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馬君,二十一歲生日快樂!

(附上電影《東京公園》的簡單介紹)

 

haruma_food_i (priceless).jpg  

圖上:話說,近一年來對三浦春馬先生留下印象難忘的訪問也有不少,但唯獨這個波瀾爆笑宣番節目令我不時回味。見證著這個饞嘴的娃兒」放下正經,做回自己,豁出去在螢光幕前顯示又吃又喝的一面,感覺拉近了。

 

201145日是三浦春馬先生二十一歲的生日。

 

三浦くん、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這一年來,首先感謝一直支持「墨房的朋友們沒有因為我的花痴,也沒有因為我對一位比我年輕十多年的小朋友所發出母愛的關心而卻步。過去十多個月,因為「墨房」的緣故,在我身邊的同事、家人、朋友和網友們也對漸漸三浦春馬多了一份認識,多了一個共同話題。

 

至少,每當我與福山派的姊妹見面時,她們會記得三浦春馬。

ありがとう!

 

花一點時間大概總括這幾年以來走過的里程牌:

 

《十四歲的媽媽》,讓許多人記住這個孩子;

《戀空》,讓他體嘗走紅的滋味;

《神探伽俐略》,讓他學會要頂住前輩付予期望的壓力;

《降臨在星之大地的淚》(日文:《星の大地に降る涙》),讓他初嘗舞台劇所帶來的滿足;

《武士高校》,讓他學會調整一人分飾兩角的心理關卡;

《好想告訴你》(日文:《君に届け》),讓他明白要紅就要懂得處理公眾壓力;

《你教會了我什麼最重要》(日文:《大切なことはすべて君が教えてくれた》),讓他學會要接受外來不好聽、充滿冷嘲熱諷的批評。

 

這十幾個月以來,跟大家談過三浦春馬的出道、他的電視作品、電影、廣告、宣番、他現場演唱的視頻、對於他未來的定位建議,甚至從所屬的事務所的半年年報中偷窺他在Amuse的地位。

 

二十一歲了,是事業的分水嶺,也是時候展望更深一層的計劃。

 

 10a_2010.jpg        

 

早前落筆的一篇「愛之深、痛之切」的文章,或多或少令各位明白事務所與藝人的密切合作關係。

 

要在芸芸的同輩中脫穎而出,首要條件當然是他個人先天的優良質素,繼而是他的後天處世之道。

 

以前,我不相信先天質素的重要。曾經何時更覺得天份這回事可以後天培養。

 

當年紀日漸長大,近三年明白到每個人自出娘胎便帶著獨有的天賦,在不同的場合發展。

 

誠言,天份確實可以後天培養,

可是呢,

要達到與生俱來born with passion的一舉手、一投足的舞台魅力,

有時候,即使後天有幾多努力也未能獲得認同。

 

但相反,儘管有優良的天份卻懶惰、不用功,亦是枉然。

 

我依然深信,

「力不到,不為財。」

 

人天生是需要辛勤工作,養家活口。

 

世間上有小部份的人生於大富之家,那是人家的事。不要跟人比較。如果你不是那位富貴人,就要專心一意用心工作。

 

三浦春馬去年年中完成拍攝《君に届け》之後,曾經有一段時期沒有實際演戲工作。聞說,當時的原因是他向事務所反映連續兩季擔正電視劇男主役(《武士高校》+《血色星期一2和投入電影工作,身心疲累。

 

我相信那確實是原因。在適當的時期休息,是需要的。

 

但,若果常常將同樣的需求掛在嘴邊,那就似乎過了位。

 

好,既然有這個要求-成全你。

 

果然,有一段時間沒有影兒,只能不停為事務所接拍廣告(填補黑洞)、被安排跟不知名的次世代合作但一點都不好看的俗氣節目。

 

那段日子,明顯見到一個表裡不一的三浦春馬。

 

功課一: 

你給我面子,我便替你兜著。 

 

心智比年紀成熟至少二十年的三浦先生固然明白這件家課。學乖了。

 

足足有半年時間沒有新作品,十一月事務所接二連三發表好消息:富士月九+藝術電影。

 

再看Amuse的下半年年報

現任社長點名讚賞三浦春馬,在廣告收入一欄中更將他的名字放在首席,位置在福山雅治之前。

 

要明白,日本人在言語表達這方面很有趣。

若不是對人有200%的肯定,他們不會在公開場合大事表揚。

 

更何況,

說得出來,就反映Amuse事務所對他疼愛有加。

這絕對不是必然。要珍惜。

 

想通了,適可而止的工作和它所帶來壓力能夠轉化為動力,仕途才得以繼續。

要記住。

 

***

 

剛剛播放完畢的富士月九《你教會了我什麼最重要》收視不佳。坦白說,這個收視不濟的確令我失望。

 

柏木老師.jpg  

 

失望,是因為富士電視台摸不著應有的宣傳定位;

失望,也因為本以為這個作品可以令春馬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卻遇上不濟的收視。

 

在網站看到不少春馬的支持者將失敗的原因推在事務所,也有人歸咎於編劇安達奈緒子。

 

