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波遠征之旅」摘記,第五篇:宇治 ﹣奈良 

MVI_9726.jpg    

 

在這個世界上有不少小鎮城市依傍大城市的側旁,靜靜地擔當綠葉副手的責任,於是政府興建接駁交通以舒緩居住在大城市的固定人流之外,也可以簡接地振興綠葉小鎮的經濟和旅遊業。

 

擔任綠葉副手也有他的好處。

 

試想想,大號啊,鋒芒畢露。大城市的市政府常常提起警覺性,去努力維持本身崇高的地位,事事處於戒備狀態,力求完美。但只是稍一不慎便會令群眾勾起一絲絲的不快。打個比方,君不見每一年都有一個什麼「全球最佳的理想居住城市」的選舉嗎?在我老家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連續稱霸多年,最近一次卻退居第三位,雖然四季如春的溫哥華蠃了多次這個虛名,但哎呀  心情難免有一點點酸溜溜。


綠葉呢?不是他不需要提昇自身的定點,但既然明知他欠缺大號城市的完善配備,我們對他的期望也沒有大號那麼高,相對下充任綠葉副手反而難得自在,偶爾發亮便獲得群眾的掌聲。

 

往來京都的附設城市宇治以及大阪側近的奈良後,就更加覺得有時候安分守己地做好一個副手的角色不失為一件好事。

 

對不起。怒我唐突,有關於大號和小號的相對比照,促使我突然想起了福山雅治和大泉洋這對好朋友。請勿誤會,我一直對他們二人存有好感的。只是,再一次翻閱自己剛剛提到的比方時,腦海中不自覺地浮起他們兩位走在一起時的情景。

 

唔,就是這種感覺。


IMG_0720.JPG     


***

 

七月份在籌備個人歷史的電波遠征之旅時,基本上沒有包括宇治在行程之。最主要原因是當地除了出日本最地道、最香濃的抹茶之外,我對她沒有太深入的暸解。

 

過了幾天,心想既然難得在八月份前往日本旅行,當然不能錯過夏祭。於是隨手上網尋找資料,不消三分鐘讓我找到了八月初旬「京都宇治花火會」慶祝晚會。


IMG_9568.JPG  

 

宇治花火會這幾個字牢牢地印在我心頭。開始想像【多啦A夢】的情景:穿著浴衣的靜香與大雄和多啦A夢坐在岸邊,吃著櫻餅欣賞夜空上的煙火綻放。

 

於是乎,決定了﹣把宇治放在行程內。

 

***

 

由京都前往宇治非常簡單。

 

京都駅是關西區的一個大站,前往宇治可以選擇乘搭JR或近鐵。因著行程上的安排,我選定了JR奈良線

 

要留意:京都站分別有多條JR線。從京都JR前往宇治, 正確路線是奈良線みやこ,單程成人收費是¥230(持有ICOCA卡同價)。由於宇治跟京都貼近,因此往返兩地的列車亦多不勝數,設計自遊行也非常方便。

 

不錯, 宇治的古蹟也有不少

 

超過一千年歷史(!)的平等院鳳凰堂建於平安時代,傳承至今依然屹立在阿字池上。 


IMG_9628.JPG  


宇治上神社也是建於平安時代,是為日本最早期的神社之一,跟鳳凰堂一樣已被註冊為聯合國世界遺產之一。 

源氏物語博物館則記載著日本最古老小說【源氏物語】(作品也有超過千年歷史!)的人物和當時平安時代的王朝習俗。

嗯,這次到訪宇治也走遍以上景點。可是呢,

 

真正牢牢地鍥著愛吃的我卻是這個東西:

 

IMG_9672_2.jpg  

 

「伊藤久右衛門」的抹茶。

 

eh, 不是嗎?

 

跟中村藤吉店、通園茶屋、上林店,這幾間馳名的茶老店,饞嘴的Pika覺得「伊藤久右衛門」所出售抹茶產品味道跟以上的老字號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氣魄,不相伯仲。

 

走進「伊藤久右衛門」在宇治的本店,品嚐一口冰茶,配一口的茶瑞士卷,啊~ 舌頭的味蕾霎時吸受到濃濃的抹茶香味,揮之不去。

 

再者得跟中村藤吉相比,伊藤久後衛門近年的發展愈趨多元化(台灣也有出售品牌的飲品啊), 八月份更與一所京都的五星級酒店合作,推出全抹茶的自助餐和甜點系列,吸納更多普羅大眾對牌子的認知。

 

到訪當日是宇治一年一度的花火會,四處充滿著來自關西各地的遊人和當地小鎮的市民,走累了,沿著人潮來到市集。嘩~

 

老天爺,人是從哪裡來?難道,全日本的人選擇在這天來宇治麼?


