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雅治The Live Bang - 東京代代木站最後一場(八月七日)演唱會感想。


IMG_9379.JPG    

 

終於有時間為大家送上福山雅治The Live Bang 巡迴演唱會在東京代代木站演唱會最後一場(八月七日)的感想篇。


原諒這份遲來的分享。只因當本人看完八月七日的演唱會後,馬不停蹄在翌日離開東京前往京都繼續我的「電波遠征之旅」。是的,大家沒有忘記的話,我原先打算在同日在JR東海道的新幹線上撰文。只是一個突如其來、充滿驚喜的大河劇消息令我失去方寸,再加上連績超過十多天在關東和關西幾個主要城市跑來跑去,體力上的確吃不消了。


現在我身在大阪,因為幾日以來都走了很多路皮膚曬黑了!),也受不了梅田、難波的人山人海,藉著在星期六的晚上,在酒店組織思緒抽時間與大家分享當日的情況吧。


***


2011年8月7日(星期天),東京。陰天、大雨。


這是福山雅治和Amuse在「主場」代代木國家第一競技館舉行的最後一場演唱會。那個星期的東京天氣陰沈不定,難得星期天當日早上和中午陽光普照,豈知準備入場前半個小時,天氣頓時不停下大雨,排隊買周邊商品的朋友也落得小貓幾隻。


在此,Pika首先要感謝朋友們為我抓到八月七日的門票。在第二輪The Live Bang 巡迴演唱會,藉著朋友的推薦,早已鎖定東京代代木為目標。由於每位Bros的會員只能抽到最多兩枚門票,當日知悉自己抽中八月三日的門票後(再加上知道難得有另外一位的「墨房之友」同時間前往東京﹣大力揮手中),感謝朋友們的協助和奔波,在我離開香港前往東京前找到八月七日場次的門票,於是有幸在四天之內再次看到福山雅治這位老人家在舞台上施展空中飛腿的魔法。


這一回跟八月三日一樣,Pika與另外三位朋友分別就座不同兩組座位看演唱會。


朋友早前對我說:「位置有點偏後,希望你不介意。」


沒問題啦。


可能被朋友這段回覆令我先入為主,知道這次的位置比較遠,便沒有太大期待。現在我想,之前在名古屋演唱會的位置已經近距離見到福山雅治真人了(連他雙眼的眼袋也清晰可見),所以能再一次進入代代木看演唱會純粹錦上添花。


與同行朋友和我一行四人一起走進Arena時,發現這次我們的位置原來是那麼接近,感恩。


隨後我與「墨房」的朋友找到位置後驚訝~


我們的位置就是在control panel的附近,大喜。


Pika閒來便愛與媽媽和音樂小組的朋友研究音響(隨時玩物喪志、浪費金錢的玩意絕對要小心!),再者本人之前的工作經常要舉辦大型晚會,對於音響和燈光的質素可算是出了名要高求(換句話說,就是令人討厭的挑剔。這個我承認。)。因為這些原因,在我而言,八月七日場次的焦點不再是福山雅治,而是在control panel把關的幕後工作人員了。

 

 

加上這一場演唱會的rundown跟之前在八月三日的相差無幾,因此我甚至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去洗手間,也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回到座位(呵呵,我有證人作證喔~)。去了洗手間回來,福山雅治剛好說完了一大段對白,我也正好回到座位上。


固然我這次的焦點落在幕後工作人員,容許我花一點時間介紹這班專業人士。沒有他們的投入和協調,單憑福山雅治一個人也做不到什麼大事。


由於我們的位置在control panel的旁邊,因此看到當晚負責音響的工作人員由Amuse的其中一位高層帶領。作為香港人,看到香港、大陸和台灣的娛樂八卦新聞,見慣娛樂事務所的高層人士出席演唱會時,總會穿著入型入格的套裝。Okay, I was wrong. 貴為日本一所大型演藝事務所(兼且在東京上市的公司)的高層,當晚他只不過穿著紅色Polo T-shirt襯著一條黑色cardigan的短褲,驟眼看跟一般看演唱會的人士無疑。最主要的分別就在於掛在他頸項上的Amuse工作人員証件,以及他透過walkie talkie向代代木館內的工作人員(應該包括福山雅治本人和台上的音樂總監在內啦)發放的提示 (俗稱「cue」)。這位朋友就儼如一支國家足球隊的總教頭了(PIC)。



