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草莓之夜》

Strawberry Night - mosaic  


不得不承認,最近因為看多了日劇,自己不自覺也變成了審判官。

 

隨著瑛太在《Lucky 7》中的任務接近完成(嗚嗚),播放前對這個富士月九作品滿懷期望,但來到最近兩話,不得不說它基本上已經成了另一個偶像鬧劇。對於富士電視台這個安排實在忍不住咬牙切齒~

 

到了週四的《神聖的怪物》。首三話可真反映編劇的荒謬和不濟,本人甚至以「不知所謂」來形容這齣悲劇。來到剛剛的第四、第五話就有稍微改善,不過相信這套爛西瓜劇只能怱怱落畫。可憐的岡田將生,你是不是得罪了老闆啊?(嗚嗚)幹嘛「星塵」團隊這樣子待你?下一個主役作品彷似又佈滿西瓜皮乎?!如果你想準備過檔去Amuse呢,請通知一聲啊。我預備Moet Champagne等你過門。(開玩笑)

 

溫情爆笑的《理想的兒子》依然充滿笑料,不過我就開始感到這對母子之間的惹笑對白漸漸脫題。話雖如此,這個週六播放的劇場依然收視理想,是為本季奇景之一。

 

說到最後,唯有《草莓之夜》由播放至今仍然受到本人的愛戴、支持。

 

理由很簡單:貼近真實。

(雖然今天是星期二,但身在香港的我仍未有機會看最新的第七話。以下的分享純粹是本人對第六話的部份感想。)

 

距離現今的五十年前,遠在加拿大的一位國際著名學者Marshall McLuhan (1911-1980) 於短短兩年間發表幾份令當時的經濟和電子傳播界值得思考的議題。在那個北美與東歐處於冷戰的年代,電話和電視機的技術剛剛起步,電腦更加並不普及,但McLuhan卻是世界第一人能夠具體地提到電子化的革命為人類所帶來的轉變。他說:

 

“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the message is the medium”跟隨著這個概念的就是

“Global Village” 

 

前者的解說,簡單的略述就是指:在自由的經濟體系下,世界上任何一個媒介(例如印刷、廣播、廣告、電子傳媒,等等。註:當時的「電子傳媒」是指電視機和收音機)各有各獨特之處,信息傳遞者和接受者的接收模式也因此而有所不同。正因如此,每個媒介的發展、傳播人員所需要的時間、流程、運行體制,以及溝通模式到最後的商業利益果效也會各有不同。Marshall McLuhan相信,隨著科技和經濟漸進,每一個的傳播媒介都會有它獨有的生存空間。

   

承接著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的解說,當一個傳播媒介漸趨成熟便會自然地引申成一個又一個的「族群」(“tribe”,或譯作「群組」)。當群組漸漸擴大便會衍生成一個互補不足,彼此支持的「村落」,這就是Global Village的定型,也即是後來“Globalization”(「全球一體化」)的雛形。實例是,自從互聯網日漸普及,它的成長比起一個活生生的嬰孩還要更高、更快的時候,生活在現代社會的你和我,早已經是Global Village成千上億的群族中的其中一位子民。 

 

現在聽到全球一體化時,大家或許感到不外如是,因為基本上我們每一天都已經像一條麵包泡浸在暖牛奶中,懶得去思考它的誕生和成長。但試想想在六十年初,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全世界的政治及經濟停滯不前,電腦甚至被視為奢侈品,但Marshall McLuhan卻大膽預言電子媒介(包括電腦)將會改變全世界的生活模式,不得不配服他當時的前膽和遠見。 

 

《草莓之夜》的第六話名為「感染遊戲」,正好引證前人Marshall McLuhan所講述的Global Village.

 

「感染遊戲」談到我們所處身的世界每時每刻不間斷地透過互聯網或電子傳媒,日以繼夜族群與族群之間把消息傳播,有充滿仇恨的、有騙人愛心的、有務求爭人注意的,也有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的「族群」吸引世界不同角落的網絡子民。這一話的兇手便是透過互聯網結識到幾位曾經被一位西藥廠所處理不當的藥物的受害者近親,藉著在網絡社區的互動,逐漸引申為一個報仇計劃。再把鏡頭推遠一點,根據前傳SP,《草莓之夜》本身就是一個互聯網的隱藏網站,專門安排志同道合的變態人士參與殺人儀式的直播遊戲吧。 


Strawberry Night - ep6a   

Strawberry Night - ep6b  

Strawberry Night - ep6c  

我非常喜愛姬川主任(竹內結子飾演)在第六話跟「小則」(小出惠介飾演)的一節話,完完全全精闢地抓中了要點:

   

(在互聯網的世界中,)                                                    

「每天各種各樣的怨念和仇恨隨意流放,許多人因此而感染,今後或許我們要面臨一個非常恐佈的時代。」

 

也許以上的三句話是為日後《草莓之夜》的故事編纂的前言。在我而言,這卻是切切實實已經發生的事例。我們每天的生活已經離不開互聯網或智能手機所傳遞的消息,信息之多甚至未有足夠時間查證每一段信息的真實便按forward 或share便將之傳播,感染下一個目標人物。 

 

還有,世界上實在有太多、太多光怪陸離的荒謬來自互聯網的感染力。記得電影《惡人》嗎?女主角和男主角,以及被害者豈不是結緣於互聯網的社區族群麼?又拉近一些,今日在日本播放的電視劇,二十四小時內便已經可以在世界不同角落的「群族」傳播了。Global Village與你和我,基本上已經不能分離。

  

古人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網絡的確帶來人類方便,甚至不少人靠著網絡來維繫感情。但同時每一天浮游在互聯網千千萬萬的群族的我們,要發表一段話也顯得小心奕奕,左思右想幾分鐘後才敢付諸行動。有時候,在網絡社區發言後也忍不住要把留言刪走,就是害怕言論會被人誤會、怕被人利用、怕惹來攻擊。你也有深同感受乎?

  

於是者,我禁不住讚嘆前人在五十多年前已經釋透現在的後現代世界。  

 

當我們值得三思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的精髓的同時,也不忘為《草莓之夜》原著者譽田哲也及他的敏銳性拍手鼓掌。精彩。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mino
  • 最近看英剧Black Mirror这种感受更为强烈,政治、梦想和婚姻在这个互联网传染的时代会被异化成何等模样。
  • eh?! 是嘛,有機會我也想看看。
    謝謝mimino的介紹!感激。

    Pikamaymae 於 2012/02/25 21:25 回覆

  • Paulo Wong
  • 总体而言,感觉现在日本艺能界有些阴盛阳衰。男艺人九十年代出头的那批现在基本还在一线,不过年纪摆在那里,后来的有接不上班的感觉。女艺人像、竹内结子、长泽雅美之类基本可以独档一面。年纪轻的男艺人真正出挑的到真不太多。可能也和培养方式有关,Johnnys之类的事务所推明星容易,但要真正成为一个艺人,还是需要时间磨砺。
  • Hello Paulo,
     
    你所指的「陰盛陽衰」情況實屬可圈可點之處。基本上我是同意你的說法,尤其是「平成年代」(即1989年及以後出世)出身後的男藝人發展。
     
    或者,我推前早在兩年多日本的一個普遍說法,由女作家深澤真紀發表的「草食男與肉食女」的現象。相信你也聽過,就是指基於八十年代的經濟富裕,日本當地三十歲以下的大多數男士於成長中無憂無慮,養成對工作、戀愛和人生的追求都處於不積極態度,得過且過而過日。男性這種的行為漸漸簡接影響日本女性對戀愛和工作上的獵食追求。所以,當你提到日本藝能界「陰盛陽衰」的現象,本人就直接想到首先要明白這一輩年青人的成長背景以及同輩的影響。現代日本男生顯著被動,給外人一種優柔寡斷的形象。你提到J家,但本人卻是Amuse的支持者(哈哈),但說實話,要數當今日本平成男星能夠獨當一面,我心目中只有一個人選,但他尚需等候幾年的磨練才造到大牌級。
     
    Paulo提到的竹內結子和長澤雅美是Pika喜歡的女星,也同樣認為她們的確有進一步的競爭力,但不要忘記結子當年未婚生子後離婚,她的人生閱歷無疑比其他同輩女星複雜。再說雅美本人,其父親曾經是日本國家足球隊的球員,自小便踏足藝能界發展。在娛樂圈大染缸中浸透多年,不多不少也深明這個遊戲方式。
     
    但要算到對事業充滿爭強好勝心的,我特別想到武井咲和吉高由美子。雖然本人並非這兩位妹子的支持者,不過你不妨留意她們未來的爆光率。相反,儘管上野樹里去年擔任大河劇的女主役,可是人氣和事業依然並沒有顯著改善,是為隱憂。
     
    始終日本演藝界近這五年的發展受到經濟影響而未能重回當年大紅大熱的年代,假如經濟好轉,相信當地的男星也渴望積極投入工作。

    試問,如果沒有爭競之心,就不要加入娛樂圈了。對嘛?:)
     
    再次謝謝你的留言!歡迎你的指導!^^

    Regard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2/03/14 14: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