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剖析分享:福山雅治 - color ~ a song for the wonderful year ~


心-color_a.jpg   


在最近其中一次的聖誕酒會上,一位年青人跟我說:

 

「我要衡量『成功的百分比』才能投入工作」。

 

很有趣。於是我問他,什麼是「成功的百分比」,他說:「配合我『個人志向』的工種,才可以增長成功的百分比。」

 

「那什麼是配合『個人志向』的工種呢?」我續問。

 

「跟我志同道合的工作!」

 

「那又是什麼?」小女子繼續追問。

 

「能夠給我滿足感,令我感到實在、開心的工作。」他志氣高揚地回答。

 

對不起,多年前我曾經接受一所大型會計師事務所的訓練,於是職業病附身的我自然地連串追問對方(因為當時我也覺得挺好玩耶~),經過幾番對答後,眼前這位年青人追求所謂的「我要衡量『成功的百分比』才開始工作」的工種,簡單一點來說,無非是一份合他心意、不用任勞任怨的工作而已。

 

要衡量成功的百分比才能投入工作?開玩笑。

 

又說,每個人的天賦不多不少也有不同。

 

確實,我相信每個人都擁有他/她獨特的天賦。按著每個人的天賦在不同的區域上都能發揮所長。但是呢,即使你擁有得天獨厚的天賦也並不代表一切。

 

說到底,人是需要經過努力才能引證你的才能、你的學識和你的天賦。

 

每個人都需要努力工作。在早幾個月前也曾經下筆,我相信「力不到,不為財」。不要這樣不合心意,那樣不合心情而不做,喜不喜歡都要做。所謂「成功之道」到最後仍需要人默默耕耘、遂一遂點踏出來的。

 

在過客的路途中,總會面臨一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幾經辛苦終於捱過來了,但在過程中所遇見的人和所看見的事,喜歡不喜歡都好,其實也廣闊自身的眼光,直接或間接地為自己的將來帶來用處,都是值得的。唯有經過努力後所帶來的成果,再經過思想上的沈澱,這個人才能豁然地說:

 

希望も憂鬱も
上手に飼い慣らしてくことさ
 

 

(翻譯)

不管是希望還是憂愁
都要懂得去善用

 

見證著他在過去一年來的付出和努力,他絕對配得高聲哼唱以上這兩句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

 

註:以下文章中的中文翻譯摘自Midori的「福山本音」。不過因著《 color ~ a song for the wonderful year ~中的歌曲風格以及樂理上的貫通,本人略略修飾部份翻譯的字句

 

color ~ a song for the wonderful year ~(簡稱: color,下同)收錄於福山雅治第二十七張個人單曲唱片,同年,一向以音樂人自居的他暫時放下最愛的本身事業,每天秏盡精神和時間投入日本國營電視台大河劇《龍馬傳》拍攝工作。以前演技木訥的他,因著要演活劇中的靈魂人物「坂本龍馬」,突然進步神速,是為他個人事業上出道二十年以來最大的突破。

 

由本是「木訥」的木頭人達至「演活劇中的靈魂人物」,作為旁觀者的我們也能感受到福山先生在過去一年多的日子中,花上許多時間和心血才能衝破潛伏在內在的壓力。

 

與此同時,在細聽 color這首曲子的同時,最近在我的腦海中浮現這個念頭:

 

福山雅治其實也是一位詩人。

 

因為只有人生閱歷豐富的詩人才可以寫出觸動人心的字句,以感性的語言向聽眾者表達了一個生活的道理:困難有什麼可怕?闖過潛伏在內心的comfort zone才是最寶貴的功課。

 

color音樂開始時,編曲者便急不容緩在第一個四拍四用上了強烈的敲擊鼓,再配以鏗鏘的快速小提琴弦聲來製造一個重要宣召,正就是曲子首三句的英文歌詞(註:這三句並沒有刊出在歌詞簿之中):

 

Tears in blue
Joy in red
Just mix it for our world~

 

在樂理的層面上而言,編曲者用上節奏強烈的4/4是有意思的。在軍隊音樂團中,4/4往往被採納為軍隊凱旋回歸時的步操音樂。透過激昂的進行曲節奏,直接表達團隊儘管經過困難險阻,終於能夠排除萬難,獲得成功。沿著這種感覺,福山雅治配上英文歌詞「色的眼淚」和「色的喜悅」來掀起曲子的主題:世間上總離不開悲歡離合,接受不接受也好,兩者造就我們的人生。

 

順著這個宣召,心存領受的福山先生在第一節歌詞中便馬上提問:「誰かを打ち負かすことでしか/幸せになれないというなら/誰とも争わない人生がいいって/そう言うのかい」(中文翻譯:「如果說打敗別人才能夠得到幸福,也說與人無爭的人生不是更好的嗎?」)。在個人而言,這一節富有思考性的問題,其實是福山雅治本人以倒述法回想大約在兩年多前的情景。相信各位支持者依然記得,在2008年年終前,經過NHK電視台製作人,以及著名編劇家好友福田靖先生多番唇舌的游說,做事慬慎的福山雅治終於正式答應接拍2010年大河劇《龍馬傳》。回想未接拍大河劇前的福山先生,一向只抱著與世無爭的態度,一心只做他心愛的音樂和攝影工作而已。

 

第一節提問過後,福山本人馬上透過第二節的歌詞「だけど競争から降りるのは/負けることからも逃げてるような/そんな気がしてるから/まだ走ってる」(中文翻譯:不過退出競爭會有逃避認輸的感覺。我就是這樣想著,所以仍在努力)告訴自己和聽眾,當時為了突破事業上的框架、為了贏自己,所以決定做出義無反悔的決定,默然接受眼前的挑戰,尋求個人事業上的突破。

 

color第一和第二節中,為了附應歌詞所描繪的又驚又恐的心境,負責編曲的井上鑑老師和福山雅治除了運用敲擊鼓的咚噠鼓聲以及鈸面(cymbals)所擦出的茨茨聲作為主旋律(homophony)的骨幹之外,同時也加入電子琴輕聲彈奏曲子中的複調(polyphony

 

何謂複調呢?當一首樂曲在進行時,隨著樂章的演進,為了進一步發展音樂的層次,作曲家有時候會在主旋律輕輕地勾出另外一個副旋律。這兩段旋律其實由相關但又有些微區別的聲部組合而成。當兩段音樂在進行的同時,複調的旋律雖然沒有主旋律那樣明顯奪耳(按 color為例,即是電子琴所發出的聲效),但卻為主旋律(即敲擊樂的「茨茨咚噠」)增添了一層色彩,猶如二重唱。雖則兩部旋律的聲部各自獨立,卻能夠和諧地融入一體。在中世紀時代的巴羅克音樂便經常找到這種的演繹手法,其中有「歐州音樂之父」之稱的著名德國作曲家巴赫 (J.S. Bach) 便是其中的表表者。

 

