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手癢:Amuse事務所2010年下半年財政報告

2010Q3 report (photo cap).jpg  

圖上:繼2010年初發表的回顧報告後,Amuse再一次以福山雅治、三浦春馬、吉高由里子和flumpool佔去事務所報告書的前席。

 

幾個星期前,因小女子一時的興致和出自內心語重心長的體會,忍不住下筆對「兒子」三浦春馬的影藝事途灑下數千字的感受

 

當時我曾經寫下:

 

「一間公司人太多,只會引發閒人過患。

 ...

 閒人太多,就會陸陸續續出現有人沒有工作;

有人沒工作,就會聽到有人嚷著『我要工作』;

當有閒人吵吵鬧鬧說著『我要工作』,就會出現經紀人之間的磨合、爭風吃醋的糾結。」

 

所以,人多不一定是好辦事。

 

人過多,就會誘發不同的意見,也會令事情複雜、口雜。最糟榚的是,通常發表意見的人往往都認定自己的一套是最好的。問題於是便產生了。原本是一個簡單直接的團隊項目,亦隨時出現閒人過盛而產生不必要的磨合,到最後就連最基本的目的也未能達成。每天在辦公室衝鋒陷陣的你,對於這個環境應該很熟悉吧?!

 

另說,續前題,當閒人過多便時常聽到有人吵吵嚷嚷「我要工作」。怕事的管理層往往為了安撫對方的情緒,公司也因此盲目地開發新的工作,更在必要時接下既不賺錢又浪費時間、浪費資源的新項目。

 

換句話說:多工作,也不一定會賺錢的。

 

如此得不償失,又何必呢?

 

Pika在一所專業的會計團體工作。由於香港經濟環境轉型的緣故,近三年來常常要接觸中國大陸境內主要城市的一線大學,跟當地的大學生交流。大家也許有留意,專業團體要進入大陸市場,往往會在當地成立獎學金。學生們如何拿到獎學金呢?就是透過做真實個案研究和分析,再由一班富有社會經驗和地位的評審員作評估。

 

想說的是:

 

擁有桑田佳祐、福山雅治、南方之星、三浦春馬、Perfume、深津繪里、上野樹里等等出色的一線藝人的Amuse,在2010年的財務報告絕對是一份超多發揮的classic題材。

 

原因很簡單,就只因她這一盤帳絕對是:難以想像。

 

幸好-真的是好運-這間上市公司雖然閒人過多,但還有三張重要的籌碼。但假若連這三張重要的藍籌股都沒有了,後果真的不陷設想。

 

最令Pika有著深切感受的是:在這三份重要的藍籌中,看來最年輕又最具潛力的那位朋友仍未察覺他的重要性。這位年輕藝人的經紀人瘋狂地在2010年下半年為他接下的廣告收益,卻最能做到為這間事務所暫時止血。

 

Amuse現任社長畠中達郎先生在去年年底發表社內2010年的集團下半年年刊(點擊在此)。

 

原本這篇文章發表在二月,可是當時未找到集團的第三期綜合報告書。(注意:集團出版的年報 (Annual Report),跟集團會計發表的財政年度報告書 (Annual Financial Statements)基本上是兩件事,所以不要混淆。)

 

之後,適逢其他原因又忘記了整件事。直到最近開始留意日本地震後的重建項目和經濟復甦,才突然記得:

 

「啊,Amuse好像準備要發表財政報告啊。」

 

誠言,我愛音樂、愛電影,但同時也愛數字-

特別是本人愛分析一門生意。

 

***

 

三月底即將來臨,亦是Amuse事務所財政年度截數的期限。在六月份股東大會舉行前,當日眾多股東或許會質疑一件事:

 

究竟Amuse2010年眾多的工作項目中,有多少個是賺錢的生意?

 

社長先生在下半年年刊的開場白提到桑田佳祐前輩在去年七月份,因為身體抱恙的緣故,原定的唱片製作和之後的演唱會要被迫暫停。因為這個緣故,早前預計的一筆可觀的唱片收益和演唱會收支理應記錄在第三季(即201010月至12月)的財政報告書內,也要麻煩會計小組順應放在下一季的帳目。換句話說,事務所在第三季的收入便變相減少。眾所皆知,桑田前輩和他所帶領的南方之星一直都是Amuse的「重要資產」,故此社長先生在開場白有義務地向各位股東交待桑田先生的康復進度,目的就是為集團打下強心劑。

 

第一張重要的藍籌股未能收到預期效果,不緊要-因為還有另外兩位朋友。


有鑑於福山雅治要百分百專心投入拍攝《龍馬傳》,他的音樂事業亦因此要減少(當然,後來在橫濱舉行的2010年冬之大感謝祭是另一回事)。那麼Amuse的音樂部做了什麼舉動呢?