在本人的立場而言,給他機會擔任富士月九男主角,眾粉絲們一時這個一時又那個,唉。

 

要記得:

事務所能夠為他爭取到月九的重要角色,當然不單是三浦春馬個人的質素。背後的經紀人團隊、事務所的投資和幕後拚鬥力爭也足以證明這一行的殘酷。最後的成績未如理想,幕前幕後的成員都難免失望。

 

既然月九不能收到如期效果,接下來應該要做什麼?從春馬而看,相信他現在的心情也不見得太好。

 

不單祗是月九低收視和批評,加上日本發生九級地震後,家鄉茨城也受到嚴重的破壞,心情雖免不佳。

 

功課二:

人生的戰爭是很漫長的。傷心失望過後,總有一天要重新振作,生命如常。


當事實不能改變,就只好繼續為自己打氣,堅守崗位,繼續做好本份。

 

***

 

功課三:

自我增值。

 

Haruma_上台.jpg      


最近因為看過電影《告白》和《惡人》,愛上了三浦春馬的好朋友岡田將生。

 

岡田將生所屬的事務所有遠見,也很聰明。這一點給我思考。

 

首先,要廣闊旗下的藝人仕途,不一定要擔正主角人物。電影《告白》和《惡人》中的岡田將生只是出任配角人物,但突出的角色卻足以令歡眾眼前一亮,忘記了他早年的花樣粉紅角色。

 

再其次,除了一般的廣告收益之外(我從來沒有說過要減少廣告工作),Amuse不如為三浦春馬安排多些電影演出吧。

 

為什麼是電影?

因為電影可以賣埠,從中為他開拓海外市場。

 

未發生仙台大地震前,日本人口連續十年老化,當本土消費者年紀日漸年長時,他的生產力亦會日漸下降,繼而便會因應現實環境而減輕工作量,甚至有機會被淘汰。

 

當一群人的生產力下降時,長遠的全國經濟也因此下滑。

 

地震發生所引發的核危機,這個因為人口老化而帶來的經濟問題將會進一步惡化。有兩大國際投資銀行已經提倡日本需要開放移民制度,引入外地人士改善「人口倒三角金字塔」的連串問題。

 

可是呢,

要日本人開放移民政策,難過登天。

 

那麼一間事務所要吸引外國投資者和吸納外國觀眾,電影就是其中一項的衍生功具。

 

三浦春馬下一套上演的作品是《東京公園》(請繼續看下文),但我這個人對他的要求更高。

 

既然長遠而言,日本的本土經濟只會繼續收縮,累積幾年的演出經驗便是時候往外飛翔。

我不是指春馬要進軍好萊塢或是歐洲,基本功還未扎實,不要妄自菲薄。

 

接下來,要用心學英文了。 

雖則普通話日漸流行,但本人依然深信英文是排名第一的國際語言。 

要開拓海外市場,為自己也好,為事務所也好,就唯有流利的英文會話才能登出廳堂,出席大場面。這是先要條件。

 

學好外語需要時間深造,也需要一個好導師。

 

如果你們仔細聽著「墨房」現在播放的曲子,有沒有留意桑田佳祐前輩的英語發音非常好?!

 

日本語中較少用到 L和 R 的捲舌發音,除此之外,日語有它獨到的羅馬拚音和平假字,因此日本人讀英文時,不時將它當作為平假字發音,令外國人對他們的咬字混淆,產生誤解。

 

但桑田佳祐前輩卻是日本藝能界少數人士中可以咬出清楚的 L和 R英語發音。有關這一點,可能是他本人早在三十年前直接由Amuse會長大里洋吉先生調較有關。翻查大里先生本身的資歷吧,他是唸英國文學的,因此對英語有一定要求。

 

三浦春馬呢?

 

是說,當天晚上看到春馬在去年年底現場獻唱桑田佳祐先生的名曲《白の戀人》時(看視頻,按PLAY),本人對於這個孩子能夠標準唱出 "serenade" 這個字深表驚訝。是經紀人曾經為他進行秘密練習吧。如果屬實,那就好了,拜託一定要繼續用功學習英語。雖則知道這一方面對大多數的日本人而言是件苦差事,但為了自己的將來,要持守學習。

 

還有呢?

 

既然偶然地發現三浦春馬的唱歌天份,Amuse這所本身以音樂為重要基地的事務所,不妨考慮下一步為他安排廣闊音樂細胞,例如學唱歌、學吉他。(細心看看春馬君過去兩年的攝影寫真集,他本人的手掌大而修長,是典型的吉他手手掌。)

 

正所謂,多一門技術旁身,世界通行。^/^

 

  

 

***

 

最後,感謝好友小安昨天晚上送上《電影旬報》中有關《東京公園》的電影報導。看過這篇簡短的文章,感覺很奇妙。(瞧這張海報,右上角)

 

tokyo park_001.jpg   


之前略略介紹《東京公園》這套電影時,大概知道它是一套非主流的生活小品電影。

換句話說,《東京公園》是帶有藝術味道的電影,而且重點落在導演青山真治。

 