沿著以上的主旋律和複調的融和手法,當 color去至第三節時,負責作曲的福山雅治銳意來一個小轉變,而這個變動是必需的,否則曲子便會被重覆的旋律拖拉。為了配合富有色彩繽紛的曲子主題,同時協調旋律中的「過場」,福山先生一邊廂逐漸提昇音階哼歌而唱(歌詞原文:「woo 今年もまた終わろうとしてる/やり残した気分と 来年の期待と」),另一邊廂則加入第一電子吉他和非洲敲擊樂器中的 Cabasa(敲擊樂器中的「沙錘」,普遍稱為 "shaker"),準備迎接樂章在副歌中更複雜的跳躍。

 

如其說 color標示福山雅治本人在過去一年來的心跡,那副歌所記載的一字一句、一音一符便是他由衷的心底話。單只有感性的歌詞,述說自身感受的故事性便顯得薄弱;單只有跳躍的旋律卻沒有令人細嚼的文字,旋律便變得只有軀殼而沒有靈魂。唯有將「曲」「詞」兩者結合,才能衍生一首憑歌匯意的音樂。

 

color副歌中所記載的故事,就是要做到音樂藝術上的「通曉音律,製譜填詞」。每當知音人聽到這首音樂時,便能隨同曲子進入作者的心境,跟著他的步伐,一同沿著五線譜上的音符跳躍移動。

 

在文章較早前提到,我認為福山雅治其實也是一位詩人,憑詩詞來說故事。

 

先說「詞」。

 

隨著歌詞前半部份的倒述,質疑自己究竟是否「以不變來應萬變」,到第二段決定衝破心魔銳意求變,去至 color副歌一闕就是要反映作者本人在心境上的轉變,接著闡明一個道理:在人生的旅途上一定會遇到樽頸位置的阻滯,心境也因此而驟變(歌詞原文:「春夏秋冬 季節よりも/移り変わる僕らの心模様」)。但當腳步達至這個情緒關口的分水嶺時,其實任何事物都有兩面的看法,到最後在乎當時人的選擇(歌詞原文:「希望も憂鬱も/上手に飼い慣らしてくことさ」)。他可以選擇以埋怨的心情去完成一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但同時間,他也可以選擇自己為自己打氣,以積極的心情,咬緊牙關去完成使命。借用Pika在加拿大留學時從一位老師學到的一句話:You can choose to be a kitten or you can choose to be a king, it's your choice.

 

不錯,是你的選擇。在個人或事業上的十字路口中徘徊,即使經驗老到的朋友和專家們,也沒有人能夠明確地知道未來的境況會是一番什麼的景象(歌詞原文:「百花繚乱  生命の花/この街のなかでどんな色をした」;翻譯:百花繚亂 生命之花/究竟在這城市中會呈現什麼色彩)。就在一個沒有把握,情況未清晰的局面上,其實首要條件取決於個人心境上的調教(歌詞原文:「自分の花を/咲かせ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かな」;翻譯:我又能夠綻放屬於自己的花朵嗎)。事實上,往往在許多不明朗的局面,當人去至某個階段會因為自身的推動而遂一遂一踏出結果。有關這一點,經過參與拍攝大河劇後,相信福山先生也得到不少領悟吧。

 

另說,我更喜愛他的「詩」。精彩。

 

經過剛才第三段的過場音樂,為了配合副歌歌詞中「四季轉換」和「百花繚亂」的描述,我愛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這兩位男士的細心。編曲者首先加入 Dejembe 這種非洲木製的敲擊樂器,配以由強烈的爵士鼓敲出的「茨咚」聲和第一電子吉他勾出主旋律;同時,加入低音吉他和電子琴負責演奏複調,將兩個稍微有別的旋律融合為一。藉以多種樂器帶動色彩繽紛的演奏, color在副歌中的音階也漸漸提昇,福山雅治以穩步上揚的歌聲哼唱歌詞,目的就是要進一步肯定副歌字裡行間所流放的樂觀和豁達。

 

來到第六段和第七段,福山雅治帶聽眾回到首二段的曲子旋律。不過,在此要留意歌詞。作者由過去式的回想,去至這一段落演變為現在式(歌詞原文:「目の前にあるこの仕事って/自分のためだけに見えるけど」;翻譯:現在這份工作看似是為自己而做)。沿著這個心境上的變化,曲中人也自豪地表示,在心態上再沒有計較別人有沒有注意,只求做好個人本份,對得起自己而已(歌詞原文:「そうやって誰も見てなくても/自分なりに決めたハードルを/少しずつ高く飛べるようになったら」;翻譯:這樣做,就算沒人看到,但求能盡己之力,一點一點地跨越自己設定的目標)。

 

為了突出這個心態上的轉變,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除了再次起用第一和第二段的相同樂器彈奏主調和複調調子之外,在這一段開始時,更巧妙地運用吉他手常用的effect box效果,加入音頻較尖細的電子吉他(即第二吉他)勾出複調的拍子。在編曲技巧來看,這個細微的演奏手法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要突破早前兩段調子的編排(換句話說,由「過去」跳躍至「現在」);第二,就是要逐步提昇歌曲旋律上的層次感覺,豐富曲子的色彩。

 

接下來的過場,以及其後副歌中的樂器編排,基本上跟前半部份相似。福山先生在過場一節中由衷地感激支持者在此不提,反而要留意第二段副歌歌詞上的述說。承接 color以主調和複調融合為一的旋律,福山雅治在副歌中起用「循環不息」和「明年再接著明年」的歌詞作首尾呼應來回應旋律上的重覆。同時間,作者透過歌詞表達「艱難」其實人生的一部份,儘管年紀漸長,但只要找到同行者,共同迎接喜與憂尚且也不是一件壞事。

 

經過三分十秒的演唱後,終於來到中場鍥子的一節(歌詞原文:「それぞれのcolorで/染めあい 混ざりあい/生命は 溶けあう」;翻譯:以不同的色彩互相影響 互相混合,生命相互融合)。起初幾次聽到這段鍥子時,摸不著頭腦為什麼突然將曲子旋律由高處放慢。直到本人在撰寫「複調」的樂理角色時,突然後知後覺,驀然想到雖則這小段再次起用複調(由電子琴伴奏)來襯托主旋律(明快而穩重的 Djembe 木鼓聲),可是呢,最突破又令我充滿驚喜的地方在於這單一小段的演唱其實是和音二重唱(!)。福山雅治引入兩重聲部,由橫向上(男聲和女聲)和縱向上(另一把女聲)構成和聲,雖則三把聲音各具獨立性,卻又能形成和協結為一個整體。那是浪漫時代作曲家常用的手法啊~意外驚喜!完全沒有想到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竟然將這種獨特的演繹手法放在一首現代歌曲上。有著如此認真、嚴謹的編排,真的太出人意表,也感動我。

 

