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日本大河劇《龍馬傳》- 第三十回 

劇目名稱:龍馬の秘策  (中文譯名:龍馬的秘策)

 

Ryouma Ep.30 - 高杉晉作,坂本龍馬,池內藏太.jpg  

圖上:坂本龍馬被池內藏太(桐谷健太飾)領見長州藩的奇兵隊領袖高杉晉作。


救命。

 

第三季的《龍馬傳》似乎是一齣鬥智鬥力的政治片種。對白和演員固然精彩,但我又要在首播完畢時馬上翻看劇情,以求對劇情和人物描寫多一點明白。

 

在我的看法,第三十集的內容似是一個「過渡」,目的要引入坂本龍馬後來的「經商要訣」,以及他所推動的「薩長同盟」的理念。

 

以下是《龍馬傳》第三十回摘要。

 

自從發生了引田屋事件後,坂本龍馬和一眾師弟依然留宿在長崎富商小曾根乾堂的府上。對於當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師弟們擔心他們在長崎未能立足,對他們的未來感到暗淡。

 

此時,近藤長次郎問龍馬有什麼辦法?

 

只見龍馬伸懶腰,懶洋洋地表示凡事不要強迫他人,而且橋到船頭自然直嘛。不過,他這一個答案卻沒有得到別人的應同。只見差不多所有人向著龍馬方湧前,席間有師弟追問他可不可以正經一點,這番話卻引來陸奧陽之助的不俏回應,於是眾人又因著小事而吵吵鬧鬧。

 

突然間,有人混入其中並輕輕敲打眾人的頭頂。啊,原來此人是來自土佐勤王黨的前成員池內藏太,也即是被坂本龍馬視為親弟弟的英勇武士。當幾位土佐鄉里知悉眼前人正是久未見面的池內藏太,眾人互相跟他擁抱,而他本人更與情同手足的龍馬互捏對方的臉龐。

 

久別重逢,龍馬問藏太自從他脫離土佐藩後的日子怎麼樣。

 

池內藏太於是先咆哮一聲,隨後將雙手插入便服內,突然大叫一聲並露出胸膛!

 

「看!這個是我參加禁門之變所得到的鎗傷!」

 

「嘩!!!」眾人禁不住發出讚嘆,近藤長次郎更忍不住用手指觸摸池內胸膛上的傷口~

 

聽到眾人的回應,藏太又展示背部的傷痕,

 

「啊!至於這個是我參與起義時所領受的刀傷!」

 

「嘩!!!!!」眾人又再次發出驚嘆、尖叫。

 

看到池內藏太身上的英勇標記,龍馬禁不住追問他過去的日子跟隨著那一位高手。

 

「好!龍馬,跟我來。」

 

跟隨著藏太,坂本龍馬被帶至長崎一所寺廟。

 

眼前坐在棋盤前的一名男子,不是他人,正是早前在引田屋相遇的長州藩奇兵隊領袖高杉晉作。原來池內藏太現已投靠長州藩。

 

隱藏於長崎的高杉邀請龍馬同赴棋賽,並向對方講述滯留在當地的原因。

 

自從「禁門之變」後,因為長州藩攻擊德川御所,以德川慶喜為首的幕府軍隊,揮兵討伐被視為「朝敵」的長州。隨後,長州藩更要獨自面對英國、法國、荷蘭和美國的四國聯軍攻擊(是為歷史上的「下關戰爭」),將原本軍力已經減弱的長州軍隊進一步推入水深火熱之中。既然與幕府和支持她的薩摩藩的裂痕未能一朝一夕可以解決,高杉晉作向龍馬聲明他堅決不會讓步。

 

在勇將面前毫不畏縮的龍馬,中肯地向高杉晉作指出長州藩的兵力不足以對抗當時受幕府支持的薩摩藩。

 

高杉晉作拿著棋子跟眼前人對望,但龍馬繼續向高杉談到他的理念,談起日本的未來是再沒有藩與藩之間的分野,只有一個「日本國」。不過,受到長年累月的奔命,高杉和他的手下卻未能消化龍馬的提議。畢竟,相比於從未上過沙場的坂本龍馬,由高杉晉作領導的勇士們更能體會他們為何而戰,更加明白爭取勝利要付出的代價。