IMG_9686.JPG  


IMG_9674.JPG  


宇治不大,在市集四處逛一逛來回兩遍都足夠了,加上周圍全是人群,於是便前往河畔旁,到達花火會會場,找個位置靜靜地聽著音樂、看著iPhone內置的視頻,等待花火盛放的一刻。


IMG_9687.JPG  

 

到達宇治當天每相距一段時間使會聽到爆竹的聲音,初時還不知道是什麼境況。原來日本人很貼心,這些爆竹的聲音其實是用作報時。 換句話說,到了下午三時正,會場便以爆放三聲爆竹;四時正,四炮;五時正,五炮,如此類推。

 

七時正,到了最後的報時時間。喇叭傳來消息,通知所有人群距離花火會開始只有四十五分鐘,請各位準備。

 

時針和秒針滴滴答答地走了四十五個圈之後,黑夜傳來了第一個花火爆破的聲音,夜空仿如被書法家灑墨落筆,一個又一個金黃色的菊花灑滿在黑布上。


MVI_9733.jpg  

 

嘩!嘩!嘩!

 

熟悉的驚嘆聲卻夾雜著來自五湖四海的方言。就在那一刻,我知道了。四方百面的人群中除了我這個來自香港的女生,還有加拿大人 (“eh!”出賣了你)、法國人、韓國人、也有台灣人。當然,人群中更少不了一班日語時獨欠了關東人的一份溫柔,操著快速關西腔的大阪民眾。

 

何以見得是大阪人?好客啊。不管你聽得明白不明白,穿起沿衣的十二女孩與她的祖母嘰哩咕嚕主動跟身邊我這位陌生人分享家大阪的章魚丸美食,又問我手上的Canon相機何以是怪語版面(其實那是英語),女孩可愛的笑容和歐巴桑與同行人士溝通時的身體語言,第一次親自感受到大阪人的率直個性原來真的是這麼好玩!直到這一刻閉起雙眼回想這個情景,女孩和祖母二人直接快速的關西腔依然在腦海中徘徊流連,一份溫暖熱情早已刻在心房某處,注定不會離開

 

在我心房駐守的還有當天晚上的宇治花火在夜空盛放時的景象。儘管煙火綻放時只有一瞬間的燦爛,但在全程六十分鐘的演繹之中,每一個花火展現最美麗的一面,在夜空的畫布上編織一個又一個令人難忘、絢爛悅目的畫像。

 

視頻分享:第五十一屆京都宇治花火會現場實況。視頻中的其中一個煙火是「哈哈笑」圖案啊~ (按 PLAY播放)

     

 

圖上: 宇治花火會當日四處充滿人潮,橫街小巷擺放著一個又一個美食攤位。好好味~  

IMG_9679.JPG   

IMG_9681.JPG   


***

IMG_0764.JPG   

圖上:在漂亮的鎂光燈襯托下,晚間綻放的奈良東大寺。 

 

我對奈良的認識在於萬城目學的【鹿男】這本小

 

原文提到大量奈良時代的歷史和日本劍道的傳統和規則,對於我這位行人,當時讀【鹿男】時的確有摸不著邊兒的一刻。 


直到從電腦搜捕舊檔,就是那個由玉木宏、凌賴遙以及多部未華子合演的改編電視劇。雖則電視劇出現大量跟原著不同的情節(當年小遙第一次擔任萬城目學作品中的主角,角色由男生修改為女生),但偏偏為我解答小說內好些不明白的情節。

 

起初萬城目學以奈良為第二本小的平台,純粹為要承接【鴨川荷爾摩】之後的「關西三部曲」。

 

八月份來到關西奈良,第一個目的為要踏入【鹿男】中真正主角神鹿經常出沒的奈良公園之外,第二個目的是想親眼見證一年一度在奈良公園舉行的「大字燒營火會」的狀舉。

 

目的達到了

而且,奈良的鹿兒們基本上並不好惹喔。


IMG_0585.JPG   

IMG_0584.jpg  

圖上兩則:奈良的鹿兒嬌生慣養一點也不可愛,又不友善。只要牠們嗅出遊人手上的鹿餅便會一群而上拼命搶吃。 

 

IMG_0645.jpg     

圖上:不過,奈良當然也有乖巧、純良的鹿兒。安守本分,不侵犯別家的糧食。 

 

***

 

奈良位於大阪和京都之間,因此三個城市的交通網絡接連,來回班次的次數也繁多。奈良除了JR車站外,還有私營近鐵線。兩者均可以ICOCA卡付車費,車程約四十分鐘。

 

這次,我是由大阪中樞的難波站乘搭近鐵直接前往奈良。一般來,奈良的主要景點貼近近鐵出口,因此它也是大部份遊客的選擇。

 

到達奈良近鐵站後,沿著市區的路牌便可以直達奈良的主要景點:

 

二月堂;

三月堂;

東大寺;

春日大社;

奈良公園。

  