為了連接 color的骨幹旋律,來到二重唱的結尾(即3'34",編曲者刻意安排加快音速的電子琴聲,配搭強勁的鼓聲快打四組複式三連音,將後半部份慢板鍥場的位置,有層次地再度以色彩燦爛的樂器演繹旋律,繼而提昇整體曲子氣氛,喻意重新起步。談到這個接駁方式,又正如 color的複雜歌曲風格和字裡行間的複述特色,當曲子去至結束前,福山雅治不忘再次以「四季轉換」和「百花繚亂」來提醒在我們循環不息的人生裡總會面臨不同的機會/阻撓,我們用上什麼的色彩和心境去調較內在的生命其實取決於個人的決定。但總要牢記:

 

不管(未來)是希望還是憂愁,都要懂得善用

 

選擇在於你掌心之中。

 

***

 

因著不想被外界渲染的影響,我沒有花太多時間參閱網上對 color的評論,更沒有考究大家如何看 color這首歌曲。依心直說,我很喜歡 color它是繼《想 ~ new world new love ~以來,我最喜愛的福山雅治音樂作品。 color除了是一首結構嚴謹、用詞漂亮的曲子之外,在另一個層面來看,它更加是一份色彩繽紛、目不暇給的演說。這份「演講詞」由身經百戰的福山雅治親自來演說實在充滿說服力。

 

color這首歌曲,是屬於細水長流的調子。驟聽第一次,你或許不會對它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會覺得它「過份嘈吵」,只因曲子本身的風格和樂章鋪排有別於一般流行歌曲的表達方式。但當聽眾仔細聆聽曲子裡要說的故事,留心樂器所滲發出來的跳躍,再留意少有的編曲手法,起先不喜歡 color的朋友們,也許現在會改變你之前的想法?

 

要說的是,這個主旋律和複調的交叉配搭實在一絕,在現今全球流行樂壇中實屬異數,忍不住要給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一個頂呱呱的讚賞。感謝他們兩位在 color中找到創作上的突破,使我可以將早前對《蛍》的失望擱置一角,再度對福山雅治的音樂創作重拾信心。

 

在此,我借用「墨房」這個平台大膽地為福山雅治作一個平反。

 

網上有朋友提到 color的首句跟福山雅治另一個作品《18 ~ eighteen ~》很相似,甚至因為這個理由來斷定福山先生以趕工的心態去完成 color

 

坦白說,當我一次又一次聽罷整首 color的音樂後,以本人多年以來對音樂的些微認知和編曲經驗,我根本沒有聯想曲子的第一句(還有後來第六段的首句)跟《18 ~ eighteen ~》相似。

 

那並不是本人的聽覺有問題。

 

「音樂」雖則是一種既感性又自由的藝術,但專研之下,音樂其實跟物理學也有著相近之處。一首普遍的歌曲、奏鳴曲抑或弦樂四重奏,無論在五線譜上音階、節拍、音符、以及和弦,基本上也有按著一定的規則,沿著方程式似的框架發展、演進。

 

借用十多年前的一套香港電影《金枝玉葉》來說個例子。

 

還記得這一幕?電影中的男主角偶然聽到完全不懂樂理的女主角以手指頭輕敲鋼琴的琴鍵,突然他抓著靈感,坐在鋼琴前面,然後右手隨著剛才幾個單音繼續按下琴鍵,左手則找到合適的調子而變成和絃(chord),慢慢地右手沿著左手的感覺找到接下來的琴鍵,找中了拍子,左右手在琴鍵上融合貫通,最後男主角順理成章地將原本是單音的拍子演變成一首曲子的旋律。


我說音樂在某個程度上其實跟物理學相差不遠,那正因為音樂樂理也附有類似方程式的規則。如何區別A歌跟B歌,要訣在於和絃的配搭,以及它在五線譜上的變化。和絃的結構類型很多,簡單一點而言,按照和絃組合而成的音程結構來分類,可分為大和絃、小和絃、增和絃和減和絃四種。當中,這四種和絃在五線譜上的「走線」各有不同的方向、各為其主,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不同的和絃足以影響一組音符在歌譜上起落的位置,因而改變一首樂章的發展方向。


談到這裡,容許我又以偉大的音樂家貝多芬舉個實例。

 

在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和著名的交響樂作品中,不難發現他本人在某個時期慣常以A大調作為小提琴奏鳴曲調子,套用C小調為鋼琴變奏曲。那代表貝多芬懶惰嗎?當然不是!作曲人在不同的時期,按著他對世界事物的看法,心境往往也會不同而衍生創作,因此不自覺地將本身的偏好投放在某個音域,在潛意式作祟下,很容易出現類似的音符和旋律在線譜之上。

 

如果純粹聽到一句音便認為福山先生敷衍趕工完成 color這闕歌曲,未免對他的創作產生誤會吧。

 

另說,可不要忘記 color本是東芝3D Cell電視機的廣告歌。可是呢,本身喜愛研究電視機和音響器材的我,鮮有地認為這次福山雅治和Dentsu agency並沒有用心為曲子PV做到十全十美(唔,奇怪)。如其用「趕工」來形容 color這個作品,倒不如將這兩個字彙用在PV上。

 

在歌曲開始的首三句「Tears in blueJoy in redJust mix it for our world,以及中場鍥子歌詞中的「それぞれのcolorで/染めあい 混ざりあい/生命は 溶けあう」(翻譯:以不同的色彩 互相影響 互相混合 生命相互融合),單純在音樂的層面而言,這幾句的歌詞來顯示我們的人生本就是有喜也有悲,兩者造就我們的生命旅程。

 

但換著電子機械工程學來看,「色」和「色」正是3D 電影和3D電視機屏幕的重要顏色原素(註:那是因為關乎我們人類的眼球結構)。有沒有進入3D電影院看《阿凡達》(原文:Avatar?當時發行的典型「立體」 3D有色眼鏡鏡片,主要爲一隻眼睛過濾綠光,同時為另一隻眼睛過濾藍光。

 

據說(只能說「據說」,因為日本東芝並沒有打算將3D Cell外銷海外),東芝3D Cell電視播放時,透過集團跟IBM所研製的Cell broadband engine處理器以及機身所配備的「超解像技術」,一方面能夠爲左眼顯示橫點圖示,在另一方面爲右眼呈現凸點圖像,將兩者融合貫通,便能造到 color歌詞所說的「互相影響 互相混合」,交替顯示。

 

說著、說著,佩服福山雅治在撰寫歌詞上的心思和運用。

 

最後要說的是,Pika很久沒有如此痛快地為大家送上音樂文章了。

 

由星期五中午開始直到現在,前前後後總共用上超過二十個小時,一邊寫著,一邊聽著,一邊重溫樂理資料,當然還要重溫我偏愛的物理常識。這份音樂剖析的字數超過七千字,連我自己也被嚇呆。可是呢,底子裡總覺得還有部份思想餘言未盡。雖然整個撰寫過程漫長,但我真的很高興,只因 color引證福山雅治的音樂創作回到應有的水準。太好了。

 

color更反映出福山先生對音樂的執著。因著福山雅治的嚴謹和執著,將音樂中的「曲」、「詞」、「編」和「唱」四個層面緊密連接,在現今講求商業製作的音樂圈而言,這個手法絕無僅有。福山先生無疑透過 color來說教,跟我們分享他做人的道理。但是啦,這樣也無損我們對曲子的觀賞性吧?!這位詩人也只不過隨著「先苦後甜」的領受,跟我們說說他的心底話而已。