 

當時,在長崎薩摩藩邸,西鄉吉之助向家老小松帶刀報告當夜在引田屋碰見坂本龍馬和敵人高杉晉作的情況。只見小松帶刀回應龍馬是勝麟太郎老師親自引見的,無論如何也不可以得失於人。再者,在那個時候,薩摩的炮台被英國人突如其來的砲擊以致全毀,小松正忙著代表薩摩藩與英國人交涉,可惜成績不果。

 

***

 

一日,近藤長次郎攜著神秘籃子回到小曾根邸。

 

當他打開籃子時,原來是長崎當地地道小食カステラ(葡萄牙文:Castella,亦即是現在一般稱之為「長崎蛋榚」。師弟和龍馬嚐了一小口後,每一位都讚不絕口,連聲叫好。於是,有人提議不如開設蛋榚小店維持生計。

 

說著、說著,一群大男孩子便跟著長次郎前往一間小店,偷看人家如何製造「カステラ」,而長次郎更負責抄寫材料和做法。

 

回到留宿的地方,幾個大男人滿懷戰意分工合作,熱鬧非常。由長次郎負責讀出製造「カステラ」的材料分量、步驟和所需時間。之後,每個人按照指示同心合力搓粉、放下雞蛋、砂糖、水份和其他材料。時間夠了,這班武士(不錯,不要忘記他們依然是受人尊敬的武士)滿心期待製成品的出場。(哈哈,超好笑~)

 

「嘩~」發自內心的讚嘆然後每個人雙手合上,說:

 

いただきます (中文:我開動了!

 

咬過一口之後,豈知……. 苦不堪言!

 

同一時間,阿元再度前往長崎奉行所接受長官朝比奈昌廣的指令,務要繼續監視坂本龍馬等人的行蹤。由於之前阿元成功提供線報,長官於是向阿元拋下錢幣作為報酬。只見阿元屈身,急忙地在地下拾起錢幣。

 

***

 

沒法可施了,坂本龍馬帶著陸奧陽之助硬著頭皮前往聯誼會找小曾根乾堂先生借貸開蛋榚店。可是,小曾根乾堂依舊對龍馬的請求無動於衷,更沒有正面看過他一眼。

 

說時快、那時慢,突然有一位手抱白貓的女士進場,並坐在小曾根對面的位置。

 

原來這位女士正是長崎當地的茶葉商,著名的女豪客大浦慶。見到眼前男子樣子不錯,「慶姐」雙眼不時打量龍馬。>.<

 

此時龍馬也不知道被對方看上,依然不斷請求小曾根先生能夠借錢給他和一眾師弟開店。陸奧陽之助也加入請求,深盼小曾根能夠包容。

 

「你們要做什麼生意啊?」大浦慶問。

 

於是龍馬略略介紹自己和陽之助,並向「慶姐」講述要開蛋榚店的目的。

 

「啊。只要你幫我勝出這場對賽,我答應出錢投資。」

 

「啊~~」坂本龍馬不能相信「慶姐」竟然如此爽快,但他卻對眼前的小玩意完全一曉不通,開口提問這個是什麼東西。

 

「這個是『麻將』,是中國人帶來的玩意。你看我們四個人。」

 

龍馬胡裡胡塗,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麻將的玩法,但又不想得失「慶姐」。

 

突然間,「慶姐」向龍馬示意她還差一隻牌子便能吃胡了。於是她借故拉著龍馬,輕輕掃他的左手掌面,並不斷轉動著手上的牌子柔聲地問一句:

 

「啊-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喔?」(這麼明顯!!!笑死我啦~~)

 

龍馬望著陽之助,陽之助以眼神示意這個是大好時機,於是龍馬肯定地說:

 

「是!就這個吧!」

 

「嘭!吃胡!」大浦慶興高采烈地叫好拍掌,又一次借意摸龍馬的臉頰並感激他的提示。(天啊~這一節超好笑~~)

 

***

 

