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雅治2011The Live Bang巡迴演唱會-名古屋站分享篇 (Part 2)

IMG_7977.JPG  

圖上:福山雅治The Live Bang巡迴演唱會的大貨車。拍照景點。

 

感激1。無限感謝朋友在過去幾天的照顧和行程安排,令我在過去十幾年以來,第一次與朋友出門不需要操心自行編排行程、記錄開支和記帳。可能是不用費神,所以竟然接二連三出現烏龍事件簿,但話說真的難得輕鬆。謝謝好友!

 

感激2。也是託賴同行朋友和上天所賜下珍貴抽籤得來的門票,竟然是如此貼近名古屋站的舞台!

 

看罷四月二十一日的場次後,驀然發現我們二人手上四月二十四日的門票原來是Stand Stage位置。那一刻覺得既然難得來到日本,既不懂在網路上查看位置又沒有打算學人家換門票-雖然日本的黃牛竟然可以明目將膽地在行人必經之路大聲買賣門票-那就順其自然吧。

 

順其自然,就是如此。

 

感謝上天。

 

當我們在四月二十四日準時進入會場後,老天爺~~~原來我們的坐位在右方舞台昇降機的附近!

 

在最沒有期望、最沒有心理苛求時,上天卻早已為我們預備最好。真美好,感動。

 

最欣慰的是,Pika近一年來和其中兩位志同道合的噪音朋友深受一位資深的舞台工作者影響,醉心於舞台音響儀器設備和錄音效果。能夠如此接近舞台,讓我有機會可以近距離看到負責舞台音響靈魂的soundman(總共有兩位,輪流負責坐板),而且,在soundman的附近原來是負責電子吉他的調音師。太棒了!

 

一邊感恩能夠如此貼近舞台看到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和細節之外,一邊聽著當日名古屋會場內播放著由福山雅治主持的Talking FM的電台節目(屬於較早前錄播),同時也留意到四月二十四日尾場的觀眾年紀較輕,也有一家人,似是一家大細一起參加嘉年華會,充滿家庭日氣氛。

 

與此同時,我發現一件事:

 

這一場有好多、好多男生觀眾呢!

 

坐在我們附近的觀眾們有幾對男士一起看演唱會,主要原因是去年《龍馬傳》的播放吧。

 

這一年以來,福山先生多了好多男士支持者,簡接來說也就是對他的事業上的肯定。相比於多年前他的粉絲百分之九十九是女生,在2010年《龍馬傳》播放後所帶來的另一個正面變化就是憑著坂本龍馬這個角色,福山雅治吸引到一班男士支持者,反映當初他所花的時間和精神來演活坂本龍馬多了一個得著之處。可喜可賀。

 

電台播放著Team Amuse的Let Try Again同時,會場廣播也提示各位演唱會即將開始。

 

過了不久,熟悉的《心~color~》x 《想 – new world new love – 》電子混音版本揭起了序幕。隨後,在同一個舞台上的福山雅治單人壓著電子吉他fret board,以濃濃的吉他聲畫破名古屋綜合體育館的星際,一投手一頭足投入地演奏著《vs. ~知覚と快楽の螺旋~》。舞台燈光火紅全面亮起,紅色、銀色閃耀不停,好漂亮!那一刻,即時察覺這個晚上的燈光比起之前的場數製造更多不同的層次,有著不同的舞台效果,銳意打破早前因為地震後舉行演唱會時的沉寂氣氛,回到派對聯歡的灼熱。

 

再者,福山雅治需要觀眾,更加需要觀眾的帶動。

 

正如之前提及,絕對是星期天和觀眾們比前一場更年輕的關係,只要福山雅治站在舞台上舉起他的手指頭,他便是全場的圓心。觀眾的歡呼聲此起彼落震撼整個名古屋綜合體育館。親眼見證演唱者和舞台上的每一位成員熱情投入時,心想:「啊,回來了~回來了~」

 

終於-

地震過後的沉重心情可以稍為放下,回到應有的演唱會水準了。無論是舞台燈光、耀眼的銀射燈、台上音樂人和演唱者的熱情演奏/演唱、台下觀眾們的積極反應,一一都回到日本發生九級大地震前的熱力四射,每個人都盡情投入,難得將國家煩惱暫時放下。

 

要是說令我挑剔的地方便是場館內的收音效果依然有偏差。

 

名古屋綜合體育館是一所圓頂建築物,故此當大量音樂樂器和聲音(即歌聲以及和聲)同一時間擦出時,由於音頻在電池波中會發生「殘響」(電粒子與電粒子之間互相撞擊),舞台發出的聲浪便會先集中在中間,然後衍生至四角,坐在會場兩旁的聽眾便會聽到聲音約有一至兩秒的延續,亦即是所謂的迴音(echo)。

 

舉個例子。這個晚上我們正好坐著舞台右旁,每當福山雅治說話或者獨唱慢歌時(例如《蛍》和《はつ恋》),迴音聲浪就更加顯著,甚至唱至某些高音頻的位置,我需要掩護左耳才能減低耳鳴。