 

感謝福山雅治在音樂上的執著,為我們送來色彩繽紛的 color ~ a song for the wonderful year ~。ありがとう。

 

最後,送上早前福山雅治與他的團隊在富士FNS歌謠祭的現場演唱片段。藉以福山雅治棒的忘我獻唱,一同感受 color這首曲子百花繚亂的豐富旋律。

 

「百花繚亂」,真的很漂亮。

 

 《全文完。未經同意,圖文請勿轉載》 

 

On Pika's TV: 富士FNS歌謠祭。

由於本人懶於修剪,送上整節的演唱。 color的現場演唱出現在5'13",按 PLAY播放。

 

 

 

 

《心colora song for the wonderful year~》


作曲:福山雅治 
作詞:福山雅治
編曲:福山雅治、井上鑑

 

Tears in blue
Joy in red
Just mix it for our world

Tears in blue
Joy in red
Just mix it for our world

誰かを打ち負かすことでしか
幸せになれないというなら
誰とも争わない人生がいいって
そう言うのかい

如果說打敗別人
才能夠得到幸福,
也說與人無爭的人生
不是更好的嗎?

だけど競争から降りるのは
負けることからも逃げてるような
そんな気がしてるから
まだ走ってる

不過退出競爭
會有逃避認輸的感覺
我就是這樣想著 
所以仍在努力

woo 今年もまた終わろうとしてる
やり残した気分と 来年の期待と

woo 今年又快要結束
有想做未做的事  也有對明年的期待

春夏秋冬 季節よりも
移り変わる僕らの心模様
希望も憂鬱も
上手に飼い慣らしてくことさ

比起四季的轉換
我們的心境更變換無常
不管是希望還是憂愁
都要懂得去善用

百花繚乱 生命の花
この街のなかでどんな色をした
自分の花を
咲かせ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かな
color

百花繚亂 生命之花
究竟在這城市中會呈現什麼色彩
我又能夠綻放屬於自己的花朵嗎
心的色彩

目の前にあるこの仕事って
自分のためだけに見えるけど
知らずに誰かを笑顔にすることが
あるかもしれない

現在這份工作
看似是為自己而做
但或許
在不知不覺中也為人帶來歡笑

そうやって誰も見てなくても
自分なりに決めたハードルを
少しずつ高く飛べるようになったら

這樣做,就算沒人看到
但只要能盡己之力
一點一點地跨越自己設定的目標

woo もう一年 また一年
頑張ってみるよ
もし君がいなかったら
とっくに壊れている

woo 一年接著一年 
我要努力看看
如果沒有妳 
我早已經迷失

めぐりめぐる どの時代も
今が一番キツい時代だと
そのときどきで
誰もがそう感じるけれど

在循環不息的世代
誰都會有過這樣的想法
認為這個時代最是艱辛

 

来年も再来年も
こうして君と一緒にいれるなら
年を取ることも
悪くはないと思えてくるんだ
color

明年再接著明年
若果都能像現在與妳在一起
即使上了年紀
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好
心的色彩

それぞれのcolor
染めあい 混ざりあい
生命は 溶けあう・・・

以不同的色彩   
互相影響 互相混合      
生命相互融合

春夏秋冬 季節よりも
移り変わる僕らの心模様
希望も憂鬱も
上手に飼い慣らしてくことさ

比起四季的轉換
我們的心境更變換無常
不管是希望還是憂愁
都要懂得去善用

百花繚乱 生命の花
この街のなかでどんな色をした
自分の花を
咲かせ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かな
color

百花繚亂 生命之花
究竟在這城市中會呈現什麼色彩
我又能夠綻放屬於自己的花朵嗎
心的色彩

 

Tears in blue
Joy in red
Just mix it for our world

Tears in blue
Joy in red
Just mix it for our world

創作者介紹

隨心而語。 墨,隨心而落。

Pikamay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masha甜甜猫
  • pika好厉害,也好用心,对这首歌的分析的面面俱到
    朋友们都说心color快要听到不知道是不是好听了,因为CM,广播什么的都在反复的播...
    但是,甜甜倒是没有这么觉得,他的歌,可能没有那种让人惊艳的感觉,但是是属于百听不厌的,偶尔翻出他以前的歌来听,总是有很多不同的感觉
    心color,绝不是赶工之作,我好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同意pika的,他是个诗人(加尾看到的,千万别鄙视我,我真觉得这歌词很好)

    我是沙发么~
  • Dear 甜甜貓,

    Wow, 你的動作好快喔。^/^
    Pika剛剛稍作休息,看電視的唱歌比賽節目減壓,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你的留言了,謝謝你的支持。:)

    如果只是隨隨便便聽著《心color》確實會很容易錯過曲子精彩的編排和歌詞中的故事。我覺得,福山雅治經過一年拍攝《龍馬傳》的起落,給予他很多真的看法和新思維,因而在撰寫《心color》的同時,不多不少也希望聽眾能惹起共鳴,跟他一同領悟他的得著。

    有一個晚上,戴著耳筒的我在腦海中浮現《心color》在鋼琴琴鍵上的飛躍後,突然心神領會福山雅治在製作《心color》時心態和背後的思潮。再說,他所填的詞,很美,像詩人。希望大家也能感受他的理念。

    再次謝謝你的留言。我們再談喔。^/^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2 23:18 回覆

  • 飛翔
  • 哇~真的很用心捏~本來聽完歌曲(聽不懂日文).但在往下看到註解在聽一次(看著歌詞).整個就給它融入劇情當中了.且福山雅治的填詞蠻生活化滴
  • Dear 飛翔,

    你好。謝謝你的來訪啊。
    最近忙碌在綵排,所以回覆來晚了。
    這次《心~color~》的用語實在漂亮、悅目,大家也能引起共鳴才是作者福山雅治最想得到的效果啊。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4 22:18 回覆

  • 阿竹
  • 親愛的Pika~~

    好久不見阿~~我超愛這首的!!!!
    最近一直重複的聽~~超好聽的
    也很久沒看到Pika寫那麼興奮的評論了,可見你一定很愛
    福山董事果然沒讓我們失望!!!!
    最近還是很忙碌,大概要持續到年底了,先祝福Pika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 Dear 竹baby~~

    別來無恙嗎?一切安好?前幾天翻看Toshiba這個broadband engine處理器介紹時,我就在想:不知阿竹的看法又會是什麼呢?哈哈。
    還記得去年是你跟我提到有關Toshiba Cell這個電視機,猜不到一年後竟然可以在文章內用得著!!真的,是不是很稀奇啊?^/^

    我覺得透過他在《心 color》上的用詞和音樂表達,福山無疑在過去一年在《龍馬傳》中獲益良多,將內在感受憑歌寄意跟支持者分享。
    更成功的地方,正是他在文字上的表達由淺入深,即使對音樂沒有太大認識的朋友,也能隨著旋律和歌詞而進入他的內心。

    最愛的是他用上了「百花繚亂」,超棒。

    Pika還有不到兩個星期便前往東京捕捉福山和春馬,請各位賜我力量狩獵成功!wakaka~~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4 22:35 回覆

  • Keri
  • Bravo Pika! Bravo Fukuyama San!
    (看我把你排在福山さん的前頭)

    讓我借這個小角落埋怨一下。剛寫完以後,想試試以google account登入的方式發表迴響。沒想到什麼都不見了。Shoot! 可惡的Pixnet改版以後真是.....

