更代平日剛烈的阿龍出聲,祝願坂本先生能平安回來。

 

過去日子與他並肩作戰的友人已遂一犧牲,去至這個地步又怎能夠退縮呢?龍馬知道了。知道在他背後除了他的親人之外,還有登勢這位義娘和阿龍為他擔憂。望著老闆娘,龍馬先以微笑抱歉,為到自己的決意而使她們憂心而感到不好意思。不過,他本人也非常清楚這次行動足以改變當時整個社會。為了改變日本,他甘願以自己性命作為押注。龍馬與登勢對望,連說兩聲「感激」。

 

與登勢一席話後,清晨時分,龍馬獨自一人向阿龍道謝。可能早前與阿德相見,明白到一個女人失去至愛後的痛苦和悲傷,龍馬向阿龍親述這次行動的危險。聽到坂本先生對她的感性剖白,阿龍忍不住內心的擔憂,灑淚離開。

 

此時,新選組繼續拷問岩崎彌太郎。儘管彌太郎一直否認有份參與倒幕府的活動,奈何近藤勇等人一直用私刑迫令他來京都的原因。同時間,京都奉行所的人員來到新選組集會地點,笑說他們也只不過不外如是。當近藤勇一臉認真向對方說,已經有倒幕府的積極份子來到京都,兼且在數日內密謀重要行動,不得不陪加留意。可是,奉行所的人員不能想像竟然有藩主挑戰幕府,更不屑近藤勇緊張的回應。聽在耳裡的彌太郎胡裡胡塗間,將不應該提到的名字也說溜了嘴。

 

近藤勇唸唸有詞,說:「坂本龍馬… …

 

過了一回,鏡頭見到近藤勇帶著新選組成員參見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他本人亦是會津藩主)。會津藩、薩摩藩以及長州藩本是日本當時勢力最強的三個藩,甚至連德川幕府也對他們三派陪加謹慎。當年因為「八一八事變」,會津藩曾與薩摩藩共同合作,將長州藩以及三條實美等家公趕出京都。由於長州藩一直視薩摩藩和會津藩為敵,因此松平容保對於早前有人通風報信,指長州藩代表人物木戶考允潛入京都跟西鄉吉之助、小松帶刀見面,松平一直沒有放在心。

 

未想到,探子的情報原來屬實。於是松平容保以京都守護職的身份,要求近藤勇帶領的新選組四處找出木戶考允和坂本龍馬的下落。

 

與此同時,坂本先生晚間準備起行。在整理身上的衣服時,雙眼堅定唸著武市老師、以藏、長次郎等人的名字,說著日本最重要的改變即將來臨,而他自己現在正要準備出發推動這個歷史的一刻。

 

臨行時,阿龍急匆匆再次叮囑坂本先生一切小心行事,平安歸來。當龍馬還不及反應,只見阿龍急步地走回廚房,將兩件飯糰裹在和布上,送給坂本先生。龍馬見到阿龍貼心的舉動,心存感激並報以微笑回謝。走至大門前,老闆娘登勢為坂本龍馬送上油紙傘,點頭呈上祝福,祝願他平安回來。

 

在前往薩摩藩家老小松帶刀在京都官邸的路程時,龍馬行經新選組的會址大門附近,更衝動地打算親自上前向近藤勇說過一清二楚。同行者吩咐龍馬不要輕舉妄動,只見他不加理會並大步提前。幸好,此時三吉慎藏拉著龍馬的衣袖,而且提醒對方現在先要達成「薩長同盟」一事。若然機會再度閃失,便後悔莫及了。

 

龍馬心有不甘,但亦聽在心裡。說時快、那時慢,新選組成員突然將岩崎彌太郎拖出門外。龍馬與三吉慎藏提步上前,見到對方滿臉鮮血,兼且身負重傷。當對方抬起頭時,

 

「咦?彌太郎?!」

 

「龍馬?!龍馬!」彌太郎大聲呼叫。

 