 

在圓頂場館舉行演唱會控製合宜的聲浪,不容易。

 

不過,依然感謝上天的安排可以如此貼近舞台。大喇叭就在我們的偏右方,整個演唱會的小提琴聲難得聽得非常清楚,甚至看到soundman和吉他調音師傅在幕後工作的辛勞。太激動了。(再次跟同行好友擁抱)

 

有網民在日本討論區提到,當晚福山雅治因為演唱會staff忘記將麥克風放置在mic-stand上,以致他即時黑面。話說我沒有看到這一幕。但當夜唱至某一處時,他的確有一句歌詞跟不上調子,套以廣東話來說就是「甩嘴」(超愛廣東話這個獨特詞彙)。那一刻,我和朋友都互相對望了。

 

可是呢,最意外的收穫是:

我們見到福山雅治拍打staff啊~~~

 

沒誇張-

 

之前在橫濱看冬之大感謝祭第一場演唱時,已經看到他唱至《追憶の雨の中》途中用載滿了水的紙杯倒灌在一位staff身上。豈知這一次又在這首歌出事,而且發生時的距離就在咫尺之間。

 

事緣福山雅治又一次唱著《追憶の雨の中》,他走近舞台右方昇降台拋杯子(因為要節約用水,所以紙杯內沒有載水)。他一邊拋著杯子一邊唱歌的同時,在他的後面已經有兩位員工送上紙杯,可能察覺右方昇降台的紙杯差不多用完了,突然有第三位員工從後台急步走上昇降台和舞台之間的走廊放下紙杯,就在那一瞬間,福山雅治突然轉身準備走向舞台的另一邊,卻被這位員工攔阻他的走位,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福山雅治黑面了,好黑呢-

他搖著頭,沒有接著唱下去差不多有兩、三秒,並且用手拍打這第三位員工的背部。

被前輩教訓的員工唯有急急走回後台,福山雅治繼續走回舞台中間演唱。

 

目擊整件事情發生後-我傻了眼,但那一刻的反應是:

 

He is so human!!!!

 

為大家提到這段小插曲,我無意抺黑福山雅治。請勿誤會。看到事情發生不只有我和朋友,還有周邊的觀眾。Pika在職場上自問也是要求高,對自己有一定的苛求,所以明白為什麼他會發脾氣。但這一刻提醒自己:喜歡一位偶像最重要是調教自己內在的心態,切忌將他/她這個人太神聖化,更要接受他/她不是完美。遇上不順的事情發生時,跟你和我一樣也有脾氣。

 

可是呢,今天我又在想:

 

福山雅治啊~幸好你在日本的江湖地位高,地位穩重,否則人家都已將你抺黑了。即使在重要的項目上,或者在演唱會途中發生任何不快事情,始終要裝作無事。員工做錯事,的確需要讓對方知道錯在哪裡。但拍打員工和罵人這回事,最好還是稍忍一回,回到後台才處理啊。給員工三分薄臉,他日對方會銘記於心哦。>.<

 

是夜演唱會完結前,福山雅治同樣提著熟悉的木吉他,送上《最愛》完美地結束名古屋站的演唱。

 

也許這個晚上的流程未如預期所想;

而且他當晚的確在觀眾面前呈現黑臉的一面;

儘管他在好多支持者的心目中是一位王子,

但底子裡依然只是凡人,跟你和我一樣是普通人一個,亦有脾氣。

嗯,都是那一句:He is so human. Let it be.

            

地震後再次重臨日本,看著電視台不停轉播當地地震後的重建困難,再者日本重要的工業業績又因著地震而被拖累,負面消息不斷在日本傳播。儘管日本逐漸慢慢回到地震前的生活節奏,但始終普通市民依然誠惶誠恐。就在福山雅治的演唱會中,不論是觀眾抑或是演唱者和舞台上的每一位,能夠在那短短三個小時中盡情投入演唱者的精湛演出,說的是站在舞台者的元氣和魅力。

 

正如福山雅治本人曾經說過:

「藝人在娛樂圈工作,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帶給觀眾歡樂。」

 

從他的眼神看得出由心發出的passion,享受站在台上每一分每一秒的演出,亦享受觀眾所給予他的歡呼聲。The stage is his. 

 

見證他在感激日本支持者的同時,回想到他原本在三月有一個重要約會。我知道如果不抓著那一刻的機會,福山雅治不會知道我們依然在等著他。當夜我捉著同行朋友一起大叫的一句話,站在舞台中間的福山雅治被這一句話嚇傻了,不可思議似的呆了大概有一至兩秒。於是我再補加一句來確實他並沒有聽錯。

 

是的,我和朋友知道他聽到了。

 

但願我們這簡單的一句話能夠喚醒他。

 

福山さん,
お疲れさまでした!

がんばって、がんばって、がんばって!!!

 

最後文章結束前,送給各位福山雅治的《明日の☆SHOW》。

 

IMG_1761.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kamaymae 的頭像
Pikamaymae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