有關發放提示,協助PIC的還有兩位工作人員, 一手拿著稿件和五線譜,另一隻手便拿著直尺核對著出場歌曲的樂器編排次序。他們在行內就是負責time keeper把關的位置,非常重要的。大型活動和演唱會的rundown首先要絲毫不苟才能發揮最好的水平,令在場每一位觀眾留下一個美麗的回憶,但高水平又不會出錯的rundown絕對不會自動自覺從石頭爆出來的。如何協調台前和幕後每一位參與者的穩定性、走位、抓緊台上機關的時間性,正正就需要PIC一眼關七的經驗,以及他與time keeper所發出的提示。

 

在time keeper的旁邊就是負責把守音響大panel的只有一位,俗稱soundman。之前的一篇分享中提到,八月三日晚從一樓上層見到Amuse安排四位soundman在舞台幕後負責為吉他拉緊弦線。其中他們四位負責拉弦的力度(加上當時會場室內的溫差)的最後調較便落在這位台下把關的工作人員身上。這位soundman亦要耳聽八方調較當晚台上的所有音響和音樂人的聲調,從而將每一件樂器所發出的音質調較和諧,繼而突出每組樂器的層次感。



坐在time keeper後面有另外兩組的工作人員,由於我們的位置與PIC/time keeper一組貼近,在他們之後的後排工作人員沒有太多機會揣摩。不過當本人在中段從洗手間返回座位前,也曾偷偷留意後排人員當時的工作(呵呵)。這一組分別有負責出歌詞字幕的工作人員(有點像核對PowerPoint內容似的)、舞台燈光師、協調影像錄影師的panel man(這位工作人員應該同時負責把守會場內大電視螢光幕的播放接連),以及大概三至四位(記不清,因為他們跑來跑去)應該是行內俗稱的running leg, 負責內外接應的「跑腿」。

 

想向各位提到一條花絮。  


在八月七日這一場的「世界之中心」,福山雅治將名字改變成「澀谷的中心」(因為代代木位於東京的澀谷區)。至於他選擇擺放的照片又一次來自十五年前的十二月一日,那天是他第一次在代代木國家第一競技場舉行演唱會。不過這張照片有點詼諧﹣福山先生,你為什麼選了一張當年青配上眼鏡的「和也」戴著聖誕老人的帽子啊?!好白痴~



那個時候我暗忖「好白痴」之際,竟然同時間也聽到在我附近的一眾工作人員同樣發出爆笑~ 我不知道他們爆笑的原因,但我覺得這張照片真的幾可笑。眼前的福山雅治跟照片中的人簡直是兩個人啊~ 那年的他,好傻~

 

除此之外,那個晚上福山先生又一次發放八月三十一日發行的新唱片封面的一刻,全場發出的歡呼聲令到福山本人回應著「自慢、自慢、自慢」! 果然做娛樂事業的人才需要一點點的自戀狂「病態」(笑)。Well, 收到了。


***


今年Pika在日本看的演唱會終於告此一段落。藉此機會,我要特別感謝在東京代代木陪同Pika一起看演唱會的「墨房之友」,除了同行朋友Angel之外,也有小安、Michi、Irene和Irene介紹的新朋友(與你們大力握手中)。同時也特別感激墨房內一位好友(Hello!!! 四月的名古屋之旅!),以致同行的朋友有幸能一起參與八月三日的演唱會盛事。雖然代代木演唱會已經是發生在一個多星期之前,現在人身在日本的關西,但仍然非常想念在東京的一切,包括這個Amuse主場所帶來的美麗回憶,也包括你們的友誼。非常感激。(感動中)