青山真治是導演也是小說家。

 

當年憑著自編的小說而改編電影《Eureka》(中文譯名:《人造天堂》)獲得康城電影國際新人獎 (2000年);翌年憑著《Eureka》小說奪得日本本土的三島由紀夫獎,是為青山本人在日本文學學壇上獲到一定程度的認同。

 

2007年發表電影《悲傷假期》後,四年以來只有撰寫藝術電影《R246》(中文翻譯:《國道R246》)劇本,其間沒有推出任何電影或小說作品。

註:R246是位於東京澀谷著名的高速公路,連貫東京都內的中樞交通。)

 

整篇訪問,亮點顯然落在青山真治。

 

電影《東京公園》改編自原作者小路幸也的同名小說。故事講述大學生志田光司(三浦春馬飾演)自幼葬母,在他成長的路程中一直有著不同年紀的女性圍繞他身邊。

 

由於媽媽自小離開世界,一心希望能夠成為攝影師的光司,常常到訪公園,透過攝影機去捕捉隱藏在他內心處一種說不出來對人性的感覺。在某一個秋日,光司在公園內遇上了一位跟他的母親年紀相若的初島百合香(井川遙飾演),突然腦海浮現一個念頭,希望能夠進一步貼近她的世界,對她認識多一點。

 

故事亦從志田光司這個人物探討不同年齡的女士對愛情的看法,包括他的青梅竹馬,但放不下失戀包袱的年輕少女富永美憂(榮倉奈奈飾演),以及自小看著光司長大,但婚姻失敗的義姊志田美咲(小西真奈美飾演)。

 

透過男孩子的照相機去剖白現代女性的愛情觀,似是日本版的《20-30-40》。

 

hrm movie-0001_cropped.jpg  

 

等了四年才有新作品推出,外人以及青山真治本人坦然對《東京公園》付予期望。完成了之前的作品後,在過去幾年間,青山真治不斷等待著一種一股作氣的力量去繼續燃點他的藝術事業。(感慨,很明白他在說什麼)

 

終於一次機會接觸過小路幸也的小說後,青山真治開始揣摩《東京公園》小說中的人物神髓,並開始投入改編的工作。

 

去年十一月的某天,紅葉滿布東京市內一個公園。《電影旬報》的記者前往探班。當時青山真治與男主角三浦春馬正在商量下一個鏡頭的拍攝細節。

 

記者朋友再細心打聽他們二人對話的內容,原來青山真治和三浦春馬謹慎地研究他雙手擺放的位置、雙眼跟鏡頭對焦的距離、走位的角度、步行突然靜止時的速度跟劇本和入鏡時間有沒有出入。

 

為何青山真治挑選三浦春馬出任「志田光司」這個角色?

 

導演解釋:

他需要的男主角是一個能夠帶給觀眾清新,並且懂得透過身體語言來演戲的演員。

 

再說,要成為青山真治這個電影作品的男主角,先要條件是演員本身與生俱來的氣質能夠在大氣電波中表達自己。(老天爺~這一句含蓄表達語很難翻譯,但總算明白他的意思)

 

直接一點來說,青山真治要的是一個懂得憑著眼神、四肢交流演戲的演員。對於三浦春馬,這段回應豈不是導演給他的讚賞嘛?

 

青山真治過往的作品並沒有太多對白,但偏重於捕捉演員的眼神和他們的身體語言。他相信,每位演員按著不同的階段帶著獨有的小動作和身體語言,那就是發自演員內在、屬於他自己的「聲音」。

 

不需要太多的對白,只因無聲勝有聲。

 

因此,

演員當時的心理質素,與他的身體狀態會帶給觀眾和導演一種與眾不同的個人氣質。能夠參與《東京公園》這套電影,正好反映有份演出的演員們跟電影故事中的人物抓中了感覺。

 

一直只愛跟合得來的人交談,以無聲勝有聲,非常的はるま。

 

《東京公園》,熱烈期待。

 

tokyo park_002.jpg   


***

 

從四篇不同的角度去撰寫文章,作為送給三浦春馬作為二十一歲的生日禮物。儘管日本現在面臨危急時期,總希望他繼續努力、用心工作,行事小心,盡力做好本份。

 

正如文中提到,送給各位桑田佳祐前輩的《君にサヨナラを》。 

桑田前輩以輕鬆的心情,憑歌寄意來笑罵人生。深信年紀輕輕,但思想已達七十八歲的三浦春馬能夠略懂一二。

 

又正如去年另一位重量級的前輩為春馬拍攝生日祝賀片段時提到,

 

「作為有才華的徘優、演員和表演者,春馬或許會感到迷茫,但務要繼續努力、勇往直前。加油!」(原文:「既に担い始めてますけど才能を持った俳优・役者・表现者だと思ってるので迷うことなくまっすぐ突き进んでいってもらえればいいと思います。がんばってください!」)

 

春馬君,收到嗎?

未來接棒的就是你了,がんばってください!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kamaymae 的頭像
Pikamaymae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