就是在去年六月份重新發行福山雅治早年的CD作品和演唱會DVD。除此之外,還有在去年八月發行的《螢/少年》(以及後來的《The Best Bang》)也為事務所帶來預期之內的一筆收益。

 

發行唱片也只不過是芸芸謀利的項目中的一件小事,

事務所憑歌曲的版權費而獲利才是主要的利潤來源。

 

因此,社長先生在報告書也特別點名提到福山雅治、PerfumePorno GraffitiWeaver,以及flumpool的版權費收益。單看數字其實沒有特別意思,但如果再仔細地查看,撤除事務所與個別唱片公司分攤後的利潤,幾位主要的音樂人/團隊的版權費基本上佔去音樂組超過三成的收入。所以,在公司立場來看,不能只單單留意發行唱片後所賣出的數目,歌曲的「版權費」才是最容易、賺錢最快的收入。

 

至於如何釐定版權費則是事務所與唱片公司之間的內部秘密。實際上,唱片買出的利潤分攤也不須要在財務報告書上陳明,除非股東大會當日有大股東要求主席解釋就別作他論。在一般的上市集團能夠將利潤維持在正常水平的大前提下,基本上沒有股東會提出這個問題,原因很簡單:按照普遍人的心態,既然小股東都獲得派息,就反映出大家都滿意派息後的利潤,斷不會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但如果這個可觀的收益卻依然未能為到整個Amuse集團提升收益,甚至乎比起去年同期下跌12%。換句話說,股東派息亦因此驟減-這會是另一個故事。

 

假若-只是假若-在今年六月份的2010/2011年股東大會上,有人提問主席:何以一筆又一筆的唱片版權費依然未能為Amuse整盤帳目起死回生,(註:提出問題的這位股東有機會是福山雅治本人,只因他賣出的唱片數字和唱片版權利潤最多),大家便自自然然翻查集團帳目上其他的開支了。

 

(當然,聰明的福山雅治不會在自己事務所的股東大會提問這個大膽問題,但私底下有沒有向社長對質就是另一回事。)

 

那麼Amuse在過去一年最大的開支在哪裡呢?

 

不如我反問:常常貼近日劇的你,猜猜有多少位出演二線,甚至三線角色的年青次世代演員其實是來自Amuse事務所?

 

根據事務所網上的資料,現時Amuse擁有257個以個人名義和組合團體的藝人。「藝人」這個定義很廣泛,包括:創作音樂人、俳優、演員、節目主持、模特兒、專欄作者、電台DJ、甚至烹飪主持,等等。

 

你或許覺得本人的口吻比較強硬、尖酸刻薄,但在這一眾257位人士/組合當中,有多少位朋友你是認識的?

 

再說,又有多少位朋友你認為他們/她們可以跑出之餘,而同時又可以為事務所帶來可觀的收入?

 

無疑為了一顆「明日之星」,培訓一名新秀確實需要時間和耐性,但最最最重要的依然是落在這顆明日之星本身的質素,繼而他/她的個人思想與情緒智商等等關鍵。一個人/一個團隊的優秀質素是最重要的

 

再次借用之前一篇文章的其中一節:

 

「牡丹雖好也要綠葉扶持。

但花農會跟你說:『太多綠葉會遮蓋牡丹的發展。』

因此花農會折枝,平衡牡丹和綠葉的發展,有必要時會修剪過度發大的綠葉。」

 

翻查最近幾期的中期業績報告書,不難發現Amuse自從2008年中旬起便不斷發展次世代的市場,更加簽下不少年青藝人、二線樂隊和獨立音樂人。隨後,在2009年第二季起便陸陸續續出現虧損。在2009年發表的年終報告,Amuse甚至第一次以負數示人。活該。

 

既然早前簽下的次世代力量未能為事務所帶來即時收益,更不要忘記事務所要額外聘請保母和形象師訓練新人,於是當時的核數師向提議Amuse要增加當紅藝人的快速收入來填補這個沒完沒了的負數黑鍋。

 

音樂組可以憑著福山雅治翻新推出舊唱片和DVD,以及依靠歌曲版權費來撐場面,那麼戲劇組又可以做些什麼?

 

首推就是發行電影(例如上野樹里的《交響情人夢》電影版DVD和電視劇的DVD(如三浦春馬和佐藤健主演的《血色星期一2》;福山雅治擔任主角的《龍馬傳》。可是呢,發行DVD既需要與其他事務所和電影公司/電視台分帳,實際所賺的利潤也有要等待六至九個月後才有回報。

 

所以,在講求即時回報、快而狠的收入就是為藝人接下廣告。

 

廣告,就彷似是Amuse的及時雨。

 

細心再看,社長先生在這篇下半年年報的第三頁中,特別嘉許幾位旗下藝人因為拍攝廣告的緣故而為事務所帶來叫好又叫座的收益。

 

Amuse社長點名讚賞的第一位朋友,他的名字是「三浦春馬」。

 

沒有沾沾自喜的喜悅,只因這個結果在去年八月已經預知。當時沒有太大感覺,但直到Pika2010年十二月前往東京旅行後,就能感受到三浦春馬的廣告魅力。走在繁忙的東京街頭;隨意地站在澀谷、新宿和池袋的JR車站平台;漫遊淺草的橫街小巷,抬頭一望,「三浦春馬就在你左右」。非常閃亮。