早在1300年前(),作為日本建國後第一個固定首都的奈良(舊稱「平成」)位於關西的畿內平原。早年的平成宮殿原址則位於現時奈良市中心的西部(乘搭近鐵於「西大寺駅」下車)。撇除以上最後一欄的照點「奈良公園」,其餘四個建築物景點平均年歲至少超過一千年。

 

一千年!!!OMG~

 

難怪當初萬城目學埋首於【鹿男】創作時,定意透過角色與角色之間的問答,間接呈現一連串有關考古學的解;另一方面作者則加強歷史老師「藤原君」在小後半部份的對白,進一步塑造奈良豐富的歷史價值以及它在日本考古學的重要性。

 

由近鐵奈良站出發,漫漫沿著路標步行便到達當地最著名的歷史建築物。探訪當日的行程是:

 

奈良駅附近品小食

 

步行前往春日大社,在大社漫步。鹿出沒注意


IMG_0351.JPG  

 

春日大社裡面積龐大,大約花一個小時才到達北門。從北門離開,慢慢踱步約半個小時到達二月堂 。站在二月堂的露台遠眺奈良,享受片刻平靜。三月堂暫時閉館,緣差一面,但相信沒有錯過太多吧?!

 

從二月堂下山,沿著小路步行約十五分鐘便會到達奈良最著名的寺廟﹣東大寺。


IMG_0487.JPG  

 

奈良東大寺是為日本最初的寺廟建築物,年紀已過至少一千年。是說,作為奈良地標,加上當日是文字燒慶祝日, 我感受不到東大寺的平靜,只不時聽到遊客之間的對話,有說日本語的、英語的、法語的、台語的、普通話的、德語的,等等。再看寺內的佛像、造型和擺設,為什麼似是那麼熟愁?!

 

啊,想起了。跟北京的雍和宮好像呢~

 

當天從東大寺離開時約為下午五點半。來到正門察看外面早已有不少善男信女在寺外排隊,耐心等候,準備參加東大寺當日的夏祭參拜儀式。

 

相信外面有超過二千人左右吧?!

 

看到此情此景,我找個空座位坐下來,旁邊的鹿兒們可能已經被遊人餵飽了,對我不揪不採。那很好,雖則鹿餅每份¥150但本小姐也從來沒有打算花多餘錢餵飼這群來者不善的鹿群。牠們似是瘋子而且會追手拿著鹿餅的途人的,討厭。

 

坐了一回,沿著人潮回到奈良公園。黃昏下的陽光照落大地,奈良的鹿兒們一群又一群跟著領袖,互不打擾,吃著青草,遊然自得。我抬頭望向綠油油的高山,藍天的晴雲,深呼吸一口氣,呼出。我是活著。在這一刻,世界很美,很平靜。我對自己說:能活在當下是多麼好。感謝上天能夠給我健康的身體去欣賞世界,用心認識身邊的人,只求一夥滿足的心靈,不作妄求,以簡單的心感受世界。

  

這個,是說一點也不容易。人是萬物之靈,可惜人的自私卻引致心存雜念,往往以自己為先,人與人之間的紛爭也因此而起。站在那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又一次望著藍天,深呼吸一口:拋開珍惜時間享受生命吧。與其把每天二十四小時放在爭取第一位,這麼累的人生其實是多愚陋。

  

到了晚上大概八點三十分,隨同遊人到達奈良公園的飛火野園地的高處,遙望另一個山頭的某一點。幸好只不過等了十五分鐘,終於見到文字燒儀式開始,不消兩分鐘,一個「大」字便出現在山頭的一處。終於我又一次想起多啦A夢、大雄和靜香穿起浴衣,吃著櫻餅的情景。小時候在卡通片上看到的情節,經過接近三十年在現實環境中體驗後,在想,

 

IMG_0810.JPG  


我們從小看日本卡通片長大的成年人,卡通片帶來的童真早已於我們心底內播種。儘管年紀漸長,真心希望這片童真能夠繼續陪伴我們另一個五十年。

  

是我們香港人習懶了炫耀?又或是我們習慣將每天的行程編排滿滿?今年夏天來到日本渡暑假,發現日本人的夏祭簡單得來卻能夠維持多年,不需要好大喜工,更加不需要exhausted的行程,懂得慢活才是聰明的生活方式。

 

慢活,冀望我們能彼此學習。

 

P.s.  奈良除了以上的景點之外,還有位於大和西大寺附近的平安宮跡和朱雀門。位於奈良近鐵線上的平安宮跡於一千三百年前,現在已變平地,朱雀門也在八十年代重修。地段其實蠻荒涼,但由於小【鹿男】的故事有不少情節都取材於此,所以也特意來到這裡感受「三角」的力量。^/^ 


IMG_0942.JPG  

IMG_0958.JPG   


(註:本篇文章刊登的所有照片均出自本人親自拍攝相機機身為Canon G10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