鏡頭一轉,阿元與同為藝技的友人打算前往寺廟。就在此時,阿元察覺龍馬和陸奧陽之助碰巧經過橋墩,於是借故與友人分開並暗地跟蹤他們二人。

 

坂本龍馬與陸奧陽之助進到一間茶坊。稍稍不忿的龍馬嘰嘰喳喳向師弟發怨言,不能回想剛才被大浦慶輕薄時的情景。不過,陽之助卻覺得這一切都值得,至少現在有人願意融資。當龍馬打算還撃陽之助時,豈知被大浦慶發現他倆身在茶坊。此情此景,隱藏在茶坊外的阿元正在偷聽他們的對話。

 

「慶姐」二話不說便坐在龍馬旁邊,一邊向他拋媚眼,一邊感謝他的「提示」使她能夠勝出麻將。為了感激龍馬,「慶姐」向他送上幾枚錢幣以作打獎。豈知龍馬心不情願接下並打算退回。就在此時,陽之助急急地代龍馬收下,更衷心連聲感謝「慶姐」的打獎。見到陸奧陽之助接過錢幣後,這位女中豪傑便抽身離去。龍馬不能想像小師弟竟然「出賣」他!(哈哈 

 

***

 

龍馬與陽之助離開茶坊時,小師弟主動要求先回小曾根府邸,將從大浦慶打獎得來的款項入賑。此時,龍馬發現阿元也出現在附近,於是走上前向她打招呼。阿元錯愕,龍馬竟然認出御妝後的她。為了繼續收集情報,阿元主動詢問坂本先生自上次見面後,在長崎再有沒有認識新朋友。為了保守高杉晉作的行蹤,龍馬機警地沒有做什麼具體回應。

 

當夜,阿元出現在長崎大浦天主堂並以熟悉的步伐行近教堂的側門,快步地走進神秘通道推門而入。鏡頭一轉,一班當地的信徒向著聖母像祈禱,阿元也跪在地上,唸唸有詞誦讀玫瑰經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懺悔,祈求獲得上主的原諒。

 

***

 

回到小曾根邸,雖然暫時獲得女豪客大浦慶的支持,但一眾師弟依然為盤川和未來而擔憂,不斷向龍馬提問如何是好。師弟們依舊七嘴八舌,各人持著不同的意見,也沒法結出任何特別計策。席中有人反問,當初龍馬帶他們由遠處來到長崎,時到如今卻四處碰壁,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坂本龍馬走進師弟人群中,向在場每一位作出承諾,龍馬並沒有忘記武士半平太老師臨離世前的教誨,他答應一定會做出改變,為師弟們找到出路。

 

清晨。

 

龍馬回到之前與高杉晉作見面的寺廟,望著棋盤上仍未結束的棋賽,然後望著微曦的晨光,龍馬獨自一人進入沉思之中。 

 

同日,薩摩藩陸軍將軍西鄉吉之助與小曾根乾堂再次商量應付長州藩的對策。談至中段,坂本龍馬要求跟西鄉大人見面。經過一個早晨的思考,龍馬直接了當追問對方是否對薩摩現時內外受壓的困窘而感到疲憊?有否想到繼續內亂只會使日本疲憊不堪?說至這時,身經百戰、看到不少士兵葬身於沙場的西鄉雙眼定睛回望龍馬,似是有話說不出。

 

見到西鄉大人的無言反應,龍馬即時向對方說:

 

「我想到了一條妙策,那就是

 

西鄉吉之助眼神充滿期待,龍馬接著說,

 

薩摩藩與長州藩攜手合力推翻幕府!」

 

***

 

後記: 

 

又一次花了三個晚上才能夠完成的摘要,雖然在精神和體力上也勉強可以應付(畢竟每一次的工作時間好長啊~~),但內心卻充滿興奮。

 

我想,那是因為《龍馬傳》第三季銳意洗去之前兩季的幽暗氣氛,以坂本龍馬在長崎重新起步這一節同時轉化成《龍馬傳》中的一個轉捩點吧。心情立時好轉過來。

 

不多不少的「墨房之友」也聽過Pika本人並不在意無關痛癢的愛情情節,所以由第一季的加尾、佐那;第二季的阿龍,以及去至第三季的阿元,我並沒有太大的感觸。

 