 

當然,憑著廣告為Amuse賺快錢的還有福山雅治(留意,三浦春馬的名字是排在前輩的前面啊!)以及他的好朋友大泉洋。

 

算一算,春馬在2010年有多少個廣告:

 

1.  Shiseido UNO FOG Bar

2.  Capcom Monster Hunter電動

3.  Russ-K

4.  三菱東京銀行

5.  JR青森線

6.  家樂牌玉米湯

7.  伊藤園綠茶

8.  Casio Exilim 數碼相機

 

如果按照會計計算方法,將2011年第一季收支放進2010/2011的財政報告書內,三浦春馬最近擔任的Regza Phone代言人廣告就更加不容忽視。今年內應該會有第二支,甚至第三支的Regza Phone 系列廣告。

 

不過,隨著慣常的會計入帳手法,由於事務所內除了三浦春馬以外,也有其他旗下藝人接拍廣告,所以以上提到的廣告收益,通通以一個lump sum (中文:總數)形式撥入所屬的組別,即是戲劇組。回說這份文章開首,我提到「在這 (Amuse) 三份重要的藍籌中,看來最年輕又最具潛力的那位朋友仍未察覺他的重要性」正是這個意思。

 

(註:在會計入帳技巧上,事務所將部份的廣告收入編進戲劇組收入一欄純粹是入帳上的修飾,這是容許的。)

 

幸好是這一筆可觀的廣告收入,否則戲劇組的財政就只會見到一欄又一欄的赤紅開支。

 

為什麼開支如此厲害啊?

 

我嘴巴不懂修飾,容許本人再次直接拋下一句:

過去兩年Amuse所簽下的大部份次世代演員根本是不需要的。

 

沒有收入、只有支出,結果就是2010年的營利數字較2009年的同期大幅下滑。

 

最令人感到無奈的是:


既然整間事務所的利潤已經連續兩年下滑,2010年基本上是白做的(註:營利額比起2009年下跌31.8%),為什麼管理層仍然靜觀其變、不會馬上截長補短?相信管理層是時候審查過去兩年究竟有幾多閒人基本上沒有明顯的工作量吧?!

 

作為粉絲,在感性而言,當然支持福山雅治開演唱會。

 

但換了理性的帽子,看著事務所的經濟狀況,Pika相信福山雅治和音樂組的領導層(正是Amuse社長本人)原本的如意算盤是藉著今年的The Best Bang巡迴演唱,靠著門票和演唱會周邊收入為事務所帶來豐富的收益。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場突如其來的九級大地震令無數的日本市民痛失家園,在國難當前的大前提下,演唱會也要被迫暫停。究竟有多少場演唱會能夠順延演出仍是未知之數,更何況預期的收益又豈不會即時驟減?

 

希望總會在人間。

 

雖則福山雅治演唱會的收益或許未能達標,但可喜可賀的消息是桑田佳祐前輩再次踏上舞台,繼續他的銀色旅途,相信這個消息一定能刺激歌迷的廣泛支持。除此之外,Amuse本身建基於音樂事業,因此旗下的質素和信譽也富有保證。有理由相信事務所內的其他王牌例如南方之星、福山雅治、PerfumePorno Graffitiflumpool,在今年內沒隔多久便會推出單曲新唱片,為求速銷、提昇可觀的版權費。

 

再說,只要年青的三浦春馬不要行差踏錯,盡心盡意在戲劇組的崗位上做好本份,相信他依然是電影公司、電視台和廣告商的寵兒。作為姐姐,不須要為到(心境上已經七十八歲的)春馬擔心他能否應付得來,要紅就要頂住壓力。相信他本人比我們更明白這個娛樂圈的遊戲規距。

 

因為本人的工作性質與過去多年的培訓緣故,做事比較實事求事。以上的感想Pika也只是將其中一小部份的分析隨意撰寫,其他的部份還是忍口不說,放在心中。

 

總之,

人多,不一定好辦事。

 

至少,麻煩負責翻譯事務所「投資者關係」英文版面的朋友盡早妥善翻譯社長先生的開場白 (Message from Management),因為英文版依然沿用去年的開場白(騙不了我)。而且,今天是2011年3月23日,但偏偏英文版面簽署的日期卻是今年的六月。OMG,這個... ... 是什麼的一回事啊?

 

文章結束前,送給各位桑田佳祐前輩的作品,也是Pika最近一個月以來百聽不厭的曲子,《本当は怖い愛とロマンス》。

 

祝願,明天會更好。

 

1: Amuse旗下的藝人大泉洋首次獲得社長在年報內點名稱讚,送上他為Pokka Coffee拍攝的廣告硬照。

大泉洋Pokka Coffee.jpg

 

2: Pika所尊敬的桑田佳祐前輩。他的最新大碟Musicman絕對值得收藏,超讚的作品。

Kuwata Keisuke Musicman.jpg

 

3: 我不說,墨房」的一號和二號人物。

Tokyo Day 3 (27 Dec 10) 001.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kamaymae 的頭像
Pikamaymae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