沒想到原來是岩崎彌太郎,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龍馬一邊掩蓋彌太郎嘴巴,一邊同意三吉,趕快前往小松帶刀的官邸,盡快會西鄉吉之助和木戶考允見面。

 

(唉,這一節呢… …

 

果然,由近藤勇主領的新選組當夜四周打探坂本龍馬的行蹤。眾人小心奕奕,夜間匿藏在小街後巷,以便逃過新選組的搜查。幾經重重關卡,坂本龍馬、三吉慎藏,以及薩摩藩同行的助手終於到達小松帶刀的官邸。當龍馬本人來到官邸園子,與他相識多年的木戶考允先急步上前問候對方,而龍馬亦親自向木戶兄致歉,笑說他來晚了。西鄉吉之助與小松帶刀則站在走廊,感激坂本先生的大駕光臨。

***

 

談判也不是易事。

 

代表薩摩藩的西鄉吉之助、小松帶刀,代表長州藩的木戶考允,以及他們兩派公認的中間人坂本龍馬,一共四人坐在客廳,可是雙方卻一直沒有代表主動提到「薩長同盟」這個重要議題。龍馬不慌不忙將他們三人逐一推前,以表示兩派更緊密的合作。

 

隨後木戶考允先發言,並隱約地說出從來不覺得長州藩的立場有錯,同時因著早年前一連串的事件,他和長州藩一眾義士難免對薩摩藩有所顧忌。另一方面,西鄉吉之助也來一個壓場,表明薩摩藩與長州藩的摩擦也不可以一朝一夕便能解脫。聽在此,坂本龍馬終於開口再次說出他對國家的宏願,以及洗濯日本的心跡。接著,龍馬繼續以感性的字句向兩派表明,若然錯失現時這個良機,以後大家也未能聚首一堂了。

 

清晨。

 

三吉慎藏徹夜在小松帶刀官邸駐守,以防不明來歷人士的騷擾。坂本龍馬雙手舉高伸展,略帶點疲累由門前走出。三吉慎藏緊張追問談判結果,龍馬大力拍對方臂膀,帶著淺笑回應:「成事了。」

 

三吉大喜,激動至留下眼淚。龍馬向著晴朗的天空微笑,突然想起了臨行前阿龍為他預備的乾糧,於是隨隨拿出兩件小飯糰,神采奕奕地與三吉慎藏一同慶祝「薩長同盟」終於成形。

 

*** 

 

後記

 

以小女的愚見,先感謝由福田靖先生所帶領的《龍馬傳》編劇小組在最近這兩集再沒有刻意加插阿元的戲份,為一眾觀眾解除」不必要的反感

 

不過呢,為什麼硬要加插岩崎彌太郎的插花戲份呢?由這一集開始,坂本龍馬已經一次又一次提到這次會議的重要性,但為什麼在尾段又是他自作矛盾,反口主動向小松帶刀的助理借故離開,而偏偏在這一刻遇見岩崎彌太郎被新選組釋放?最奇怪的是,當龍馬與彌太郎相認後,他突然若無其事地繼續跟著小松帶刀的助理來到會議見面的地點?

 

福田靖先生,莫非這一節又是拖布的橋段嗎?我突然好懷念「大埔慶姐姐」。

 

另說,日本真史提到「薩長同盟」根柢充滿著你我詐的政治動機。

 

這兩天藉午飯空檔看日本歷史書,整個「薩長同盟」成立的過程並不順利,最重要的一關在於薩摩藩。

 

當其時的薩摩藩考慮到長州一直被視為叛匪,如無必要亦不想被坂本龍馬所提倡的政治聯盟拖累。西方歷史學者更云,薩摩藩底子裡由始至終沒有心實踐坂本龍馬的理想。薩摩藩從一開始就想倒幕府,由他們作國家主導。為求成為當時的龍頭大哥,用盡不少手段(包括今次跟長州藩結盟,加上日後在江戶於武士之間煽風點火,等等),目的也只不過為了與德川幕府有開戰的藉口而已。