    好了好了,埋怨夠了。回到文明的樣子~~

    覺得比起《想》那個時候,Pika描述音樂的功力更好了,更清晰了。另外,比起《想~》這樣純粹玩音樂、玩文字遊戲的作品,《心color》可能有更多「心から」的東西可以寫,讓我們一班墨友更加有共鳴^^

    Masha跟井上鑑老師的確花了很多的心思,讓同樣的旋律再次出現時,有不一樣的聲音變化,且情緒更加激昂。Pika犀利的耳朵為大家引介了兩次的不同,真是感謝!!! 好像曾在電郵裡面頭過,我特別喜歡Masha在某一句的演唱,每次聽都會被電到。

    那就是「少しずつ高く飛べるようになったら」。

    這一句和第一次的「そんな気がしてるから まだ走ってる」是一樣的旋律,但是在第二次的「少しずつ高く飛べるようになったら」,Masha在よ和な加重了語氣,且還加了轉音,好喜歡這樣的詮釋。

    但有個地方很Pika意見不大相同,希望你別介意。

    在複調音樂(台灣稱為複音音樂)這一點上,我覺得這首曲子並不明顯。雖然電子琴和電吉他也有演奏出一些旋律,但我認為稱不上是一條獨立於vocal聲部之外的旋律線,頂多只是在補強vocal,與其互相呼應,因為多數電子琴或電吉他比較突出的地方,都是在弱拍且是主旋律的後半拍。但也不無可能是我的耳機太差,在其他地方都聽不明顯。

    因為Pika對於各個時期的音樂都很有概念,我想這首曲子的整體還是比較偏向古典時期以後、對後代影響很大的主音音樂,上聲部旋律、下聲部伴奏。畢竟複音音樂兩個聲部(或三聲部、四聲部)的旋律,基本上要能分庭抗禮,且不可有和絃式伴奏的影子。

    在福山諸多作品中,有一首曲子的編曲是複音音樂的完美運用,Pika有時間不妨聽聽。不過也只有A段是比較純粹的複音音樂。

    那就是「あの夏も 海も 空も」。

    A段明顯沒有用和絃式的伴奏。開頭就用仿管風琴的電子琴音色,奏出一條與vocal相抗衡的旋律線,陸續加入的鋼琴、bassoon、bass也都是如此,不過進入B段、accoustic吉他進來以後,就不那麼明顯了。編本曲的人,絕對受過很嚴謹的古典音樂訓練。而且流行音樂少有人會用bassoon這種樂器。

    小女子拙見,請多包涵!

    回到《心color》。這次的福山真的很像一個說唱詩人,而且正如你說的,詞與曲調的配合相當完美!

    週日我去flee market逛,剛好在傍晚時分有個年輕女歌手會來現場做現場戶外演唱。只見她來了以後,自顧自地調音(她在聽amplifier出來的聲音)十幾分鐘。明明說五點開唱,過了十幾分仍在調音;開始後高低音的balance依然很不好,真讓人覺得是白等了。

    重點是她大概技巧還不好吧,曲子總是一樣的旋律重複很多次,吉他的彈法也是從頭到尾一樣。沒多久我就失去耐心走了。

    我想說的是,很多人都聲稱自己愛音樂,可是在有聽眾/觀眾的時候,卻很少從他們的角度來想,怎麼樣可能讓他們看/聽得開心。福山さん走了二十年,就是抱著一種對他的歌迷非常「優しい」的態度,也許他的曲子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作,但是他花在聲音的豐富度上的心力,真的很多。往往是很多很多不同的聲音堆疊起來,因此不會顯得薄弱而無趣。聽久了也不覺得耐煩。

    最後以這句歌詞結尾

    「知らずに誰かを笑顔にすることが あるかもしれない」

    ^^

    辛苦了,Pika!

    Keri
  • Dear Keri,

    Wow, 這次我真的感到不好意思啦~ 看到Keri所留下的感想後,Pika反而覺得臉紅熱赤,不知怎算好~ ^/^

    你提到的留言問題,也有不少用戶已經向Pixnet反應,不知他們打算什麼時候會進行改善工程。對不起啊!

    言歸正傳,我真真正正學習音樂只有(算手指中)十四年的光景吧,而且沒有正規地跟老師學習樂理。以前跟鋼琴老師學習頂多也是為了考取級數,並沒有真心真意學習當中的情操。不過,我相信家庭的薰陶這回事。舅舅是專研西洋古典音樂的。以前我們身在多倫多,他總會跟我談起Beethovan, Mozart, Tchaikovsky等大師。話說,我當時只覺得有趣,卻沒有將他的心得銘記於心,直到年近聖誕,常常聽到Dance of the Reed Flutes(那一節的芭蕾舞真好看!) 和聽著《心 color》的Karaoke版的時候,以前跟舅舅相處時的片段卻陸陸續續浮現在腦海中,潛移默化地起了作用。

    你所指的複音,Pika愚拙坦誠對這方面的樂理技巧並不熟絡,可能是對和絃的認知不足吧。由此可見Keri實屬學院派訓練出來,而Pika則是街頭半專業的搶手~還是去賣macaron好了。>.< 

    Anyway, 為什麼我會有著複調這種想法呢?那是《心 color》的歌詞和全首歌曲編曲令我聯想起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內裡有一個ambition,就正如我所提到將音樂中的「曲」、「詞」、「編」和「唱」四個層面緊密連接,因此在潛移默化作祟下,加上歌詞的運用,我直覺認為他們兩位將複調的技術帶進整首音樂之中,令聽眾更能聽得起勁,感受歌詞中的「めぐりめぐる」。不知為什麼,我也很喜歡「めぐりめぐる」這一句,很有趣但又能連貫主題的簡單文字。

    另說,我沒有將早前你跟我談論的dotted notes加入文章之中,因為我找不到可以貫通的段落,由此可見,小女子的文筆仍有待改善!我也聽到福山在dotted notes 位置的獻唱準繩,那些半拍位置不易掌握。更難得的是當他唱現場時,那幾個dotted notes位置更加是天衣無逄,令我讚嘆他在唱功上的進步。相對他在2007年之前的唱功,這幾年來福山的確下了許多功夫去改善唱腔啊~

    最後,由於一直沒有激情,Pika直至近三年因著朋友的緣故才重新學習樂器,重新投入音樂小組的訓練。慶幸十多年前所留下來的認識和技巧依然停留在內心,非常感恩。也感謝Pika媽媽的囉嗦,否則我一定不會在現時慬有時間上重新學習。

    突然,我好想找井上鑑談貝多芬和Mozart!!!我要親自問他本人比較喜歡那一位音樂家~(發夢中)

    luvs,
    Pika ^.^

    Pikamaymae 於 2010/12/15 00:50 回覆

  • 阿竹
  • Keri & Pika :

    你們都好厲害喔!!!!可以聽說那麼多感受那麼強,我無法,好羨慕喔!!!只能知道這首我愛XD

  • 竹baby~~

    你的直率表達我完全感受到!!XD

    luvs,
    Pika ^^

    Pikamaymae 於 2010/12/15 00:11 回覆

  • Switchonann
  • Pika 姐,這篇文章真的太棒了!