但去至第三季,人物撰寫精彩得多了。

 

先有飾演西鄉吉之助」的高橋克實,以四兩撥千金的演繹手法,找準了精髓出演智勇兼備的西鄉將軍。

 

再者,歷史書所記載的「高杉晉作」是「動如閃電,勢如風雨」的英雄,但另一方面,他本人細閱四書五經,年輕時更坐船由長崎遠航到上海學習。他所撰寫的日記遊清五録更反映出他對當時世界歷史有著獨樹一幟的見解。簡單一點來說,高杉晉作是一位難得的文武雙全領袖。在日本現今的藝能界,身型高大兼外表帶著神秘氣質的伊勢谷友介確實是出演「高杉晉作」的不二之選。此外,個人好喜歡每一次安排高杉晉作出場的細節。上集首次出場時,勇將高杉晉作提著三弦線為阿元伴奏起舞;而去至今集出場時,高杉晉作則獨自一人下棋子。兩次都隱約地呈現高杉在文術上的一面。

 

當然,我怎可以忘記「慶姐」!呵呵。

 

在之前的墨房文章中曾經介紹出演「大浦慶」的資深女演員余貴美子(日文假名: きみこ。余貴美子本姓「余」,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日本人。這位台日混血的實力派女演員固之然引起我的留意,但意想不到她在出場時的一股氣勢也在我心中加了不少分數。「慶姐」這個角色其實好複雜。她本性好勝但同時又要保持女性的柔媚(抱著小白貓),要精準掌握這種獨有的神韻,更要在芸芸的男演員中突出角色,顯示巾幗不讓鬚眉的獨當一面,唯有余貴美子。有她的壓場,才令觀眾會陪加留意龍馬往後與她的合作關係。

 

啊,差點忘記桐谷健太 對這位小生印象最難忘是他在Crow Zero》(中文:《熱血高校》)電影系列中所飾演的辰川時生,亦即是那位要常常戴著避免腦震盪頭盔的街頭混混。之後桐谷健太Rookie》中的演出卻沒有熱血高校》那舨深入民心。來到《龍馬傳》-啊,看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豪氣,我還是喜歡桐谷健太飾演熱血青年的角色(不管是時裝版,抑或是古裝版)。^/^

 

最後,是次Pika音樂盒的音樂收藏於《龍馬傳》原聲音樂大碟 Vol. 1,曲子定名為《傷跡》。沒有什麼特別背後的意思,只是突然間,好想闖破這首曲子的意境。

 

1:被坂本龍馬視為親弟弟的池內藏太。

Ryouma Ep.30 - 池內藏太.jpg 

 

2: 充任藝技的阿元除了是女間諜之外,原本本是一名天主教徒。 

Ryouma Ep.30 - 阿元.jpg 

 

3: Pika最愛的角色之一-「大浦慶」,由資深女演員余貴美子飾演。

Ryouma Ep.30 - 大浦慶.jpg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erry
  • 不好意思插個話~

    我猜作者現在正在吃消夜
    因為現在劇情正好停頓到長次郎的長崎蛋糕上~餓了吧

    請加油,合著上一回的介紹小弟真的看的很過癮!
    很多主副線的梗都很鮮明的呈現
    且每個橋段的背後八卦其實都很值得大書特書
    (可惜在台灣想追重播,也只剩週六中午= =)
    相信這是在意收視率起伏之餘,看戲劇所帶來的真正樂趣吧

    再一次謝謝您的分享**ˋ(  ̄▽ ̄)ˊ**

    ps.自仁醫後桐谷健太所飾演的池內藏太真的很令人驚艷>///<
    不僅形像符合傳說,就連演技詮釋方面也不遑多讓
    而自天誅組大和舉兵後還能躲過幕吏監控逃回長州
    以一位脫籓浪士而言,也真的很福大命大啊~
  • 哈哈,Jerry!!!