 

另一方面,長州藩一直也不想承認自己立場有錯。因此,觀眾們在這一集也見證木戶考允遲遲不願面對談判、迴避與西鄉吉之助談話的機會。再者,受限於之前薩摩抽身在外,置長州不顧的做法亦顯得不安。

 

真實歷史當然沒有這一集如此感性地結盟。最後,坂本龍馬想到成立了一條「尊王」的口號,才在最重要的一刻解決「薩長同盟」的政治立場。

 

還有一個令人心寒的激進派說法-

 

為了成為最終掌握大權的贏家,薩摩藩透過「薩長同盟」成功倒幕後,西鄉吉之助反而視坂本龍馬為絆腳石。於是西鄉放風聲出去,借以保守的佐幕派去殺掉坂本龍馬。

 

是耶非耶,在此我不加于個人意見。反之,我更期待福田靖如何繼續撰寫未來十三集的劇本。

 

題外話一則:

 

談到薩摩藩的政治動機,大家不妨留意由高橋克實前輩所飾演的西鄉吉之助在這一集的演出。

 

容許詞窮的我借用英語一句話:a ges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簡譯:身體語言遠勝千言萬語)。

 

留意尾段-

 

當坂本龍馬幾經辛苦,終於來到小松帶刀的官邸時,首先出來主動迎接龍馬的竟然是桂小五郎(即木戶考允)!他們二人見面後更顯得異常激動喔。不要忘記,桂兄當時也只不過是客人身份。西鄉當時在哪裡呢?他和小松帶刀遠遠地站在走廊,只是單單問候龍馬一句而已

 

在此,卑女不得不讚福田靖也有將薩摩藩的「私心計」計算在內,簡接地透過西鄉吉之助的身體語言向觀眾表態。同時間,我也明白為什麼福田靖先生在早前的《龍馬傳》中,刻意將西鄉吉之助描繪成深藏不露的政客,令我不禁衍生「啊,原來如此」的對應。

 

最後,為了襯托這一集的主題,Pika的音樂盒送上曲子《海へ》,收藏於《龍馬傳》原聲音樂大碟 Vol. 1

 

1 & 2:此時,坂本龍馬未有現身參與會談。代表薩摩藩的西鄉吉之助,和代表長州藩的木戶考允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方沒有人先主動提起「薩長同盟」。

 

Ryouma Ep.35 - 西鄉吉之助.jpg

Ryouma Ep.35 - 桂小五郎.jpg 

 

3:新選組組長近藤勇向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同時是會津藩主)報告有反幕府潛入京都,請求對方授權搜查。

Ryouma Ep.35 - 近藤勇.jpg  

 

4:充任為兩派的中間人,坂本龍馬親自向西鄉吉之助,以及木戶考允解釋「薩長同盟」的理念和最終目的。 

Ryouma Ep.35 - 薩長同盟.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炸
  • 這兒是個好地方

    Dear Pika:
    其實在這兒潛水了很久
    看龍馬傳都習慣搭著你的筆記:D
    從你這兒也得知不少關於masha的事

    感謝你分享給大家這麼好的文章
    真的很感謝:D
    (第一次浮起來真害羞)
  • Dear炸,

    哈哈,有點不習慣只以單字稱呼網友。謝謝你的留言啊。
    Pika成為福山派姊妹也只不過是近兩年的事,所以我同時也是向粉絲們彼此學習而已。
    不用害羞呢。認識我的網友也知道我是傻的。>//<
    正如樓下這位朋友所說(哈哈):Pika私下是一個熱情的墨房主人,特別愛與喝酒朋友邊喝威士忌、邊談福山與春馬。
    haha.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9/01 21:58 回覆