    我是一邊聽著《心Color》一邊看這文章的呀。

    我不會樂理,不會聽出哪個曲調是哪個樂器,但卻有能欣賞編曲的天份。聽演唱會的時候若有特別為演出設計的新編曲,我就會覺得很滿足。

    這首歌內裡有著人生哲理,也和我本人的想法很相近,尤其是

    「現在這份工作
    看似是為自己而做
    但或許
    在不知不覺中也為人帶來歡笑

    這樣做,就算沒人看到
    但只要能盡己之力
    一點一點地跨越自己設定的目標」

    我相信,只有喜愛自己的工作,用心的盡力的做好,無論結果如何,在努力的過程中個人能力必然會有增長,最後一定會修成正果的。

    有很多人的確是無事終日,卻又在賺取一份不錯的酬勞,但是終有一日,他的能力不夠與其他人競爭,最後要退下來,尤其是在這個變化越來越快的社會,這些人很快就會敗下來,所以我不會羨慕那些人,我只會可憐他們。

    Cheers,
    Ann
  • Dear 小安,

    謝謝你的支持呢 ^.^

    其實董事先生這一次最大的突破是以簡單的文字配上井上鑑老師複雜的旋律編排,將整篇音樂配上色彩繽紛的樂器,即使看不懂日文歌詞也能感受他的喜悅和豁達。

    你所指的一節歌詞確實令人感觸良多啊。要做到真的不介意別人的看法、不計較有沒有人留意,我相信講得出又做得到的人理應不多吧。福山雅治可不可以做到?我不清楚,但相信他也正在努力學習中。覺得自從福山前輩演活坂本龍馬後,他已經將自身做人處世之道也套入這位歷史人物心境中,EQ也越來越強。

    我也非常認同你在留言我最後一句。現在看到有些大學畢業生,竟然一心只想到賺快錢、學人家炒賣,但卻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每天得過且過渡日。香港的競爭力很快便被大陸的優資生追上了。現在還不加勁,以後千萬不要埋怨政府、不要埋怨納稅人,更不要埋怨上天不給機會。我相信,機會只留給用功、對自己有準備的人。

    大家彼此努力,也祝小安工作愉快。^.^

    p.s. 《心 color》是福山雅治明年演唱會的主題曲啊~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5 00:51 回覆

  • 河馬
  • Pika, 真是不知道怎樣感謝你才好。最近一直在聽井上老師的《Wish》,《心colour》一直沒有認真聽。今天早上在Office看見你這篇文章,看到“在個人或事業的十字路口在徘徊”這一句,已經忍不住潛然淚下,完全忍不住,那正是我現在的處境。怎麼我聽了《心colour》這麼多次,竟然沒有發現那深層的意思?你知道"頓悟"的感覺嗎?就是這樣了,突然透過Pika的文章,頓悟了,那種完全坎進心扉的感覺。這天午飯的時候,看著你的文章,把《心colour》聽了一遍又一遍,感覺著福山透過旋律與詩篇般的歌詞帶出來的積極信息,心情輕省愉快。感謝上天有福山雅治這歌手兼詩人兼演員兼寫真家兼音樂人兼董事長,還要感謝上天有Pika。若不是你,我可能就此錯過了這首對我而言重要得無法言喻的曲子。
  • Dear 河馬,

    如果你因為看了這份分享而愛上《心color》,我會很高興的。
    事實上,看到各位墨房之友這幾天以來對這首歌留下的評價,原來福山雅治這首曲子所帶來的正面能量可以這麼深遠,相信他也感到很高興。

    河馬,每個人在不同的時期總會遇上前退無路可走的景況,不開心總會有的。「選擇在於你掌心之中。」,是我做人多年以來最重要的功課。

    Pika自四歲起便學習芭蕾舞,一個星期練習四天,一直很愛跳舞,甚至Pika媽媽也鼓勵我在高中最後一年應考芭蕾舞團。直到十七歲(即是考芭蕾的前一年),我在一次練習時遇上嚴重意外,我受傷了而且經過一次大手術,自此右腿再不能夠做基本的芭蕾舞動作。可想而知當時的我,全家人也能夠感受我的痛。接過手術後的治療和康復過程才是最低落的時候。

    但Pika大姐姐在當年也教曉我一件事:既然意外發生了,也不能turn back the clock,唯有勇敢面對以後的日子。
    她說的很對。突然間,就在那一刻,當年十七的我整個人醒過來。再沒有因為這件事而哭哭啼啼了。

    現在再看第二節的副歌歌詞(「在循環不息的世代/誰都會有過這樣的想法/認為這個時代最是艱辛」),填詞人不也曾經經歷同樣的樽頸位置?對嗎?

    聽到《心color》,再看歌詞,我相信唯有經歷大起大落,不斷咬緊牙關渡過一個又一個難關的人才能夠以簡單的純文字寫下語重心長的哲理,讓聽眾發人深省。

    這首曲子的副歌的修辭和旋律很優美,也很連貫。我想以個人名義頒發最優秀文學獎給福山雅治。^/^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5 23:32 回覆

  • Shinako
  • Dear Pika,

    謝謝Pika!
    這篇音樂剖析讓我更加深入聽見百花撩亂的繽紛*
    真的好棒!好感動!
    好喜歡這首歌曲*旋律與歌詞既沉穩又雀躍*

    ましゃ、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 Dear Shinako,

    你的身體還好嗎?早前知道你得了感冒,要多回休息、作息定時啊。
    正如我剛剛回覆河馬一節,其實我想以個人名義頒發文學獎給福山雅治(傻笑中),只因歌詞和曲子很配,而且透過井上鑑老師的樂器編排,整首音樂都充滿百花繚亂的繽紛,真美。

    謝謝你的繼續支持啊~大家努力!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5 23:39 回覆

  • Keri
  • Pika,我們在日本若有這個運氣,就問問井上老師這個問題吧?

    「你喜歡Mozart還是Beethoven多一點?」

    其實汗顏的是,有一陣子我非常排斥學音樂的這個身分。

    井上老師的父親也是拉cello的,母親也是音樂人。他自己也是出身於桐朋学園大学這個正統的音樂大學作曲科,這學校竟然還出過小澤征爾這個大指揮家!