    不錯,不錯-剛才有點餓,吃了一口芝士蛋榚。哈哈。
    謝謝你的讚賞,小女會繼續努力完成使命。
    現在是凌晨一時十七分,我要先上床就寢休息。
    明天下班後繼續送上最後二節的劇情。

    你得對!我也很欣賞桐谷健太的演出!他揭起胸膛傷口的一幕超好玩耶!

    不過,我更愛「慶姐」啊~ ^/^ 超搞笑!
    一於明天繼續。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7/27 01:19 回覆

  • Keri
  • Dear Pika,

    這一集真是讓我哈哈大笑,一班武士包上頭巾製作カステラ,我本覺有點荒謬,去查證一番以後,發現在著名的長崎文明堂本舖的網頁上,寫著「京都国立博物館所蔵の「雄魂姓名録(ゆうこんせいめいろく)」という、いわゆる海援隊日記帳の中にカステラのレシピが残っていました。」(http://www.bunmeido.ne.jp/web/product/kaientai_castella.html)。這群海上男兒確實製作過castella。只是想靠開蛋糕店來賺錢的點子,顯得有點太「摩登」了吧,想必是福田靖又開始發揮創意了。

    終於來到了龍馬最意氣風發的時候,此時登場的人物一個比一個強(西鄉、高杉都很令人期待),飾演他們的演員也都是一時之選,希望福山龍馬能與他們激發出更多火花。

    其實福田靖描繪這些角色的時候,角度都跟其他的戲劇有點不同。比如他好像就想替以藏平反,而改掉他最後招供的這個史實,西鄉也比較側重於他比較陰險的一面。或許這是這部龍馬傳的另外一種趣味?

    蒼井優飾演的藝妓阿元,雖然我以前滿喜歡她,可是她在裡面完全像個小朋友,而且這個角色,很可能又是一段無謂的愛情插曲吧?有些人爭論為何大河劇都要讓演員「超齡演出」,可是看到蒼井優跟其他演員的對比以後,我想理由應該很明顯了吧。

    向來很喜歡余貴美子這位女優,可能是有台灣血統又感到格外親切。她總是出演一些「非傳統」女性的角色,比如說台灣譯作《送行者》的《おくりびと》裡的葬儀社社員。我跟你一樣,對於這次她飾演的女富商相當期待^^我記得製作人曾說過,這個角色要找的演員不能考慮年紀,而是要有那股氣勢,還真是找對人了。

    即使是在21世紀,敢那麼公然吃福山豆腐的人,恐怕也沒有吧,真是羨煞一班粉絲 XD

    Regards,

    Keri


  • Dear Keri, ^/^

    果真「英雄所見略同」,相比起第二季的幽暗,我對第三季的《龍馬傳》更欣賞、更期待。

    之前看《龍馬傳》只因為福山*龍馬,但來至第三季,意外地「西鄉吉之助」和「高杉晉作」卻已經佔進我喜愛的角色。再來「大浦慶」更加是令我喜出望外。看來福山雅治在第三季與一眾好戲之人交手,應該有更好的發揮吧。

    謝謝你的一手資料,原本真的有海援隊製造Castella這個歷史考證。好可愛啊。看到一大班男孩子戴上頭巾弄蛋榚,詞窮的我只能以「傻」來形容啊。呵呵。

    當然,我繼續大力支持余貴美子為《龍馬傳》中最出色的女優!看到她摸福山的臉頰和手掌,哈哈,好過癮呢~ By the way, 有可能余貴美子身上流著華人的血統,覺得她少了一份日本女性慣性的柔美,卻多了華人女性硬朗的一面。可能是這個原因而當上了「大浦慶」這個角色吧。

    至於蒼井優呢,站在一班成熟演員的身旁,看上去有點像童工啊~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07/28 00:03 回覆

  • BerylHu
  • 今天下午去考檢定 然後請同學幫我代領證照 就一路衝到雜誌瘋哩=P
    終於買到Switch了呢=] 還看到店員後來再補貨...不知道有沒有補上去就是了XD

    好好的來研究一下=]
  • 啊,為你感到高興。香港已經沒有存貨了。

    Pikamaymae 於 2010/07/27 23:46 回覆

  • Kaddis
  • I hope he will get well soon ! God bless him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