  • Keri
  • Dear Pika,

    之前也提過這一次的西鄉的確跟過去在戲劇裡的刻劃有所不同
    龍馬的暗殺理論中,本來就有一派認為是西鄉所為
    不管是否為真,西鄉跟龍馬的理想確實不太一樣

    幕末各藩本來就內心各有盤算,要說哪一個是真正有「日本國」的宏觀想法的
    恐怕少之又少
    龍馬之所以特別,就在於他沒有把權力看在眼裡
    他著眼的是大海:「喔,大海,喔,星星」(借用某人的白痴說話)

    不過龍馬死得太早,西鄉後來下場也不好
    留下來到明治維新的那批人,卻帶領日本走向軍國主義
    說真的,這段歷史很有意思

    沒了阿元來了彌太郎,這條支線真是莫名其妙
    還不如多呈現一些薩摩和長州兩邊的想法.....sigh

    PS 樓上的朋友不用害羞
    Pika是非常熱情的墨房主人~~呵呵

    BR,

    Keri





    Pika,一個小小typo:武士老師應為武「市」老師



  • Dear Keri,

    哎呀,先謝謝你提點我打錯字!謝謝~

    最近讀參考書時也覺得這段歷史很玄妙,有點像十九世紀初的歐洲歷史:只不過是一個人引發的一件大事,竟然會產生影響世界局勢的漣漪效應。相信龍馬本人也沒有預料後來的維新政府的政治方針,而當中他的得力助手陸奧陽之助也有份參與影響日後兩岸歷史的甲午戰爭。

    至於西鄉吉之助,可能是之前看過《篤姬》中感性的刻劃,因而影響我對這個歷史人物的投射。直至我看到《龍馬傳》和看書,驀然察覺西鄉的政治野心也不少。在此,Pika也不敢大聲評論,畢竟西鄉本人死後在日本的評價也甚高。

    好喜歡你這一句白痴對白來形容龍馬當時的單純心態。

    不過,矛盾的地方是:如果沒有單純的信念,龍馬又何來鍥而不捨地繼續尋夢呢?!>//<

    *突然間,想起了有位「傻仔」二十一年前,持著單純的心境,離開長崎去東京尋夢*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9/01 22:22 回覆

  • 河馬
  • 剛剛看完了這一集的字幕版,哭不停啊。愛透了龍馬與三吉對話時那堅定的眼神與語氣;登勢老闆娘與龍馬那段宛如母子般的對白與眼神交流;龍馬向阿龍說以後將會成為幕府的追殺對象,以後都不會再回來時那欲斷難斷的表情;阿龍冒險帶來薩摩藩的人,告知龍馬會面地點更改了,更請龍馬不要就這樣結束兩人的關係,龍馬難離難捨地著阿龍要等他回來;龍馬在會談結束時那段感人至深的自白。除了彌太郎那一段以外,這一集實在太精彩了,愛死了這個龍馬,更愛這個福山。當然,還要在此感謝Pika,忙碌的你眨眼間已經堅持了三十五個星期,每星期第一時間撰寫每集的摘要,是每一集!!!相信日本也沒有這樣的粉絲吧。最近Masha在電臺節目中抱怨自己不懂跳舞。真想將“Can 福山雅治 Dance” 的片段send給他看看,請他只管努力做好音樂人的角色算了吧!!!O(∩_∩)O哈!
  • Dear 河馬,

    謝謝你再次的支持。

    可能是Pika在大學時期主修歷史,所以對於龍馬與阿龍的一節,我除了越來越喜愛阿龍這個角色之外,其他談情說愛的刻畫也只沒有太顯著的感覺。
    再者,更貼切一點而言,Pika本身是「烈女」吧。
    一不做、二不休;做大事就不要拖泥帶水。
    正因為這種做事方式,所以難免對於福田靖感性的描述也只覺得是:"Ok, life moves on please." >.<

    是啊,原本不經不覺只餘下十三個星期,福山雅治也可以脫苦海了。
    不過呢,我相信到了剎科的當日,感性的他會不捨得的。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9/04 2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