假如Pika在今年有機會再來台北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好好相聚,一起分享看演唱會的喜悅。再聯絡。



IMG_9376.JPG  


最後

我想,我跟我哥一樣是主張「東京派」的。


地震過後的日本依然美麗。東京澀谷的霓虹燈雖然因為要實行節約能源而被迫失去光彩,但她仍然活躍非凡、可人。


東京依然有得令人懷念的景緻,是真的。送給大家的是Pika's all times favourite「想 ~ new love new world ~」。


Surely, I will be back.


撰文:

日本大阪, 八月十四日(凌晨01:00過後)


***


後話:


今早凌晨時分發表分享時,忘記了一條私人花絮。

 

當日由東京成田機場入境時,循例有海關工作人員詢問我和同伴友人來日本的目的。朋友填寫了七天;本人,十八天。接過我和朋友的申報書後,海關叔叔用日語問我們二人這幾天將會做什麼事務時,我還在想「叔叔,不要擋路呢。我要去澀谷啊~」,朋友二話不說充滿信心地回答對方: 

 

「福山さん!」

 

全日本姓「福山」的大有人在,只見海關叔叔聽到朋友的回覆後,也忘記追問我入境的原因了,帶著微笑向我們說:「はい、はい。わがりましだ~」 

 

可真「某人」是國寶乎?!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eri
  • 十八天簡直是嚇壞我了XDD

    跑了很多地方,還是最想念澀谷是吧~
    我猜我可能也是東京派(不過依然喜歡京都)
    感謝Pika詳盡的報導~~

    別忘了台北永遠等著你~~

  • Hi Sister,

    終於完成了我在日本的太空漫遊,已經非常想念東京。唉~ 去東京至少要留在當地十天啊~
    台北啊,台北,我也很想念你。在下一次再出發去東京抓岡田將生回家前,先來一圈台北「治病團」也不錯。這次我想到宜蘭參觀威士忌酒廠。呵呵。

    BR,
    Pika ^^

    Pikamaymae 於 2011/08/19 16:52 回覆

  • 烘烘
  • 好好呢!!十八天!!
    我也好想好想去日本走走看看!!
    >"<~
    話說...
    最後一段的福山さん真是讚啊!!
    如果有機會去日本也能遇到這樣的情景...
    我一定也要喊福山さん!!XD
  • 對啊,我去了日本有十八天的時間,但快樂不知時間過,我已經在上個星期回到香港啦,很不捨得。
    其實今天凌晨時分剛好完成第一篇旅遊雜記的分享,烘烘也可以去看看。

    進入成田機場跟海關對話的一事是真的。只不過說叫「福山」,便放過我和朋友了。哈哈。天啊~

    Pikamaymae 於 2011/08/23 13:35 回覆

  • Shinako
  • Dear Pika,

    最後的花絮真是令我不禁微笑,haha!

    一直看Masha的演唱會DVD時,
    偶爾鏡頭照到控制的區域,
    我都希望多照幾下,
    很想知道整場演唱會是如何運作以及他們付出的心血呈現,
    Pika這篇文章真是讓我解了渴(笑),謝謝!
  • Dear Shinako,

    很久沒見喔,近來好嗎?

    是啊,在代代木看最後一場的演唱會的時候,其實我大多時間都在留意控制區的舉動,反而福山在台上要表演什麼東東也沒有太大留意,可能是好奇心吧。當我回到香港,請問演唱會把關的專業人才,她也跟我相識多年而且她本人與天后級某歌手合作多年,朋友也唏噓一句:「唯有日本,才可以將演唱會做到盡善盡美。歐美也沒有刻意坐重樂器的細膩。」有專業的朋友這一句,足夠了。

    luvs,
    Pika ^^

    Pikamaymae 於 2011/08/29 0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