    我常覺得Masha每次演出完也戰戰兢兢地問井上老師意見。

    Masha能跟他合作,真的太棒了。讓我想再看看你的那篇井上鑑與拉麵頭。哈哈

    祝你明天晚上的表演順利!

    最近回家也開始彈彈琴,真的退步好多。明年的心願則是學吉他!
    一起加油!

    Keri


  • Dear Sister,

    天氣突然寒冷,由今天十九度突然下降至現在十度。我今天上班沒有留意天氣報告,下班中途下大雨,於是今天晚上以濕淋淋的身軀參加最後綵排-超冷!

    我由去年年頭便一直想找井上鑑老師的簽名留念,跟他談談樂理、說說遭好大同這個道理,想起來也很寫意。(發夢中)

    同意Masha能夠跟老師一起參與創作,他的音樂技術和編曲技巧也因此進步神速。我對福山很早期的音樂沒有很大的共鳴,也是因為當中的編曲和整體音樂製作也沒有給我一個"WOW, that's really great"的感覺。後來接觸井上鑑有份編曲的音樂作品後,千里馬終於找到了一位伯樂,Masha的音樂頓時也顯得脫胎換骨。

    我從香港一位姊妹那邊也聽過井上鑑老師出自書香世代,但沒想到原來他的父親大人也是拉大提琴,難怪老師在曲子絃樂上的配合流放著獨到的just right。除了《蛍》我相信是失準之作以外,一般情況下井上鑑老師處理絃樂時的技巧沒有太多花巧,在音頻上也控制合宜。天啊,他是小澤征爾的師弟呢~更加反映老師這位出身學院的音樂人,一定教會福山好多、好多音樂基本的知識以及不同樂器的uniqueness吧。你有沒有留意在去年稻佐山演唱會謝幕前,Masha突然正經起來向老師低頭致謝呢?真貼心。

    如果有幸真的讓我有機會親自問井上鑑老師,究竟是貝多芬還是莫札特?
    我希望他的答案會是貝多芬。^/^
    二十多歲時,我真的非常崇拜Mozart,有點像野田妹那般瘋狂模仿。當年姐姐彈奏Sonata 11時,白痴的我甚至模彷幼兒園學生扮松鼠四處跳躍。
    直到最近兩年,坦白說,當人漸長、心境也因此改變,才發現貝多芬的音樂其實並不是深奧,而是他對生命的啟滴、思考和沉澱得來的釋放。很喜歡貝多芬的激情。雖然已經是百多年前作品,但夜深戴著耳筒細聽依然能夠感受他要傳達的信息。

    說了好多,最後要說:
    我在香港的家連一台鋼琴也放不下!!!而小女子的cello技術,依然有好多、好多進步空間~~~ >.<

    大家努力!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16 00:26 回覆

  • Kurumi
  • Dear Pika,
    我似乎應該更早一點在妳發表文章時就該來好好一讀Pika的這篇賞析了。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曲看到歌詞是在FNS時,當時其實已經有些小小地被福山的歌詞所感動。現在再看Pika的解析,只能說邊看邊有種想哭的情緒湧上。

    最近我也在迷惘:現在的工作,我究竟存在是否有必要?最近部門新進的同事能力比自己好很多,差別大概只在於自己工作年歷比他多而已吧。而且自己對現在的工作並非如此的充滿想繼續上進的熱情,終究只是為了生活而工作。所以每天其實都覺得很痛苦...
    但我也開始試著要努力改變自己的想法:我該比較的不是別人應該是自己才對。還有既然現在是作這份工作,雖然沒有特別的熱情,但還是繼續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無愧於心才行。不過想要改變想法真的很難啊...

    看完了這首歌曲的解析,或許我是有獲得到了一點點的勇氣吧。

    感謝Pika。寫了這麼長也辛苦了。希望到東京的旅行可以順利捕獲那父子倆^^

    Kurumi
  • Dear Kurumi,

    如果Pika所寫的評析令人感到釋懷,我會為你感到高興的。*hugs, hugs*

    雖然本人尚算年輕,但從小至大的經歷卻令我明白「花無百日紅」的道理。你說,在工場上有一位比你年輕的同事,在許多方面都比你優勝,以致感到壓力和不開心。Pika也曾經面對同樣的張力,而且對方的嘴臉直到現在依然印在我的腦海中。但我深信「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而且要做好自己的一份工其實也不容易。我當時很單純地相信,只要做好本份,不用與人家比較。如果對方真的比我優勝,對自己放寬一些,謙虛地請教對方。始終我們每一天留在辦公室的時間很長,喜歡不喜歡也要相見,正所謂:「山水有相逄」。再者,當時我衷心感受到「咬緊牙關」真真正正的意思。人的小宇宙原來可以好厲害的。每一天為自己打氣,每一天對自己說「做好自己的本份」,有朝一日,自己會不自覺地踏出難關,自己也因此長大,漸漸蛻變、漸漸進步。

    過了三年的相處,不錯剛才所說的年青人底子裡有小聰明,但他後來反而被自己的聰明所累。日子久了開始自作主張,不看別人在眼內,最後被老闆勸喻離開公司。所以,除非你能夠另謀高就,或者找到一份比現在更好的工作,Pika提醒自己不用計算太多、想得太多,每一天做好自己份內工作。還有,在職場上總有意外出現。我是屬於公司管理層的。當意外出現時,誰是真真正正對公司忠心,那個時候作為老闆和上級便心知肚明,看得一清二楚。

    再說,Pika最近發生一件事就更令的深信不疑:只要做好自己本份,不用討好別人,奇蹟是會出現的!!!

    用心做好本份啦~不用想得太多,輕鬆一點,對自己好一點。有時候,傻呼呼的跟朋友吃東西、唱唱歌也真的不錯。下次當Pika來台北時,找你還有其他朋友一同唱KTV,好不好?!^/^

    東京~ Yeah~ 最愛兩父子一同在東京等我~ (大樂中)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20 22:19 回覆

  • meow
  • 常來看你的blog,這篇寫得太好了,好認真的剖析,謝謝你的分享。
  • Dear meow,

    謝謝你的留言啊!Pika會繼續努力的。^/^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20 22:21 回覆

  • cosmos
  • Dear Pika,

    一看到這文,第一個印象是...妳會不會太強了???
    這麼精闢的賞析,好啦,我確信妳很愛這首歌!
    我個人是以為,這首歌要傳達的意念,可以由一開頭和
    結尾的那幾句英文來做summary.就是說人生不可能完全是悲傷,
    也不會完全是快樂的,所以我們必須學習如何面對充滿不同挑戰的
    人生,並且去適應它。

    我一直很喜歡福山寫的詞,正如您所言,他真是位詩人呢。

    對了,昨天和網路奮戰了40多分鐘,終於買到這次演唱會public viewing的
    票了。雖然來不急申購演唱會的票,但是可以同步在戲院一起和福山倒數,
    也可以滿足了。(況且還可以拿到和參加演唱會的人一樣的禮物!)

    我是29日那天和弟弟一起去橫濱,或許有機會和Pika差肩而過也說不定?

    先預祝Pika有個甜蜜溫馨的聖誕節,也祝您新的一年事事順利。

    regards,
    終於成為bros.的一員的cosmos
  • Dear cosmos,

    謝謝你的留言和讚賞。

    其實Pika不是全職投身音樂行業,基本上我是從事跟音樂完全相反性質的會計,所以這份感想除了有一半為大家剖析福山先生和井上鑑老師的背後音樂理念之外,也不多不少嘗試從本身做事多年的體會來看這首曲子。

    我現在仍然覺得「心~ color~」實屬一個既有意思,但同時也充滿「野心」的作品。為什麼是野心?因為福山雅治和井上鑑老師在這個放置了很多不同的音樂原素在內,目的就是透過音樂來突現「百花繚亂」。

    我會在聖誕節當天大清早到達東京,由於同時也要配合北京友人的時間,暫時行程仍未確實。你方便私下留下電郵嗎?

    也祝你有一個美麗的假期。

    BR,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23 11:41 回覆

  • Kurumi
  • Dear Pika,
    看了妳的回覆,我又感動的想哭了(笑)

    確實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好,想太多只會讓自己傷心又傷身 :)
    下一次Pika來台能再聚會當然是好的啊~ :D

    啊、差點忘了,來這邊是要祝Pika玩得愉快~ ^^
    期待之後看到Pika充滿歡樂的東京之旅報告 呵呵

    Kurumi
  • Dear Kurumi,

    不要哭啦。能夠在網絡上認識也是一種緣份,如果因為Pika的一番話而受到激勵,希望以後對你有幫助。^^
    下個月我又來台北了,不過會行跡匆匆,因為只逗留兩天,目的是看王菲演唱會。
    如果時間許可,我會再跟各位朋友聯絡。

    今天晚上便出發了。剛剛收拾行李-我好像將全家過半的東西帶去東京,未出發已經行李不少,怎麼辦?!^^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24 16:08 回覆

  • cosmos
  • Dear Pika,

    我已經傳了封信去妳的信箱囉,
    明天清晨就會抵達東京呀,
    那妳今天得忙著整理行李了,
    一大早的班機很辛苦...
    祝旅途愉快順利。

    regards,
    cosmos
  • Dear cosmos,

    最近兩天非常忙碌,因為聖誕節在香港是大節日,加上我家小店人手有限,我要下場幫手包瑞士卷,四處奔波。
    我已經習慣由下機後馬不停蹄的走動了,畢竟我常常出差至內地,哪裡會不習慣呢?再者,去遊玩更加不擔心體力問題喔,哈哈。

    有機會再談。

    BR,
    Pika

    Pikamaymae 於 2010/12/24 15:54 回覆

  • Vicky
  • Hi Pika,
    老實說,我不是一聽這首歌便喜歡它,因為我不懂日文,也不懂樂理,所以聽他的歌會首先從他的調子來決定自己的愛惡,但一開始聽了之下便有相熟的感覺,再加上聽別人說少年也和某首歌有點似,所以心情立即有像被淋了冷水,是否我欣賞的歌手變了質啊,曾一度想取消order(可想而知當時我幾down:P),不過回想他一年來的努力,再重新聽過,卻發現另一種味道,再細看歌詞,十分認同是他的寫照,但過了這個月非人忙碌生活之後,再次一邊聽這首歌一邊看著歌詞,簡直心同感受:

    現在這份工作
    看似是為自己而做
    但或許
    在不知不覺中也為人帶來歡笑

    這樣做,就算沒人看到
    但只要能盡己之力
    一點一點地跨越自己設定的目標

    比起四季的轉換
    我們的心境更變換無常
    不管是希望還是憂愁
    都要懂得去善用

    所以現在這首歌不單是我在工作上遇上不如意時一種鼓舞,更加使我愛上Masha的音樂的心不會再變~~在此讓我對Masha說句對不起,也對你說聲多謝,使我愛死了這首歌和Masha~~

    Best Wishes,
    Vicky
  • Dear Vicky,

    其實早前在部份網站看到"心~color~"跟之前"18"有雷同相似時,我心裡有點不快,因為我知道對方的意見是非常不專業,而且誤會了福山的音樂原意。

    我知道你不是第一個提出這種說法,你也只不過聽到別人的意見後受到影響而已。^.^
    如果因為我的音樂剖析而令你的想法改變,我是超高興的。:)

    音樂這東西很奇妙。跟我們做人一樣,也是需要timing,
    Timing不好,所接收的意思便會不同。
    以前我很喜歡莫扎特,因為他的曲風很年青;
    現在我越來越愛貝多芬,因為他的音樂世界很貼近現時的我。
    又如以前的福山雅治,我一定看不上,因為當時的他心態很年青,是日本人傳統がき;
    但現在的福山雅治跟我的思想世界不約而同地貼近,這就是timing的奇妙。

    有機會一定要親自到訪福山的演唱會,看他真人玩吉他的感覺非常棒。愛死他。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1/01/04 17:59 回覆

  • Masha &amp; Maria
  • 多謝Maymae悉心分析這首"心colour" , 對於一個文化水平頗低, 又不董樂理的我, 真是很大的迴響和觸動.
    Masha 為自己的理想/事業打滾多年.....(理想未必是事業, 事業未必是自己的理想.) 當中要合而為一, 真的要比人家發多100倍的力. 而Masha是做到了.
    心colour 亦表達到這心理歷程.
    再次多謝Maymae的分析.
  • Dear Maria,

    You are welcome!
    因為這篇文章令人多一點明白福山的音樂觸動,我很高興啊!
    希望大家繼續努力,在自己工作崗位上用心做好本份。^^
    要做好一份工,其實一點也不容易。大家加油~!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1/01/03 17:00 回覆

  • Ariel
  • Pika我跟妳說,我很久沒有update Masha的消息,這首歌我是昨晚在Music Station耶誕節superlive的視頻第一次聽到...很喜歡,真的很喜歡,而且激動到眼眶都氾淚了...T_T

    當然我那時還不知道歌詞內容,純粹由音樂本身和Masha的演唱去感受...就有一種被Masha激勵著的感動。

    直至看到妳的介紹,查了歌詞,更加地激動不已...『原來是這樣!!這就是我所被激勵的東西啊!!!』

    咳,我知道我delay太多太多,但我真的很想跟妳分享我此時內心的澎湃激動 :)

    祝妳在日本接下來的假期依舊充實精彩無比,且平安快樂^ ^
  • Dear Ariel,

    很久不見了,近來好嗎?^^
    福山雅治這首曲子很親切,而且給我們很大的共鳴,相信是因為大家都能感受工作上的壓力和生活不容易的情感。
    聽著這首曲子時感覺真的一流,突然精神為之一振!

    這一年應該會去多次日本看演唱會啊。如果Ariel你有時間,我也提議你要親身到福山雅治的演唱會,精神得以治療。^^

    luvs,
    Pika

    Pikamaymae 於 2011/01/03 17:44 回覆